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杨昊轩中心]你在害怕什么

妖儿刚刚说 什么鬼 完售啦,于是从手机内存里扒拉出了这篇……

当初写的过程被各种突发事故搞得非常悲催,赶得特别着急,以至于我现在看感觉十分羞耻,甚至想挖个坑把自己埋掉……但好歹为冷门角色添砖加瓦过,还是麻着胆子放出来吧。

小杨也不要怕呀。


一般来说,空旷的荒野地形并不适合远程攻击职业的发挥,但很显然的是,当对战双方都是枪炮师时,讨论职业上的优劣并没有意义。

直到在炮火中狼狈逃窜的那一刻,他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技术部给自己配的这门手炮是真的有点沉。操作角色的经验让他选择使用飞炮逃离现场,然而光影和浓烟侵袭场地的速度似乎比他的动作更快。没过多久,后坐力和视角的缺失让他的后背重重地砸上了无形的空间壁垒,而当他精疲力竭地跌落到地面上时,对面的女枪炮师已堪堪站到了他的面前,风中飘舞的长发犹如死神的羽翼。

身体在极度紧张的作用下变得僵硬,只能毫无办法地等待着额头被冰冷的炮口抵住——如果这种电影渲染般的场景出现在其他人的战斗中,一定会被队友吐槽中二爆表的,他不由自主地想着。而面前容姿端丽的女性轻启朱唇,以居高临下的态势宣判了他最终的结局。

“拜拜。”

“砰”的一声。


眼睛被使用完毕的蒸汽眼罩盖住尚无法睁开,床头手机里的助眠app还在自顾自地播放着白噪声,杨昊轩保持着“大”字形仰面倒在战队宿舍的单人床上,四肢如同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本应呈现于窗外的夜空被自己挑选的遮光窗帘给挡了个严严实实,而他甚至无法抬起手臂,去拿起手机确认一下刚刚的那个梦持续了几个小时。

该死的鬼压床。他在心底暗自骂过一句后,索性放弃了挣扎,任凭额头上渗出的汗珠顺着眉弓滚落下来。

睡眠瘫痪,这是他前几天才得知的病症学名。实话说,要不是队友们在第一次发现无法按时叫他起床时,就把他抬到了队医面前,杨昊轩还不会知道这种灵异故事中的常见状态,竟然会有对应的科学解释。然而队友的照顾是一码事,对目前还找不到治愈方法的疾病,关心再多也是无用功,除了趁着下赛季正式比赛还没开始,慢慢等它自行好转,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精神状态必然会影响到竞技状态,如果直到夏休期结束睡眠障碍还没能治好……杨昊轩不太敢想自己会被如何处理。

更何况,他并不打算向队友说明,自己的睡眠瘫痪还是伴随着幻觉的。这几天夜里他都穿着半透明的装束,在沐雨橙风的追杀下疲于奔命——说出来也无法阻止痛苦的出现,而倘若让别人听到自己“每天都梦到苏沐橙”这种事情,因此可能导致的误解只是设想一下,就足够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付由生活压力引发的顽疾,这种做法怎么看都只有反效果。

说起来,刚进职业圈的时候,唐昊他们不是也总在七期群里高谈阔论,说苏沐橙不过就是个花瓶?自己身在虚空对此当然无法苟同,不过当时自己有说了什么吗……

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思维也不听使唤地迟钝起来,朦朦胧胧中杨昊轩又跌入了新一轮的深渊。

这一次的梦境里,刷新的地点是一个浅坑内侧,杨昊轩便自作主张地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战壕。对手显然已经在场上现身,又一个热感飞弹在眼前炸开,而杨昊轩死死地趴在坑底,有惊无险。虽然不可能真的丧命,但一旦苏醒过来一定又是睡眠瘫痪。为了少体验几次那种痛苦,只好尽可能地延长自己在幻觉中活命的时间——他本来是这么想的。只是没过多久,耳边渐渐出现了另外的声音。

“苏美女除了脸还有什么能拿来说的,什么第一枪炮师别笑死人了……”

“没有吧……我们每次打她都挺麻烦的,总不能说是虚空太差吧。”

是因为刚才想到了唐昊,所以背景音也换成了唐昊在说话吗?这反馈还真是实诚。不过当年的自己也挺傻气的,居然和他争论而不是装死糊弄过去,杨昊轩在心底默默抹了一把汗。炮弹轰炸的巨响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这些聊天时的对白迅速地灌满了他的耳朵。

“你们正副队都是鬼剑,职业克制又算不得数,信不信你去打也是这效果。”

“我当然没法打我们队长吧……你不找苏沐橙打打看怎么知道她不行呢?”

“你不是也没打过吗,怎么知道她能赢的你赢不了?”

对话的音效越来越大,唐昊的这句话几乎是在杨昊轩的耳边炸开。也许是被这句话所提示,又或者是真的觉察到了什么,他条件反射式地回头举起手炮,果然女枪炮师就站在刚刚保护了他的战壕里,以相同的姿势瞄准着刚刚是他后背的位置。

原来是要去打了的意思——差点就又死一次了。拉开了对峙的阵势,杨昊轩喘着粗气想着。而沐雨橙风接下来的发言,进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测:

“不错,终于学会不跑了。接下来打败我,从这里走出去怎么样?”

这条件给出得太过直白,杨昊轩一时愣在了原地。难道这就是脱离连续噩梦的线索吗?


意识又一次回到现实空间。手机播放的海浪声已经停止了循环,取而代之的是窗外间歇的鸟鸣,杨昊轩估摸着这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过去自己醒太早时总嫌弃这声音恼人,而现在竟然无端觉着有几分亲切,这大概就是心境不同所造成的影响吧。

回忆着快速从睡眠瘫痪中恢复的方法,他试着动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令人惊喜的可以活动。然后是其他手指,手腕——竟然全部是正常的?

杨昊轩猛然睁开眼睛坐起来,久违的舒爽感包围了他的周身。睡眠瘫痪的反应这次并没有出现,身体终于又一次领会到了被解放的滋味。
没想到,事情已经可以结束了——不,还没有。就在精神放松的一刹那,沐雨橙风“打败我,从这里走出去”的提示,如同过电一般在脑内直接放映了出来。那么,是就这样一直待到天亮,用少睡几个钟头换暂时的安宁;还是干脆闭上眼睛给自己一次挑战机会,反正迟早自己都会再次睡着——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杨昊轩颓然地再次躺倒在床上,叹出一口长气。答案其实显而易见:敢还是不敢,他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站在他正对面的女枪炮师朗声道,“我还以为你在怕得发抖呢。”

杨昊轩没有答话,而是用余光扫了一圈场地。这是最简单的那种竞技台,方方正正毫无遮蔽,倒明白无误地预示着,即将迎来的是一场正面作战。手头半透明的装备并不比沐雨橙风更强,自己的实力也确实和苏沐橙有差,但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这样想着,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摆出准备的架势。

而女枪炮师接下来的问话,仿佛看穿了他的心声,“说实话,你觉得来了就能赢吗?”

是垃圾话,不要理,不要理。杨昊轩反复说服着自己,然而真实的念头已自动地从嘴边流出,“……我不知道。”

“我可是知道的哦。” 女枪炮师精致的脸庞上勾出一抹轻笑,“你这么说就代表着‘赢不了’吧。”

对方率先开了火,起手就是一道卫星射线。杨昊轩只好奋力驱动着双腿,用人体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在六道光柱之间奔逃,都来不及吐槽幻像内部技能树的不科学。

“你啊,只不过会率先下一个‘我做不到’的结论,然后心安理得地不去做罢了。”女枪炮师一边攻击着一边向杨昊轩发话,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反正最后输掉的原因,总可以用技不如人来搪塞啊。天资不够,经验不足,合适的理由要找找总是有的。只要能够说服自己‘都是客观条件的错’,就没有心理负担了不是吗?”

炮弹在竞技台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气浪,杨昊轩被掀得站立不稳,索性在被击出场地之前,往地面开了一发激光炮,用后坐力把自己抬上天空。来自地面的攻击迅速跟了上来,与此同时还有女枪炮师的喊声:

“你只是,害怕付出得不到回报就不去努力,又害怕面对“自己不够努力”这个事实的,永远都在逃避着的懦夫而已——”

杨昊轩全身猛然一震。自己怎么会直到现在才发现呢?眼前的角色与其说是他对“沐雨橙风”的印象,不如说是自己长期以来的恐惧心。总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地将它埋到地下,却没想它竟然生根发芽,疯狂地掠夺走了正面情绪所需的养分。

知道了正体之后,作战自然也会变得更加冷静有谋划——既然炮弹能飞过来,那自己也能把它们打回去吧,遵循着这样的第一判断,杨昊轩集中精力试图化解冲向自己的威胁。

“你说的都是事实我承认,但我不会永远都是这样的!” 

“空口说什么大话。”炮弹的轨迹在空中对撞,女枪炮师的声音又传过来,“你现在还被困在这个世界里,不就是证据吗?”

“说实话,我是害怕得不得了,害怕我无论怎么折腾都逃不出去,也害怕让人发现自己这么弱小是因为做得不够。”身体的动作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以不可思议的姿势悬浮在空中,杨昊轩启动了稳定炮架,“可是,当不能回头的时候,人再怎么害怕,也会拼一把的不是吗?再跟你继续扯下去,我可要被队里勒令停赛了——”他将手炮轻微地抬了一下,瞄准镜的十字星正对的不再是另一个漆黑的炮口,而是女枪炮师美丽的头颅。

“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就是懦夫也不想莫名其妙地放手啊!”到最后,他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出了这句话。

接下来,女枪炮师的动作凝滞了一瞬,空间开始分崩离析。


“昊轩,昊轩……你能起来吗?”

听出是隔壁房间葛兆蓝的声音,杨昊轩勉强睁开眼睛,挣扎了一阵子想把上身撑起来,却又被某人按回了床上。

“还没休息好就再躺会儿,别勉强自己。”

“啊兆蓝我知道……队长?!”终于看清对面两人的脸,杨昊轩一惊。

“啊我就来看看……”李轩有点尴尬地搓搓手,“你最近不是睡眠不行吗,今天舒服一点了吗?”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了。没有人知道他刚刚在幻觉中经历了一场怎样丢脸的搏斗,也没有人知道他是靠着怎样朴素的心愿才把自己拯救出困境。如果有什么改变,那也只会有杨昊轩自己明白。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钢铁般强韧的内心。但只要能够好好承认自己的恐惧,无论害怕着什么都坦率地面对,就一定会找到自己能够待得安心的地方……的吧。

“队长。”杨昊轩伸出胳膊,求助般地扯住李轩的衣角,“我还想打比赛……如果我从现在开始,更努力一点的话,队里是不会赶我走的吧?”

“怎么突然这么问?”李轩听得一头雾水。

“我就……有点害怕。”杨昊轩坦诚交代。

“呃……都什么跟什么啊。”李轩挠挠头,“别想太多了,自信一点嘛。不管怎么样,你也是在训练营战胜了那么多人选拔上来的,虚空最好的枪炮师啊。”

这番话让杨昊轩本来悬着的心悠悠地回落到了地面。“说得也是。”他由衷地说着。

“……你瞧瞧你,笑得真傻。”不明就里的葛兆蓝这样总结道。


-FIN-


评论(4)
热度(58)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