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曾信然&宋奇英]论熵增原理在18平米封闭空间内的验证

基本上来说就是想胡乱搞点鸡飞狗跳的段子,打tag是因为冷(你


酒店房门被宋奇英刷卡拉开,当发现玄关后面并没有第二张床存在时,曾信然整个人都是无风也凌乱的。他转向宋奇英,问话的声音有点发颤。

“你拿房卡的时候他们没告诉你是大床房?”

“我之前问过了,航空公司那边说酒店房间有限,只能这么安排。”宋奇英答话时都没有回头看他,径直走进去,插卡,开灯。门口洗漱间的玻璃隔墙由于角度的关系反射出一片白光,曾信然感觉眼要瞎,脑内滚动着K市方言弹幕将联盟、酒店和航空公司通通操了个遍。

“真要在这种地方待一晚啊……”他皱起眉,又往中间那张双人床打量一眼,“这床只有一米五宽吧,太小了。”

宋奇英刚刚把背着的双肩包放下来,听到这话便抬起头来看曾信然,“对我来说还好,我应该不会打扰到你。”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要是一个人住才能睡着,我也可以搬到别的房间去。”

“别……还是不用了。”对方看起来不怎么在乎的样子,自己要是表现得太膈应反而显得矫情,曾信然只得硬着头皮也进了屋。


事情说起来是这样的。

国际邀请赛结束,国家队凯旋,荣耀联盟自然是得抓紧时机借着东风好好释放一波影响力。为国争光的电竞骄子们刚踏上祖国的大地,就又开始马不停蹄地为联盟的宣传项目奔波起来。

还只是孩子们的新生代自然也没被放过。趁着各队主要成员都集中在B市迎接国家队归来的当口,每支战队都有年轻队员收到了前往H市参加主题活动的通知。毕竟H市今年既有网吧里走出的草根新科冠军兴欣,又有换注新鲜血液重回联盟的昔日豪门嘉世,在这里来一次新生代only的全明星实在是再合适不过,有联盟操刀战队也不需要担心资金缺口。

然而有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被忽略了:现在是八月。H市的台风天,名不虚传。

任务变更的全过程简而言之,就是各自的队友大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被选召的孩子们还在B市机场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发现航班延误了活动延期了,机场地服摆着笑脸说由于天气影响飞机暂时无法起飞,我们给大家安排了住处先将就一晚等通知吧。

于是荣耀联盟的未来们就被随机捉对打包传送进了酒店房间。

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虽然外表强装得若无其事,此时的曾信然内心完全是崩溃的,世界观哗啦啦碎了一地。

这双人大床是怎么回事,透明浴室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情侣标配吗? 虽然自己也是睡过大通铺进过公共澡堂的铁骨铮铮一条真汉子,但只有两个人在怎么想都很奇怪吧!自己怎么会要和宋奇英一起住这么一个房间,总感觉像是恋爱没来得及谈就直接进了洞房啊?等等宋奇英是男的啊为什么自己没事要去想和男人谈恋爱,不对啊据说人群中真正的异性恋只有30%吧而且同性恋合法化正在推进过程中……

满脑子都是不知跳向了何处的思绪,曾信然万分忐忑地在房间有限的活动空间里转了一圈,想坐下却又发现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已经被宋奇英的双肩背包占领了,而宋奇英还在倒腾他也不敢径直坐到床上,只好原路绕回来。宋奇英本来正在掀开被子检查床单清洁度,这时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起来。感觉到对方的视线黏着自己,又不明白这样打量是什么用意,曾信然更加坐立不安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曾信然。”宋奇英唤了一声。

“啥?”曾信然僵硬地回过头去,如同芒刺在背。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想问问你平时走路也是同手同脚吗?”

曾信然恨不能给他一把抛沙致个盲。

尼玛啊宋奇英你少好奇一下会死。


真是大写的尴尬,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是不是一阵红一阵白。曾信然索性不动了,把自己杵在墙角里,垂着手看宋奇英忙来忙去。驱动着已然麻痹的头脑,他努力梳理着目前的事实,想要说服自己接受现状。

这只是个意外状况,眼镜一闭一睁一晚上就过去了,冷静点……冷静你麻痹啊!铺好床接下来就必须是洗洗睡了吧!就说这玻璃墙浴室吧难道要一个人在里头洗一个人在外面欣赏现场直播?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

宋奇英自然是看不到曾信然脑内的咆哮体。他自顾自地检查好床铺,将外套脱下放在床头,便随口问起曾信然:“不介意的话我先去洗澡了?”

这场景这对话都太让人介意了好吗!约〇既视感再次最大化了!未经世事的曾小朋友以1/4倍速扭动脖子,看看穿戴整齐的宋奇英又看看淋浴间的玻璃,再用磕药的幅度猛摇了一阵脑袋,才把对方披着浴巾一脸娇羞走出来的想象从脑海里驱逐掉。

不不不这太流氓了,我知道我职业是流氓可我思想不该流氓啊,说好的学唐昊不猥琐正面刚呢,百花的新人流氓在内心悲愤地呐喊道。

然后宋奇英泰然地从房间的衣柜底下翻出塑料挂帘,带进了洗漱间。

曾信然心中千言万语化为一个哦。


然而这一连串combo似乎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待到曾信然倒在床上眼神放空地翻滚了左三圈右三圈之后,宋奇英已经拿毛巾擦着头发走出了洗漱间。当然,换洗衣服是好好穿在身上的。

套着宽松睡衣头发半湿的宋奇英问大字形摆在床上的曾信然:“你要睡哪边?”

气氛再别扭下去自己都要变成扭扭薯条了。曾信然骨碌碌滚到一侧,将脸转过去不看他。然而宋奇英并没有直接睡下,而是先走到了摆着背包的椅子前面。对方主动重新闯入了视界范围,曾信然只得看着他动作。

宋奇英拉开了他的双肩背包。

宋奇英从包里抽出个卷成细长一条的玩意儿。

宋奇英扯开尼龙搭扣把那一整条在他身边铺平,动作迅速手法娴熟。

看着这张他此前不能直视的双人床上在三分钟之内多出的单人旅行睡袋,曾信然目瞪口呆,又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是野营你也会带这个啊?”

“以防万一。”宋奇英答,“我们副队推荐带上的。霸图的群里共享了个外出参赛物品清单,我都按那上面准备。”

曾信然由衷地想,霸图人就是靠谱啊。


直到无意识地把淋浴间的莲蓬头拧开太多,被突然喷出的冷水迎头浇了一个激灵之后,曾信然才从懵逼中惊觉过来。抱怨起低楼层的水压,他站出了水柱范围等着洗澡水热一点。然而即使在是夏天,夜晚的空气还是略有凉意,淋湿了的皮肤热量散失得也格外迅速,曾信然不禁抱紧了胳膊。

也许是被水冲过的头脑清醒了一点,他突然就觉得刚刚的自己是个24K纯SB了。

不说别的,联盟这一批被迫住店的就二十多个人了吧,遇到这窘迫状况的显然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大家都背时自己到底有什么好扭扭捏捏内心戏飞起的?

再说了,就算不是和宋奇英一起,自己也没有单人间可以住的吧。同住者要是换成何伟堂,就凭将军那桶型身材自己怎么说都会被挤下床;如果是赵禹哲,那也是PK三十八局决定谁睡床上谁睡床下的局面;万一是卢瀚文,这个曾经多次表示向往通宵经历的小鬼准能拉着他熬一整宿直到东方既白。从各种方面来说,会自己准备睡袋,作息规律睡相老实(自称)的宋奇英作为同住人已经很不错了,那还有什么好不安的? 

重新振作了精神的曾信然昂起头来,并没有发现淋浴的莲蓬头也在抬起来——酒店的莲蓬头固定位置有些松,水压一大后坐力就把龙头往后压。

伴随着终于发觉困境的曾信然一声惨叫,莲蓬头翻成了直角,水流直冲向他挂在门口放衣服的塑料袋。

巴雷特狙击,爆头双倍伤害。


在经历了“用浴巾裹着身子探头叫外面的人拿衣服”的后宫剧标准剧情之后,曾信然穿着宋奇英的队服一脸苦逼地出了洗漱间。为了图方便省事洗澡时他把整个装衣服的袋子都拿进了淋浴间,后果自然是全军覆没。

幸好内裤没湿得那么透,在洗漱间里拿吹风机差不多能拯救,不然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叫宋奇英下楼找便利店再买一条。

“喂,你这是逼我当叛徒啊。”曾信然低头拉扯着身上黑底配红色的polo衫,霸图的字母logo印在左胸,分外扎眼。

“把我穿过的换给你更不合适吧。”宋奇英用眼神示意了下自己这边的床头,他白天穿的衬衫正叠成方块码在上头。他看着衣服想了想,又把它抓起来走向洗漱间。“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痕迹,穿过总是弄脏了的。”他解释道。

这么看来,让一个处女座把衣服借给自己已经算很大的让步了吧。曾信然识趣地闭上了嘴。

“起床再换回来吧,”关上玻璃门之前,宋奇英适时补上一句,“衣服明早应该能干。”

“嗯……”曾信然低头,“……谢谢你。”

宋奇英身形顿了一顿。“一点小事,用不着谢的。”他说。


窗外的夜色已经浓得化不开了。当曾信然再一次尝试变更睡姿,翻身面向宋奇英的睡袋时,迎接他的是对方纠结的视线。

“你还不睡?”

“你醒了啊?”曾信然哭丧着脸,“不行啊我睡不着。”

“哦,天气的事情你担心也没用,总会有办法的吧。”宋奇英翻了个身不想看他,睡袋一角却被曾信然伸手扯住了。

“……不是跟你说这个。”

“这种表演赛没什么好紧张的吧。”感受到对方“陪我说话”的强烈意志,宋奇英无奈地回应道,“全明星也没见你紧张。”

“同一个对手怎么可能让我紧张第二次。”曾信然让身子下滑了一截,被子盖住半张脸,“丢脸这种事情一回就够了。”

“所以那次你就拼命想出风头挽回颜面?”宋奇英吐槽,“复盘你也看了吧?该冷静不冷静,该抓住机会反而教训人要冷静了。”

“呃,那是……”曾信然语塞了许久,咬了咬牙,“是我分心想太多,没去阅读比赛。”

宋奇英叹气,“我实力也不够……我们的水平和叶修前辈相差太多了。就算你不想那么多,估计也逼不出他动真格。”

“不管他有没放水,最后我们都赢了啊。”曾信然倒是挺乐观。

“那是全明星,而且我们二对一,赢得太不漂亮了。他现在退役了,以后也没法再打……”

“你还把他当成就刷上了啊。”曾信然揶揄他,“想点好的嘛,以后还会有好对手的,会有比叶修更厉害的——比如我就有可能呀。”

“是吗?你会吗?”宋奇英难得地想开他玩笑,“就算是大神,比赛时双手也不能离开键盘的。”分明是指曾信然初次上场紧张到僵直那一幕。

“人生中难免会有糟糕的时候嘛,以后改正不就好了?”被戳了痛脚的曾信然不服气,“你输比赛就没哭过啊?那场我还去看了呢。”

这一次宋奇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答他。“……嗯,你说得对,一直纠结糟糕的事情,想什么该不该的都没有意义。现在输过都不要紧,以后再加油把输掉的东西赢回来就可以了……”他还想再说下去,却发现捏着睡袋的手松开了,身后已经听不出什么声响。

“……睡着了?那,晚安。”


-Bonus-

当一群人同住时,早起组的见面地点往往是电梯间门前。

“早啊小英子!”

一听这称呼就知道对面有谁,宋奇英无奈地停住脚步,“郭少早安,前辈早安。”

“早上好。”盖才捷皱眉,“你眼睛怎么了?眼眶都青了。”

“上过药了,没大事,不用在意。”

“哎你这是被人套麻袋打了不成?B市人民也太不友好了吧?不对啊小卢都还活蹦乱跳的……”

“不是。”简略地中断掉郭少的脑补,宋奇英深吸一口气完成了控诉,“曾信然睡拳十段。”

“……噗。”

评论(21)
热度(105)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