[全职/邓复升&高英杰]万物生长

就是试着写一丢丢比较早的时间点发生的小事情。事先说明下整个系列是英杰中心(吹高意味),私设与另外几篇友情向共通。

这次各种意义上都写得比较吃力,有任何问题请务必指出orz

联动:螺旋上升式 Skyscraper 奔向太阳的彗星


-1-

刚踏进微草俱乐部大楼的门口,邓复升便发现前面有个裹在草绿色队服里的身影正抱着一只巨大的纸箱,一步一挪地拐向右侧的走廊。他的上半身往后仰倒,显得颇有几分吃力的样子。

是高英杰。邓复升自然认出了这位今年升上正选的小队员。他张嘴准备把人叫住,又想了想还是快步走到对方身旁,这才向他搭话。

“小杰,把东西放下来吧,我去给你借推车。”

“啊,副队……”听到他的声音,高英杰的脑袋偏了偏,“不用麻烦的,我搬上电梯就好,只有几步路。”

“你现在是职业选手了,保护好手就是对战队负责,能省力气就省一点。”邓复升故意摆出一副说教的态势,见高英杰果然乖乖把箱子放下了,这才松下一口气,“在这里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待到邓复升从别栋的工具间借来拖车,又回到楼门口时,传入他耳中的是另几名少年的声音。

“是英杰!”“英杰前——辈!”

然后是高英杰小声的抗议,“你们不要叫我前辈啦……”邓复升笑笑,扶着推车走上前去。

“你都好久没跟我们来一把了嘛……副队长!”也许是听到轮子滚过地面轱辘辘的声响,这几个穿着薄荷绿文化衫的男孩子都转过脸来,其中一个还夸张地弯下腰喊了句“副队长好”,惹得他的同伴们一阵哄笑。

“又要比赛爬楼梯啊?你们几个小心摔跤啊。”

“知道!”“会注意的!”男孩子们抛下几句敷衍的应答,紧接着又回身啪哒啪哒地跑上楼梯。

阳光在窗外杨树错落的枝条间找寻到通路,透过玻璃在楼道中投下块状的亮斑。少年们踏着轻快的步子跃上平台,这些明晃晃的碎片也随之在他们的肩头和衣摆上跳动。眼角还浮着笑意,邓复升却是对着他们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刚才的这几个训练生都不是新面孔,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待在训练营已经是第三年,使用的职业是魔道学者——微草训练营对于单纯想要提高游戏水平的魔道玩家来说是个好地方,对于想进入职业圈的却绝不是。虽说前几年还时常会有中小战队到冠军队训练营挖苗子的事件,但现在随着荣耀职业联盟的发展,训练营的数量和规模都有所增长,个人被选中的可能性也随之降低了不少。比他晚一年多进训练营的高英杰眼下已经出道,这孩子怕是也难再有什么机会了。邓复升偶尔也会猜想,这些少年对将来会有什么打算,但这终究是只能由他们自己定夺的事情。战队没有能力——当然也没有义务——去承载起所有人的明天。

而在他身边,高英杰正在奋力把那个大纸箱搬上推车。小孩现在比他矮了半个头,体型相对于同龄人也来得更瘦弱,但若是说到游戏方面的天资和悟性,那不仅是当时的整个训练营都无出其右,更是连微草队长,“魔术师”王杰希都要啧啧称道的。

他注定会是微草未来拼图里不可或缺的那一块。


-2-

有了专用工具的助力,运送工作自然变得轻松了许多。邓复升跟着高英杰把载在小车上的纸箱推进走廊尽头的厢式电梯里,这才想起问关于箱子的事情。“小杰你这个要搬到哪里?”

“呃,放天台……”高英杰一边答着,一边伸手按了顶层的按钮。

“那出了电梯还有一段要走的啊,还好没放你自己折腾。”邓复升正庆幸着刚才有叫住这小孩,电梯已平稳地升到了顶楼。推车再一次贡献了力量,车轮嘎吱嘎吱地碾过半截走廊,最终停在通往天台的最后几阶楼梯前。见高英杰似乎又打算自行搬运,邓复升连忙拦住他,随后转到了推车的另一侧,和高英杰一起把这个巨型纸箱抬起来。

“抱歉副队,这个挺沉的……”

话是不假,不过那就更不该让小孩一个人忙活了。邓复升笑笑,“放心,肯定还是叹息之壁比较重。”还好从这里到目的地确实只有几步路,两个人将箱子搬到目的地也没花上太多功夫。

总算卸货完毕,邓复升站在一边看着高英杰掏出钥匙,沿着纸箱的缝隙仔仔细细地将封箱胶带划开。拆开纸箱,里面一侧是被层层叠叠的泡沫纸包裹得看不出原形的长条状物体,另一侧则是整整齐齐码放着的几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邓复升问。

“天文望远镜。”高英杰把那个白色条形未知物体从箱子里拽出来,然后开始拆泡沫纸,“这个是镜筒,那些小盒子里面装的是镜头。”

“新买的吗?我以前可不知道你有这爱好。”

“不是啦,其实我刚进训练营就想搬过来了……但是总担心提这种要求太任性了,会给队里添麻烦。”高英杰说这些的时候脸有点红,手上的动作却没停,那卷厚厚的泡沫纸已被剥离了大半,露出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镜身,“前几天决定去交申请的时候一帆还鼓励了我好几次,没想到队长什么都没说就同意了。”

“这个和保洁说一声就好了,也没有额外开销,不会麻烦的啊。”邓复升向高英杰解释,“队员本来就可以提个人需求的。柳非妹子去年也申请了在训练室放盆栽,就是她不怎么会养,品种还越养越少了。”

听到这里,高英杰想起了什么,“啊,这么说那盆吊兰是柳姐的吗?叶子黄了的。”

“那就不知道了。怎么了?”

“一帆帮我问了两次没人要,我就自己拿去处理了。”高英杰顿了顿,又补上一句,“给它换过盆了,能活的。”

邓复升注意到,他后面这半句说得很是笃定,眼里也仿佛闪过了一丝某种难得一现的光彩。


-3-

高英杰的判断果然在日后得到了应验。之前这株植物也不知被遗弃在训练室的哪个角落,就连邓复升也对它的存在印象全无。而在高英杰自行接管以后,原本下部老叶都已枯焦发黄的植株竟又渐渐找回了生机——有人疏松土壤定期浇水,连叶片上的浮灰也被洗净,翠色自然一天比一天更为清晰。

“小杰这种buff,我记得外语里有个词?”说这话的是柳非,“怎么讲的来着,绿手党?”

“你文盲啊。”肖云翻了个白眼,“那个叫绿手指,形容园艺天赋的。”

目睹了会话过程的邓复升笑着点评了一句“这光环和微草的名字挺搭的”,得到了在场众人一片“很好很微草”的附和。

“没那么夸张啦,”突然成为议论中心的高英杰挠挠头,“吊兰很容易养的,稍微注意一点就好,不是什么天赋啊……”

园艺天赋有没有不知道,高英杰在荣耀上的天赋是切实存在的。邓复升还记得,这小孩当初据说是被同学撺掇着一起报名了训练营的考试,表现亮点颇多但因为同伴没被选上险些放弃入营,结果还是靠队长王杰希亲自家访给直接拉进了全日制训练组。本来按理说训练营一水不知天高地厚的中二期熊娃,这样非常规流程加入又受到战队青睐的小孩最容易被针对,但高英杰身上愣是没出现这种情况——不如说,还没有来得及让谁人的嫉妒心结出恶果,就有好几个原先练魔道的训练生陆续退出,只能说明差距实在是大到无法靠忌恨来填补。到后来整个微草都知道今年训练营进了个天才魔道,正选队员也跟着王杰希一口一个“小杰”地叫唤起他的名字,所有的目光全都投在了他的身上。

天才和凡人之间是有云泥之别的,在电竞这个职业生涯短暂的行业更是如此。作为普通人阵营的一员,邓复升早已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虽然身为豪门战队微草的副队长,他却从未认为自己是一个理应受到瞩目的角色,更不曾在年轻人面前端起老前辈的架子。能有机会从事自己所热爱的工作便已知足,之后到达的每一站都是额外的幸运,包括出现让战队上下集中力量精心培育的新人,也是意味着看到自己所效力的队伍有了一个可以展望的未来,此种程度的好事。

普通人须不怨恨上天不公才容易常乐,而被才华所眷顾的一方也未必就能无忧。古云智者多虑能者多劳,才能的反面便是责任与期待,其重量也只有背负这把黄金枷锁的人才会知晓。微草战队在决定让高英杰出道之后,对他的初次出场慎之又慎一拖再拖,自然也是顾虑着小孩还未养成与实力相当的心性,生怕万一出战结果不如人意,会使得他信心受挫。

而现在,将来要成为微草主心骨的少年正在与他的同期生小伙伴挤在一台电脑屏幕前,两颗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讨论着什么。邓复升经过时瞟了一眼,正看到屏幕上的战斗法师挑出一个怒龙穿心破,漆黑的长矛挽向半空,直朝对手的心脏刺去。那个角色有着他所熟悉的样貌,作风虽与记忆中不尽相同,但强悍的技巧与高傲的斗志却始终如一。

这个战法账号的前任使用者叶秋的退役,正是近期联盟的风云变幻中最令人咋舌的一件。有人认定叶秋是对队伍战绩失望才选择离开,也有人固执相信背后有某种更深层纠葛,但看到由继任者操作的角色,邓复升也不免想到,也许事情真的没有人言那么复杂。荣耀开服至今已近十年,职业联盟也发展了七载有余,在这段已不算短的时间里,不停有老玩家离开也不断有新鲜血液的注入,这并不离奇。

时代总会更替,改变一直在发生,青出于蓝是再自然不过的展开。


-4-

然而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没有按照任何一册剧本所描述的来进行。

网游里某个拥有奇怪武器的散人账号横空出世,在新区带着自己的队伍收割了几乎所有副本记录。王杰希认出那是重返荣耀世界的叶秋,突发奇想带着全队开始了与散人PK的车轮战特训——虽说这样的现身方式疑点重重,倘若放下对方需求材料和锻炼新人背后的意图不管,能够与“荣耀教科书”实打实地过招可是相当珍贵难得的学习机会,即使用公会仓库的储备来进行交换也是值得。

现实却不那么遂人心愿。在使用低等级角色的前提条件下,散人本就具有先天的优势,再加上技术水平与经验上的差距,特训的难度直逼地狱模式——无论是换谁上场,听取了多少建议,最后也逃不了被迅速击倒的结局。幸好最后王杰希用一场平局唤回了一部分的士气,队内的气氛还不至于太过尴尬。

有着清醒的自我认知和平和心态的加持,邓复升自然是输得最泰然自若的那一个。但站在副队长的立场上,他还是不免对队员的心理状态有些在意,尤其是从未打过正式比赛的高英杰。这孩子并不是锐气重的性格,这又是他第一次遇到队外的职业选手,还是叶秋这样的高手,可以担心的理由实在太多。

第二天晚上的加训后邓复升多留了个心眼,看到高英杰和王杰希讨论完今天这一局,便跟上去问他:“小杰,今天的感觉怎么样?”

“打不过也没办法呢,他果然和队长差不多厉害啊。”尽管前几天在野外落败后留下的黑眼圈已消去了大半,高英杰此时的神态看起来还是有些疲惫,“虽然今天比昨天稍微多撑了一会儿,感觉还是没有找到能赢的好办法。”

“叶秋已经退役了,低等级的散人也没有别人会用。”邓复升试图开解他,“这不是正式比赛,你不要太在意结果了。”

“嗯……不过比赛也会有肯定要输的时候吧。”高英杰没有把他的话当作安慰,而是认真地苦恼了起来,“如果在赛场上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的话,大概只能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多消耗他一点,给后面的人垫个脚了。”

好像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虽然不确定究竟是特训造成的改变,还是由来已久的盲点,但看到高英杰是这个反应,邓复升能够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他本人抑或是微草对高英杰的“印象”与“现实”之间,似乎确实存在着某种说不上来的微妙差异。

而没等邓复升想通区别所在,高英杰的注意力却转移到了其他的方向。“一帆,在看什么呢?”他跑向同期好友的座位,而本对着屏幕愣神的那位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一甩手却把鼠标碰掉在了地上。高英杰弯腰帮他捡起,起身时后脑勺又磕到了电脑桌,吓得乔一帆连忙也蹲下身,扶住他的头察看情况。

看着这混乱的一幕,邓复升有点哭笑不得。他也向乔一帆的座位走过去,想确认高英杰有没有受伤,但紧接着就被那台电脑突然变黑的屏幕吓了一跳。也不知是谁碰到了显示器的电源线。

“对不起!副队,我……”乔一帆抬起头来看他,语气很是惶恐。刚刚跌坐在他旁边的高英杰已经揉着脑袋睁开了眼,看起来没有大碍。

邓复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没关系,你们没事就好。”他说。


-5-

邓复升将这周的训练报告放在王杰希的办公桌上。与散人的战斗练习早已因公会材料告急而喊停,君莫笑依然在第十区闹腾得风生水起,所幸这次不算太成功的特训留给微草队员们的影响似乎已随着时间消解,至少从数据分析的结果上来看是这样。微草队长往这边扫了一眼,点点头示意看到了。

邓复升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你真打算让小杰上新秀挑战赛?”也许是给接班人的特殊待遇,他总觉得王杰希在培养高英杰的问题上也颇有些魔术师的作风——也就是说,不按常理出牌。就连这个决定,也是他从中午大小魔道谈话的只言片语里听出来的。让从未有过正式上场经验的小孩突然在这种娱乐性质的场合亮相,到底是出于何种考量,邓复升不由觉得就算他当了两年多的微草副队,依然跟不上自家队长的思路。

“是啊。”王杰希答得坦然,“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吗,这就是机会。”

机会?这个用词顷刻间让邓复升回想起,之前他确实也向王杰希询问过迟迟不让高英杰打比赛的理由。而对方当时的回复是这样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高英杰需要一个更合适的对手,我在等机会。”

当时的邓复升没有细究便接受了这种说法。如果是在比赛胜负关乎高英杰自信的预设下,合适的对手应该是指有一定水准而高英杰又能够确凿地战胜的,邓复升这样想着。他没料到的是,王杰希把宝押在了唯一能由新人明确指定对手的全明星新秀挑战赛上。在这场比赛中让高英杰获胜,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在上一个问题得到解答的同时,新的疑问已溜出了口。对回答这个问题饶有兴趣的样子,王杰希收起手里的资料,抬起头来。

“高英杰技术上是没什么问题的。他有能力战胜任何对手,只是他本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他以为自己有极限,但微草需要他没有。我要做的就是让他看到自身潜在的可能性,这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邓复升听得出来,王杰希似乎对这个决策相当满意。“队长啊。”他没辙般地叹了口气,“你想过这事对你个人的影响吗?”新秀挑战赛说白了就是场配合演出,新人输给前辈那是不成文的规矩。王杰希这样一安排,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居心不良的媒体要捕风捉影大作文章。

“会很严重吗?”王杰希挑眉,“全明星本来也不是正式比赛,又不计入战绩排名。”

主不在乎。邓复升再叹气,“那你能肯定小孩不会发现吗?” 按高英杰平日的性子,这真相一旦曝露,恐怕会弄巧成拙。

“我都计划好了,没问题。”

这回答太过言之凿凿,邓复升一瞬有些无话可说,只好低头看着王杰希的办公桌。他的视线瞥过桌面一侧叠好的新秀挑战赛报名表——上面写着的名字却不是他所想的那个。

“乔一帆也报名了?”

“嗯。他自己来交的表。”

邓复升讶异,“没问题吗,就这么随他去?”

“他想去自然让他去。年轻人有心气是好事。”

“可是他的情况和高英杰不一样……”虽然能被微草选中证明了一定的潜质,乔一帆终究是没有高英杰那么突出的表现,一直没有上场机会也并不是存在高英杰背后的那种理由,而确实是因为实力有限。

“乔一帆本人要更清楚这一点吧。”听到这个回复,邓复升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真的担心过度了。做出了决定的人就必然会有承担后果的觉悟,这些后辈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也在不断成长着。

垂着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邓复升慢慢地感到了平静与释然。“那行,我走了。”刚准备转身出门,又听王杰希在背后叫他,“复升。”

他停下脚步,回头。“怎么了?”

“经理说你这期的合约没有续签。”听语气是个陈述句,却分明在等着他作出回应。

“嗯,我还在考虑。”邓复升答道。应该说,之前是在犹豫,但刚刚已经决定了。他在心里暗自补充道。

“小孩们也都在努力啊,该是我好好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的时候了。”

 

-6- 

邓复升从办公室出来已是黄昏,楼梯平台的窗口不再能看到太阳光投下的亮斑,只有杨树光秃秃的树干还沉默地立在窗外。这个季节的杨树刚刚经过修枝,主干下半部分的枝叶全被齐整地剪去,只剩下一块块浅色的疤痕妥帖地散布在树皮上,告诉注意到它们的人这里曾经有侧枝伸展出来。 

“杨树的话,这么修剪主要是为了主干长直,还有木材内部少留节疤。不过俱乐部种这树也不会打算砍吧……”脑内不小心响过高英杰科普的小知识,邓复升默默感慨了一句,这小孩总是在意外的地方知道得很多,似乎真的有某种带来惊喜的潜质。

一阵子没留心,也不知道他养的那盆花怎么样了。不知不觉中,邓复升已跟着这个念头走到训练室门口。受战队整体氛围的影响,微草的训练室即使是自由时间也常常能见到自主加训的队员,不过这时兴许大家都去吃饭了,室内空空荡荡的。倒是唯一留在房间里的高英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副队好。

邓复升摆摆手示意高英杰坐下,向他的座位走近,“没事儿,我就突然想来看看你的吊兰。”窗台旁的花盆看起来比起初更满了,吊兰叶片青葱细长,几株大小不一的小吊从叶间抽出的茎条末端垂下,其中最大的一枝底部已有短短的气根冒头,一副生命旺盛长势喜人的样子。

“好像快可以分盆了? ”邓复升问。

“唔……其实一般是春天分盆的,还有几个月呢。 ”高英杰伸手戳了戳吊兰翠绿的叶尖。他的眉头微微皱起,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就是觉得它好像长得太猛了点,连冬天都能抽穗,可能是因为训练室有暖气吧。”

“看起来环境的影响不小啊,还是要按实际情况来。”邓复升转移了话题,“你不去吃饭吗?”

“等会出去吃,一帆回去拿东西了。”回答的后半句语调降了下来,“最近时间总是错开,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也是,各自都到了要忙起来的时候了。”

“嗯……”

在一个片刻的停顿之后,高英杰轻声说起:“副队你知道的吧,队长跟我说了希望我报名新秀挑战赛……不过突然要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话,我还有点紧张。” 

邓复升知道,到这里就是前辈需要推后辈一把的时候了。他直视向高英杰的眼睛,“小杰,你想打比赛吗?”

高英杰轻轻点了点头,又仿佛埋怨自己的表现不够坚决般地一顿。“当然了。”他说。声线里有极微弱的颤抖,但与畏惧或焦虑相比却更接近于兴奋,像是萦绕已久的念想终于等来吐露的时机。

“那就努力试试看吧,总会有第一次的。”邓复升抬起手来,在高英杰的肩头拍了拍。他看到面前的小孩仰起了头,有什么亮光再一次在那双眼里聚焦。

于是,他补充上最后一个条件。

“一帆也报名了呢,不信你问他。”


-FIN-


评论(11)
热度(68)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