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床头柜之承重性能

搬家到整个帽都虚脱了,给热爱看我家撩的小伙伴贡献一段来抒个压。

听说不老歌要和谐,之前的搬运了几篇到菠菜文库……或者小伙伴们还有什么靠谱点的外链站推荐给我呀(


乔一帆坐在床头柜上,看着高英杰的视线聚焦处从他的脸到膝盖来回转了好几轮,心里也明白了八九分。索性拍了拍膝头,笑着问他:“英杰要坐这里吗?”

被猜中心思的高英杰结结实实吃了一记瞬发僵直,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嗯”了一声,再抬起头时脸颊竟然烧得通红。

看到恋人这般诚实的反应,乔一帆也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掩饰住方才突然提了速的心跳。从交往到现在也有好几个年头了,比这还要出格更多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然而对方的表现却依然如同初尝恋爱滋味一般,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亲密举动的界限,又在每一次得到确认时毫无保留地展露出由衷的欢欣或是暂时的羞怯。“再任性一点也可以”,虽然有时也会想要这么说,但乔一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高英杰非常令人心动,非常。

随着高英杰往前迈出一小步,乔一帆拉过他的一只手将人往怀里带,而对方也配合地把另一只手搭到自己肩头,面对面地跨坐到大腿上来。这个坐姿不算太稳当——上身的距离依然有点远,乔一帆发现高英杰的小腿还抵着床头柜的柜门。然而在他来得及询问高英杰是不是舒服之前,对方先低下头来把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口。

“英杰……这样就好?”乔一帆捏了捏还握着的那只手。

毛茸茸的脑袋上下蹭了蹭。于是好像没有必要再问什么了,乔一帆让空出来的那只手搂住对方的后背,接着自然而然地把下巴搁到对方的头顶,闭上眼睛。

而就在那一瞬间,怀抱着的身体明显地颤了颤。

“英杰?”乔一帆猛地一抬头。

“没什么……”

应答的声线有点软绵——高英杰私底下想要撒娇的时候都会这样,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见对方还安静地缩在自己怀里,乔一帆安下心来,再次把头放低下去,而那副身子又猛地颤抖了一下——比刚刚的还要剧烈。

“怎么回事?”乔一帆觉得没法再坐视不管了。然而恋人的回应却不是他所预料的那样。

“那个……气呼到脖子上了……”刚刚的坐姿,高英杰的敏感区确实就袒露在他的口鼻之下。所以对方那个奇怪的反应是……?由不得他多想,上半身被对方挂在脖子上的手臂往下压了压,而高英杰也顺势整个人都往前挪了一点,把体重全部压了下去,头仰起来搁上了肩膀。

“一帆……?”声音很轻,但是比平时要高了一点,伴随着温热的气流擦过耳畔——也许之前自己无意中让对方体验到的,就是类似的感觉。

对重量的感知变得清晰起来,似乎连体温都在上升。虽然对方的话才说到一半,但乔一帆想他知道高英杰没有道出口的内容,于是他也模模糊糊地思考起同样的问题。

可以吗。

并没有什么不可以。


说了撩,就是撩,就算这次打了tag也一样任性(

顺便问一下因为好像有想搞的封设(……)乔高乔相关的旧文再慢慢整理个小本儿的话有人要吗?对于我来说的主要障碍其实是,我语法不大行给校对挑问题有点耻……尤其是肉(x_x)

评论(28)
热度(76)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