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脑洞如黑泥]你所不知道的新生代

这是一个无聊又充满OOC的段子集,有老梗,也有讨论get的奇怪脑洞。粉籍已扔,拒绝吃药,组合随机,没有CP

雷,我亲手搓的雷,然而为了占my高的tag,顶风作案把其他角色的也贴了……(你还是快跑吧


人类生存最基本需求

纵观荣耀联盟各期组成,九期也当得上是成员最谜之一。一边是自带RMB光环的义斩全员,一边是还没有脱离课堂作业的真·初中生小卢,还有一看便无法插入话题的烟雨姐妹花,这样的角色组合对于心智健全意图寻求同期交友的正常普通青年选手来说,简直是Hard模式。

于是,在九期全员第一次聚会的当头,被隔离于自发形成的土豪带孩子气氛之外,又扫了一眼两位正全然不顾旁人地咬着耳朵的美少女,秦牧云想他果然还是像在赛场上那样,自觉缩到角落里去当蘑菇就好。而他环顾全场终于找到一个暗得没人注意附近又有电源插座的选位点时,才发现那里已经蹲守了另一朵蘑菇。

盖才捷,虚空的大将。人物信息在秦牧云脑内迅速地过了一道,同时灯泡背景在身后亮起:比起其他各位,这位同期生倒像是能够搭上话的样子。大迈步走到对方面前,秦牧云自以为飒爽地伸出手,露出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容,“你好,我是秦牧云,霸图战队的神枪……”

墙角里蹲坐着的少年抬起头来,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他一眼——当然,由于秦牧云的身高,这一次扫描花了点时间。在这个灯光昏暗的角落,他脸上由手机屏幕投射出的色彩倒显得尤其清晰,各色光影缓慢变幻着,配上苍白的面容和发黑的眼圈,看起来分外诡异。

即使是铁骨铮铮撑起一片天的霸图汉子,秦牧云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然而,面前那人的下一句话更加让人汗毛倒竖:

“你看到我在这里了?”

气势上不能输啊秦牧云,当了二十一年只信过共产主义的无神论者,怎么可以被这点小伎俩唬住。无意识攥紧了拳头,秦牧云硬着头皮把台词说下去,“是的,我想我们可以……”

“那就不必多讲了吧。”少年放下手机,分外诚恳地注视着他,“请让一让,你挡到我的wifi信号了。有话好好说,断网伤感情。”

会错意的秦牧云泪流满面。

后来,秦牧云回头向白言飞吐槽时,收到了一张照片。秦牧云一眼望去,照片里显然是个路由器,只是面上贴了一张黄色便签纸,还用最粗号红色马克笔龙飞凤舞地写了一排字:“AGI UP”。

“这赛季刚开始时候,李迅在五期群发的。”白言飞沉痛地念出图片的说明,“‘小盖说贴符能降低网络延迟,我大虚空的驱魔师真是上道’。”

秦牧云开始思索下次再遇上这位爱好奇特的同期生,是不是聊聊龙泉寺信息技术组比较容易拉近距离。

或者玄学大法。


风太大我听不清

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习惯,有时候是一种科学精神,有时候却更像一种强迫倾向。

作为霸图首屈一指的好少年,宋奇英深受其害。学生时代练习册答案写着“略”的难题,游戏里被系统用星号打码的违禁词,甚至被转到首页一片“哈哈哈哈哈神最右”却看不到最右说了什么的微博,都可以立刻让他陷入混乱状态。然而,习惯就是习惯,改起来没有那么容易。今天的宋奇英也在想不通“那是什么”的边缘小心翼翼地走着钢索。

当然,在他结识同期的郭少之后,病情更是急剧恶化。毕竟这位声称要用刺激疗法治愈他的损友,自从微博互粉以后在转出每一条讯息时都身体力行地删掉了最右。

于是这一次郭少那个舒克和贝塔的头像闪起来的时候,宋奇英已经条件反射性地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贝克克:英妹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看

宋奇英打字。

长河落日:先改称呼。

贝克克:秧歌原来你在的啊!

贝克克:阉割

贝克克:艾玛这手癌的

贝克克:鹦哥

贝克克:英哥!英哥我错了!

宋奇英叹气。

长河落日:……你说。

贝克克:你闭眼,五秒钟就知道了

长河落日:你上次这么玩是发了一张裂开的图,再上次是发了个只有两帧的动图要我等到三分二十秒。

长河落日:你这次还想干什么?

贝克克:信我

贝克克:再也不会了

贝克克:一个全新的我即将展现在你面前

贝克克:brand new world,brand new me

长河落日:好吧,就一次。

宋奇英闭眼。再睁开时,聊天窗下方多了一行字:

贝克克 撤回了一条消息

宋奇英愤怒地打字。当然,从字符上来看,他的愤怒并没有表现出来:

长河落日:???

长河落日:你说了什么?

贝克克:忘了

长河落日:五秒钟就能忘,你这也故意得太明显了吧……

贝克克:施主随缘吧

贝克克: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五秒前的我

如果不是教养足够良好,宋奇英这时候就该骂脏话了。

或者说,如果不是Q市和M市之间距离太远,宋奇英这时候就该克服宅男不足半鹅的战斗力,变身为三次元拳法师冲过去真人PK了。

真和郭少纠缠起来会没完没了的。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走到了十点四十,宋奇英决定睡遁。

长河落日:……不陪你玩了。

长河落日:我要睡了,晚安。

而当宋奇英刷完牙回来,发现聊天窗口里又新增了两条回复:

贝克克:对了

贝克克:嘿嘿

消息发送于八分钟前,显然今晚没打算有下文。宋奇英完全崩溃了。

这个故事有一个合情合理可喜可贺的后续,那就是郭少在晚上十点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上宋奇英过。


我不当大哥好多年

每个网瘾少年心中都有一个大哥梦,卢瀚文自然也是不例外。

在整个义务教育阶段,卢瀚文小同学受身高因素打压严重,班上做广播操时只能被扔到男生第一排,篮球场上更是没有刷存在感的机会。但对于初中男生来说游戏技术就是资本,荣耀打得风生水起的卢瀚文还是收了不少小弟的,虽然只有人家求着带升级刷副本时才会憋屈地叫一声卢哥,但也足够卢瀚文美滋滋地不计前嫌照单全收了。

而到蓝雨之后,魏琛当年打父子局打得儿孙满堂的精彩事迹也是经黄少天之口在战队内部广为传颂。卢瀚文虽然不怎么明白老队长为何如此热衷于喜当爹,但套用他的当哥冲动来看,向往天伦之乐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结果卢瀚文这夙愿并没能在他出道的第二年实现。兴欣扎堆的大龄新人们就别提了,百花的曾信然神奇的郭少都是没大没小的主,雷霆的米修远有女魔头戴妍琦罩着,就连看起来最一本正经的宋奇英,旁边也多了个对自己知根知底的秦牧云帮腔。已经是二年级生却依然只能被叫“小卢”的卢瀚文只得又把希望寄托到下一茬苗子身上。

所以,在进入十一赛季,刚刚正式出道的新嘉世小队长站得笔挺地在他面前开口唤一声“前辈好”的时候,卢瀚文差点一个滑跪热泪盈眶地抱住人大腿喊兄弟你可懂我就是等你这句话——当然,作为前辈的矜持让他只是用双手紧紧握住邱非伸过来的手,用力地上下摇晃了两下,对对方的识趣表示大力赞赏。

人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的。尝到了被叫前辈甜头的卢瀚文并没有就此满足,开始变着法儿想坑邱非喊他哥。然而邱非似乎对他的各种暗示明示毫无反应,卢瀚文只得暂时搁置计划,等待一个可以直球砸过去而不会被拒绝的时机。终于,在作为全明星余兴节目的国王游戏里,机会主义者(实习)捕获了猎物。

“你就想要这个?”得到指令的邱非惊讶,片刻后又恢复了淡然的神色,“早说嘛,我不介意的。”

“谁叫邱非你不够兄弟,都管高英杰叫哥了也不认你卢哥。”当了国王的卢瀚文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其实早已迫不及待,“现在叫句好听的还能饶你。”

“嗯,还能叫得文雅点。”邱非点点头,轻咳了一声,把声音刻意放大了些,“从今以后我叫你,文兄。”

他的语气十分坦然,就像这不存在什么歧义一样——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旁边自发扎了堆的女选手们有几个已经捂着嘴笑出了声。

卢瀚文泪流满面。没下限的家伙教出来的徒弟,再道貌岸然都不能信!


虽然我可爱又迷人

荣耀网游偶尔会推陈出新,搞一些奇怪的活动来吸引大众。

比如这次的万圣节活动,似乎是会将各职业系的武器形象都强制做相应的替换。然而外观的替换并不影响武器的属性,于是大多数职业选手就当这事不存在地该干嘛干嘛,照常训练,以及约架。

因此,在赵禹哲登入到角色选择界面之前,他都没有意识到异变可能对自己产生的影响——而这一发现已经太迟了。自己的元素法师小号,手里拿的竟然变成了自家小表妹(六岁)最喜欢的动画里的招牌道具。

就算游戏方不知道操作者是男人,起码自己手上的角色也是男性,大老爷们拿个星月棒算怎么回事?还能举着它喊美少女变身换套水手服紧身衣不成?赵禹哲被自己的想象雷了个半死,又盯着选人界面看了半天,那截粉红色的东西也没起变化。

眼看着约好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终于赵禹哲放弃了挣扎。还是先试试动作好了。随意按了个小法术的快捷键,只见星月棒被元素法师以明媚忧伤的45度角举了起来……

原来设定还是个自拍杆吗!赵禹哲彻底无语了。

然而约好了的架不能认怂,硬着头皮也得上。随机到的场地是一幅一览无余的简单地图,当高英杰的小号在场地另一头出现时,赵禹哲既庆幸又悲哀地发现大家武器的画风其实都是一样的。

魔道学者手里握的是棒棒糖。

一个巨大的棒棒糖。

还是个闪闪发亮的爱心形状。赵禹哲觉得负责这活动的美工品味实在是太恶趣味了。

“咦?”高英杰显然也发现了问题。魔道学者小号转动了一下视角,摇了摇手上的棒棒糖,飘下来几粒粘在表面的糖粉。

咦个毛线啊你!赵禹哲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武器变成这样就这点反应吗!

“哦……”正在气头上,魔道学者放下了棒棒糖,摆出了进攻准备态势。

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现实了!赵禹哲目瞪口呆。扫把居然变成了糖,不说别的至少也考虑一下卫生方面的问题吧!

然而骑着棒棒糖紧贴地面一骑绝尘直冲过来的高英杰用行动说明了他什么都没想,赵禹哲甚至没来得及为那和滑板鞋一样在地上磨擦磨擦的棒棒糖心疼半秒钟。

当赵禹哲又一次被高英杰的魔道学者抓住空当按在地上用扫把,不,超大号棒棒糖抡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之前没有发现的细节变化还在不断增加。比如说,被替换掉了的不仅仅是武器,还有对应的特效。熔岩烧瓶是罐子里倒出金黄金黄黏糊糊的蜂蜜,而酸雨干冰是动物形状的金平糖和冰块纷纷洒洒落下来,赵禹哲甚至能从中分辨出Hello Kitty、美乐蒂和布丁狗的形状——当然本人并不愿意承认认识这些就是了。重力加速拍倒是挺朴素的和原来差不多,只是拍到脸上的变成了爱心形状的棒棒糖而已。而对方的出招音效,也变成了一个娇俏的女声,那叫声连绵不绝,听得耳根酥麻——等等自己是不是要输了?!

元素法师小号最终在不断蹦出的糖果的海洋里幸福地升天了。耳机里传出的声音换成了高英杰本人:“呃……你看起来状态不大好,要再打一次吗?”

正常人发现自己要被埋在糖底下砸死状态都不会好吧!赵禹哲忍住吐槽的冲动让双手离开键盘,他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连被迫使出如此羞耻的招数都毫不退缩该是何等的心理素质,微草的魔道学者原来是这么深不可测啊。

此时的赵禹哲并不知道,他同样不知情的队长正挥舞着连毛发到肉垫都被精细建模的猫爪,登入了竞技场房间。

而在那里,等待着第一流氓(猫化版),微草另一位手持棒棒糖的魔道学者疑惑地挑起了眉毛。


花粉少年注意报

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个朗里个朗里个朗。

在这个万物生长的季节里,K市百花战队的曾信然同学心情自然也如花枝一般迎风招展。即使眼前还有额外的表演赛任务,也没能给他增添更多的困扰。

今天的对手是兴欣——由网吧队出身带来的经济问题让他们不得不多接些类似这样的商业活动。虽然在叶修退役之后这支冠军队的实力打了折扣,但无论怎么说也还有两个全明星选手和一个最佳新人在,况且兴欣的队员大多都剑走偏锋不按常理出牌,要是小看他们还不知道会吃什么苦头。

不过有着主场优势的百花最后还是拿下了这一场比赛的胜利,今天发挥超常的曾信然更是春风得意。赛后握手的阶段他一路飘飘然走过去,直到耳里传进一声瓮声瓮气的“谢谢指教”。

如果声音能打马赛克,那这个效果无疑是老式电视机的全屏雪花点。曾信然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注意到是兴欣刚刚团队赛出场的鬼剑士。不仅声音变了调,眼角和鼻尖也是通红的。

什么呀,表演赛输了而已有什么好哭的。这个吐槽在曾信然脑海里闪过,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毕竟不熟。

待百花由于锋组织在战队休息室直接完成了简单的赛后分析,曾信然又出来踌躇满志地环视了一圈观众已经退场的比赛场地,这才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个绑马尾的漂亮大姐姐一路小跑过来,在他面前还一个趔趄差点绊倒,大概是跑得太急,说话也喘着粗气:

“你好,方、方便帮个忙吗?我们队小乔说他外套落选手房里了,我跑出来没带证件,不好再进去……”

“好呀。”曾信然答应的时候根本没有过脑。他虽然对兴欣老板陈果的脸并没有多少印象,但美人当前作为有教养的男青年伸出援手是应该的呀!

循着记忆走到乔一帆之前在的选手小间,曾信然一眼就看到了兴欣红白配色的队服外套,挂在电脑椅背后煞是显眼,而椅子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垃圾桶。拿下外套时曾信然不自觉地往里头瞟了一眼,发现桶底堆满了被揉成一团团的面巾纸。

等等……?外套?纸巾?WTF???似乎意识到什么惊天大秘密,曾信然的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他几乎是被想象中前辈的豪放作风给震慑得落荒而逃。

生活经验有限的曾信然小朋友暂时还不明白,一个随身携带大量纸巾的男人,原因除了贴心或者其他不方便说明的用途,更有可能是过敏性鼻炎。

在H市四散飞舞的柳絮中,兴欣无辜的鬼剑士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再转头一看,队里粗神经的流氓已经笑嘻嘻地比出了个“5”的手势。今早第五个了吗……他无奈地想着,吸了吸鼻子,伸手从桌面上又扯下一截卷纸。

看起来这个四月,还是会很难熬啊。

评论(23)
热度(453)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