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乔一帆×高英杰][背后注意]Reassuring Respite

填完这个当复健了,还是圈下三个月前端了碗的小伙伴 @残疾妖客  @悉炎 ……你们看我没坑吧x

这次最终确认是乔高回合但有互攻暗示,反正看过我这组的应该都知道(

另外有关战队发展的猜测来源于多人讨论,然而我到底干嘛塞进这篇(抱头


在浅度的睡眠中,他迷迷糊糊地察觉到,有什么异己的物件正碰触着他的嘴唇。接触的方式如蜻蜓点水般小心翼翼,丝毫没有攻城略地的意味,而那触感和温度是熟悉的,于是他也继续安然地闭着眼睛,任凭那物事在唇际轻而和缓地摩挲着。

过了一会儿,嘴唇却被什么更加柔软的东西堵上,某个微凉的湿滑物体略显笨拙地撬开他的唇缝侵入内侧,以幅度不大的动作舔舐着他的齿列,又吸吮起他的舌尖。“唔……嗯……”象征放松和愉悦的音节从唇边溢出,如过电一般酥麻的感受从口腔中交缠卷叠的一点开始扩散。他无法阻止自己去品尝津液交汇的甘甜,也无法抗拒这温柔而固执的尝试。 

然而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继续睡下去已经没有可能了。意犹未尽地睁开尚朦胧的睡眼,出现在乔一帆视野里的,毫无疑问是恋人那因距离过近而放大了的脸。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在这时分醒过来,猛地一抬头使唇瓣分开时还险些让鼻梁撞上。

“一帆……你醒了?”问话的语调还有些忐忑,瞬间变得通红的脸却早已暴露了一切。

“嗯……”看着面前那人过于直白的表现,乔一帆难得地起了点捉弄的心思,“英杰刚才干什么呢?”

“那个……我洗好澡回来发现一帆睡着了,就想偷偷碰一碰看一帆会不会有什么反应,结果碰到嘴唇的时候手指被含住了,突然就……想要试试看了……把一帆弄醒了吧……我……”

高英杰的语句越来越混乱声音也越来越小,不过已经足够让乔一帆听明白,以及跟着不好意思起来了:说到底,还是自己先睡着的缘故。即使全明星赛期间本就包含在一年难得的几次见面中,高英杰拎着枕头来敲他房门的机会也不是次次都能有的。留给两人独处的时间已经足够少了,等到一半睡过去这种事情多少让他对恋人有些抱歉。半是为了掩饰害羞半是出于补偿心理,他索性装作还要睡下去的样子,一把揽过高英杰的肩膀,将对方强行放倒在自己身上。刚刚才从浴室出来,高英杰身上的T恤还有点湿,凉意透过触及背部的指尖向上传递,然而紧贴着的胸膛却是炙热的,连带着头脑也晕晕乎乎的。

“不是那样的英杰,”恋人的脸庞还紧贴着自己,乔一帆确信现在就算只是轻声细语也能被对方听得明晰,“唔……本来就是醒着比较好。”意识到自己脸皮太薄,“我很喜欢”或者“你这样真可爱”之类的台词始终道不出口,他顿了顿,却听着高英杰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帆最近也辛苦了吧,睡会儿应该的。”

辛苦吗?也许……是吧。乔一帆后知后觉地在脑内回顾起这个赛季已历经的半年,兴欣走得并不是那么容易。

自从叶修退役后,这支从“网吧队”逐渐建立起来的草根战队,其背后的问题也一步步暴露出来。兴欣的队员大多不是科班出身,各自的打法也几乎都有着明显的薄弱之处,抽去了叶修这根主心骨,实力的缺陷与磨合的问题又重新被提上台面。上个赛季他们简直是咬紧了牙关去死守常规赛里可能拿到的每一个分数,最终还是成了第一支没打进季后赛的上届冠军队。虽然第十名的成绩已经足够证明兴欣仍能在职业圈内立足,但要担心的问题并没有就此结束。

出于对叶修不在的兴欣持谨慎观望的态度,之前的赞助商也都没有和兴欣签下时间太长的合约,而十一赛季一结束,明显下滑的战绩便让不少商家放弃了续约。兴欣网吧的积蓄本就有限,怎么说也比不得其他战队背后的经济支撑,这样一来财政方面更是捉襟见肘,就连叶修留下的君莫笑账号卡都一度进入了拍卖处理的计划,像乔一帆这样关注度相对较高的队员也免不了被表演赛和其他零碎接到的商业活动占去空闲时间。如果在这个当口求助唐家或叶家,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行性,但也只解得了燃眉之急,战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持续运作下去。幸好唐柔最终决定不是投入金钱而是动用人脉,帮战队联系了专门的分析师协助安排资金的使用和周转,才暂且算是渡过了难关。

而另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是战队成员普遍年龄偏大,成为电竞选手时间也比较晚,职业寿命相对其他选手就要短不少,注入新鲜血液的事项必须现在就要考虑起。虽然兴欣战队作为一个从第十区走出的所谓草根传奇,在网游方面还是相当有人气,即使存在来自新嘉世的竞争训练营也不愁没人报名,包括魏琛近期也暂时放下了公会的工作专心捕捞好苗子,但这依然不能意味着队里其他的选手就可以高枕无忧。作为有训练营经历的前微草队员,乔一帆自然也没有少协助苏沐橙方锐处理这方面的事务。从制定管理和选拔的规程,到更加实际的对训练生的探查和分析,这些事情他都免不了要在保证出战成绩之余分担一部分。

纷乱的记忆片段被接连地唤醒,乔一帆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连续辗转忙碌了太多天,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心地睡过一觉。感谢的情绪里混杂了愧疚,还有一点点近似于心虚的念头,他偏过头去看自己的恋人,而在对方盛满了自己影子的眼里,能读到的半是包容半是关切,丝毫没有责备和不满。

幸好有高英杰在。乔一帆无法令自己不这样去想——而他自然也相当乐意去这么认为。只要他在身边就能够感受到安稳和平静,仿佛在现实与责任的夹缝中撑起了一方足以喘息的空间。而在这个人的面前自己确实是可以完全放松的,显现出疲惫的神态,表露出软弱的地方,怎样都没有关系,对方一定都能理解和接受。

“英杰你呢?今天要早点睡吗?明天的新秀挑战赛还得到场吧。”他随口问道,搁在对方背上的手也如同给猫咪顺毛那般的,顺着脊椎不轻不重地来回抚摸着。于是趴在自己胸口的那位肩膀乖顺地垂下,眼皮也半合上来,只差没从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响声。“我不要紧的……”就连声线也都软糯了些许,“今年要有来挑战的新人,也该是找队长的吧。”

“这样啊……王队果然是在准备退役了。”这一年微草的队长虽依然是王杰希,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微草的团队打法已经悄然转变,赛中指挥和带领节奏的任务大都让渡给了高英杰,而王杰希在场上则更多是作为增添变数的角色,有时还被轮换下场。一时间众人纷纷猜测着,十二赛季很可能就是有魔术师出演的最后一个赛季,而方才高英杰的表态似乎又给这种说法增添了一点可信度。乔一帆寻思了一会儿,又补上一句,“这种事情你告诉我好吗?”毕竟牵扯到双方各自不同的战队,有些话题也许还是应该避嫌。

不过高英杰本人看起来并没有认为自己有失言的样子。“哎?我以为大家看到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我并没有透露比你能推测出更多的东西,对吧?”言语里渗透了微小的狡黠,他自顾自地说完这一句,到底还是禁不住笑出了声,“我都提了就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啊,不用那么紧张的啦一帆。真要说的话,我们现在是这个样子,才是会吓到别人的秘密啊。”

“嗯……大概吧。”发觉自己又作了多余的担心,乔一帆也哑然失笑了,顺势又把手的位置抬高一些,揉了揉高英杰微湿的发尾。他曾经在兴欣的战术讨论中一遍遍重放过微草的比赛录像,知道赛场上飘忽迅猛的魔道学者木恩是多么可怕的对手,而作为多年的好友以及最贴近的恋人,他也清楚着接过了核心位置的高英杰肩上的担子并不比他轻。于是在独处的此刻,对方放下压力与苦闷,只向自己展示的坦率和温柔都显得如此的珍贵,仅仅是注意到对方侧过身来让视线交汇的小动作,柔和的心情就止不住地漫溢流淌开来。

“其实刚刚我还没有说完呢。”距离太近鼻头都几乎要抵到,乔一帆看不到高英杰说话时牵动的嘴角,反而是呼出的热气喷在口鼻之间,撩拨得人心间有些发痒。“我还不想那么快睡着嘛,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只是在睡的话感觉有点浪费……”撒娇一般的语气里仿佛埋藏着什么暗示,乔一帆近乎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而紧接着的那句话就让他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了好几秒。

“……这次,交给你来吧。”

“英杰没问题吗?”回问条件反射般的脱口而出。从两人开始交往到现在也有好些时日了,身体上的接触自然都有经历过,也不是什么需要刻意回避的主题,但当初没有经验的自己把高英杰弄疼的事实却让乔一帆一直有些后怕,之后的几次也都是让高英杰来主导。虽然并不是不想对高英杰做同样的事情,但自己的确也认为就这样继续下去已经足够了,而现在高英杰却主动提出要交换位置……乔一帆心里还在犹豫,却发现身体先一步起了反应。耳根还在发烫,高英杰直白的回应又恰到时机地添上了一把火,“嗯……我希望的。”

得到的回答是出乎预想的好,兴奋与忐忑的心情交织着难以用言语传述,乔一帆闭上眼凑近过去,用自己的上唇碰了碰对方的耳廓。对方却在这时小小地惊呼出口,不知是过于敏感还是没做好准备,这又让乔一帆不由得紧张起来,立刻把距离重新拉开,“抱歉,讨厌?”

似乎是在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高英杰没有马上答话,而是重复了两次深呼吸,继而低低地出声道:“没有的事……来吧。” 

 

-bio break-

备用链接

评论(19)
热度(112)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