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乔一帆&高英杰]switch(InitialAge)

几个突发脑洞小段子。虽然从原作的描述感觉他们俩是进微草之后才认识(十五六岁的样子?),总想试试看把第一次见面时的年纪往前推会怎么样呢……脑补+妄想+我不管反正我想看这些(

两个月没有更lo,感觉自己可能不会造句了……


case 13:

“刷卡!”食堂大叔不耐烦地敲了敲窗口边已输好价格的POS机。力度有点大,整面玻璃隔板都连带着震了一下。

“咦?!”排在队伍的最前端,正低头翻找着零钱的高英杰被吓了一跳,“不能付现金吗……”

“收不了。”大叔抬起下巴,越过高英杰朝队伍后头喊起来,“没饭卡的新生都去门口办了卡再来打饭!”

高英杰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他之前在队伍里排了老半天,现在再去办卡和重新排队说不定饭都会吃不上,然而似乎也不存在别的办法了。正当他认命地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的人拉住了他。

“我帮你刷吧。”随后一张校园卡被举到了POS机前。随着扣款成功的提示声,大叔麻利地打好饭,嘟囔了一句下次注意,便把餐盘递给了高英杰。

“啊……谢谢学长。”条件反射般地道了谢,高英杰忙不迭地将零钱塞到那人手里。有着温和表情的男生不甚在意意地接过,然而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让高英杰懊悔起自己说话怎么不经大脑。

“不是啦,我也是新生啊,只是提前办了饭卡……”看着高英杰一瞬间窘得通红的脸,对方噗哧一声笑出来,又继续问了下去。

“我好像入学考试的时候就见过你呢……你是哪个班的?”


case 11:

预备铃响起的时候,乔一帆正抱着一摞周记本快步向教师办公室走去。毕竟今天是星期一,今天的作业花了些时间才收齐,他得赶在下节课上课之前把作业放到老师办公桌上。作业本堆起的高度有点遮挡视线,所幸这个时间点走廊上也已经没有其他学生了。

正走到办公室前的楼道口,一个揣着什么东西的男生急匆匆地从楼梯下来,乔一帆猝不及防地和他撞了个满怀。人只是趔趄了一下没摔倒,然而本子散落了一地。“对不起!”见此情景,突然出现的那位慌慌张张地道着歉,马上蹲下来帮乔一帆整理作业本。

“没关系……”乔一帆急着收拾,随口应道。对方虽然下楼时莽莽撞撞的,此时却意外地认真,一摞摞大致分好了组交错放好,又码整齐了才交还给乔一帆。

待到本子都整理好,这一次碰撞给对方造成的损失也清楚地展现了出来:此时地面上还留着的是几块看起来像岩石的物体,边缘都是不规整的裂纹,显然是刚才那一摔让本来是一整块的物件解了体。而看到石头碎片上清晰可辨的凹凸纹路时,乔一帆一下子慌了神,“应该我说对不起才是!我把你的化石弄碎了……我会赔你的!”

看到乔一帆是这个反应,对面赶忙解释起来,也许是刚才太紧张,话还说得磕磕巴巴的,“没、没事的你别在意,这个是科技班用的人造化石,不是真的……我放学以后去实验室重新做一次就好了,不麻烦也不贵的……啊要上课了!”

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打断了男生的话,他飞快地捡起大块的碎片,往教师办公室外的垃圾箱里一塞,便向着走另一端的教室跑去。而乔一帆抱起那一叠周记本,冲着这个有点奇怪的男孩的背影喊道:

“你是四班的对吧!等放学了我会来找你的!你教我再做一个给你吧!”


case 9:

“大、大家好,我叫高英杰……嗯……呃……”

前一天匆匆背下的讲稿在起身的一瞬间被忘了个精光,而台下的几十双眼睛还齐刷刷地望着自己,高英杰只觉得如坐针毡,背在身后的双手几乎拧成麻花。

转到新学校的第一天,自己似乎就要把自我介绍搞砸了,以后还能顺利交到朋友吗,将来会不会一直就这样没法在很多人面前说话,这段尴尬的时间怎么还不赶快过去……脑海里不断有新的担忧冒头,可嘴上还是连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站在讲台上的高英杰张口结舌,而心里早就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英杰,再多说一点?”班主任似乎发现了转学生的不对劲,适时地插话给他台阶下,“告诉大家你的爱好,还有擅长做的事情啊。”高英杰感激地看他一眼,又重新转回来面对全班,努力把自己的声音放大了些。

“……擅长,玩游戏。”

底下一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哄笑声,有几个学生还动作夸张地捶起了课桌,这让高英杰又有些慌乱了。再一看,就连班主任也都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高英杰的脑袋顿时耷拉了下来。他没精打采地向班主任指的空座位走去,连旁边坐着的是谁都没有看。

出乎他意料地,和他同桌的男生在他坐下后,用胳膊肘轻轻推了推他,再从桌下递过来一台文曲星。

“那个,你是什么游戏都会玩吗?”语气里是单纯的好奇与友善,丝毫没有嘲弄的意思,“这个数独我有一关不会做,等一下你能帮我看看吗?”

高英杰突然觉得这个开端也不算多糟糕了。


case 7:

“……我不是R大教职工嘛,昨天听邻居说才知道早上有拼车去校区的,就麻烦你们照顾一下一帆了,不然他一个人跑这么远我们做家长的也不放心……”

“没事没事,我家小孩也在附小念书,两个小朋友一起上学也有个伴……”

刚刚才被带领着穿过整个小区找到另一侧的室外停车坪,乔一帆安静地站在母亲身边,等着她和这位不认识的阿姨交谈完毕。可以确定的是,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搭乘眼前这辆大巴车去上学了。对此他其实是有一点开心的——这个路线比起坐公交车来说能少走一段路,家里人也会更放心的吧。

大人之间的谈话总算告一段落,母亲拍拍乔一帆的后背,“车在小学后门停,你跟着另外那个小朋友走就可以了,听到了没?”

“我知道的嘛……”正说着,大巴车的喇叭发出一个轻而短促的音,催促着这最后一位乘客快些上来。于是乔一帆飞快地扬了扬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而在乔一帆跨上车时,司机瞟了他一眼,说:

“今天人有点多啊,没有座位了,小朋友们挤一下吧。”

乔一帆愣了愣神,只见第二排里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往里挪了挪,让出半边车座来。乔一帆连忙道了声谢,再坐到对方的旁边。

大巴车缓慢地发动起来。陌生的温度紧贴在身侧,想到对方本来不用缩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乔一帆稍微有点不安。

“那个……你这样能坐吗?”他小声地发问道。

没有回应。再扭头一看,身边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头一点一点的,似乎马上就会靠着自己睡着了。

以后上学的每一天都要和他见面了。自己的开场白没有选对——好像应该先说你好,再问他叫什么名字的——不过下车再说也来得及吧。也许是车内空气流通效果不够好,坐着坐着,乔一帆也感觉到一股倦意涌上头脑。

他闭上了眼睛。

车窗外,遮罩于清晨天空之上的灰云渐渐散去,风景渐渐变得通透明亮起来。


default:

他看起来好紧张。

乔一帆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偷偷打量着身边刚知道名字的男孩。今天早上自己来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训练营教练,然后对方就拜托了自己给新来的训练生带路。这个男生走路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这使得他本来就不高的个头又往下缩了一截。训练营的学员基本都是网游里的高手,这样拘谨的反应实在是过于罕见,乔一帆都不由得犯起了嘀咕:这样的人能在训练营里待多久呢?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乔一帆决定从最常规的问题开始对话,“那个,英杰你是玩什么职业的?”

“呃?”对方像是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而又不好意思般地将视线别开了一些,“啊……我是魔道学者。”

毕竟是在微草,这样的回答理所当然。乔一帆挠挠头,“这样啊,这里练魔道的很多呢。”

“嗯,我想也是……”

对方实在是很腼腆,然而既然是魔道学者那就好办多了。“我带你去训练室吧。”乔一帆介绍起来,“你肯定知道的,能留在这里的人荣耀都玩得不错……魔道的话,座位在进门右手边的那个,还有最左边一排靠窗口的那个都很厉害的,你们可以切磋一下。”

会进训练营练习的应该至少都不排斥和高手对决吧,乔一帆这样想着。然而这一番话比乔一帆预料的还要强效,对方的眼睛迅速地亮了起来。

“嗯,好!”重重地点过头,他的目光又聚焦到了乔一帆身上,还是那样充满期待的眼神,“那你一定也很厉害吧?”

“哎?也没有啦……”话题转换得有些突然,乔一帆意外之余又不免有那么点小小的骄傲。自己在训练营的成绩确实向来都令人满意,然而就这样承认的话似乎又显得太过自负。“……我还要加油呢。”顿了片刻,他这样回答。

“一起加油吧。”说这话时高英杰的语调上扬,步伐也随之变得轻快了不少。怎么好像反而是自己被鼓励了?乔一帆愣了一秒,但看到眼前少年的笑容,他又莫名地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两周以后,这个羞涩的男生实力吊打了微草训练营所有的学员,“天才”的传闻就此启航(误)。 


……好像还有什么梗想到忘记了,算了记起来再更……

评论(3)
热度(71)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