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大概是当年给一个说不出就不出了的本写的稿……盖才捷中心,捞出来混下更纪念一下青sha葱bi岁月(

现在看来满不成熟的,有的地方耻得我能刨地打洞三十米,但无论如何搞搞我流小盖还是开心哒,顺便感谢下当时搭档的画手啊学(虽然画稿可能只有我看到),小盖那腿我能舔一年

提到的BGM就是以上这首,算是基于隐性宅私设塞的严重私货(x_x)


-1-

勉强抬起沉重的眼皮,意识逐渐清晰化的同时肩背部的酸痛感也随之袭来,盖才捷这才觉察到,自己今天醒过来的位置是在宿舍的电脑桌前。

自从本赛季虚空战队提前退出季后赛名额争夺、早早进入夏休期以来,他虽然有时也会加入公会的抢BOSS大军,但为了保持职业选手的竞技状态,作息方面还是没有太乱来,而像这样完全沉浸于某事而忘记时间的随性做法,更是许久未曾有过的经历了。

稍微伸展了下腰背,盖才捷顺手摁了下电源开关,将笔记本电脑从休眠状态唤起。逐渐变亮的屏幕上显示出中部的视频播放窗口和下方的数条时间轴,这让他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夜的复盘,定睛一看才猛然想起,眼前的画面正是自己昨天从半夜忙活到凌晨的缘由和证据。连忙切换到另一个网页窗口检查,映入眼帘的“上传完毕”字样总算是让他松了一口气——一晚的努力和等待没有白费。

关闭窗口时眼角的余光扫过底部任务栏侧边显示的时间,前半截的数字竟已跳到了11,盖才捷不禁对自己的睡眠深度表示出讶然。又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电脑桌上放着的手机,两条未读短信正等着他查看:前一条是“小盖我帮你带了早餐,放你座位上了”,发件人葛兆蓝;后一条是“小盖啊,看你一直没起床,我就帮你把早饭吃了,感谢我吧?还有不来训练没事,别连午饭也睡过了”,一刻钟前李迅发的。无视掉值得吐槽的地方,盖才捷简单地回了句“知道了,这就去食堂,谢谢前辈”便把手机揣进了衣兜。

还好不是在平时出这样的乌龙,不然等着他的就该是副队长严厉的训斥了,他在心底默默感慨着。夏休期的训练本就是自主进行,没有那么严格的时间规定。

而像现在这样全队都留下来加训的状况,能说明的只有一点——上个赛季虚空战队的战绩,实在太难以让他们自己满意。

 

-2-

流云:小盖哥,你听说了荣耀国际邀请赛的事情吗?

流云:队长和黄少都接到电话了,你们虚空呢?李轩前辈吴羽策前辈会去吗?

青之驱:国际邀请赛?我还不知道有这回事……我问问李迅前辈。

放下手机,盖才捷抬起头来,将目光投向餐桌对面的人,“前辈你有国际邀请赛的消息吗?刚刚小卢在跟我讲这个。”

“蓝雨也收到通知了吗……去的应该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吧。”李迅摸着下巴说,“我这边知道的是霸图那三个被联系过,还有微草,他们的王队也被找了。”

“我们这边呢?没有找过来吗……”

“应该是还没通知到吧……”李迅这话也答得有些不确定了。他干脆起身转到盖才捷身后,伸长脖子去看盖才捷敲着手机屏幕给卢瀚文回消息,“说起来,你和蓝雨那小子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是同期生嘛,在群里会一起聊天的,有时也PK。”

李迅咂舌:“被抢了最佳新人也没给你刷上点仇恨值,你心也是挺宽的。”

“我本来就没有在意过啊,前辈。”盖才捷淡定回道。这是真话——对于九赛季结束时那一面倒的评委投票结果他丝毫没有感到诧异,倒是虚空战队的粉丝们显得更加不服气。“人气投票够了”“那小屁孩怎么比小盖强了”“我虚空又不是冠军队,才没有宇宙第一战队话题性足”之类的说辞在论坛里层出不穷,就连队里的其他人见着他也会顺口补上两句“卢瀚文那是精力过剩吸引眼球啦,还是你打得比较扎实稳妥”。

那时的盖才捷苦笑着说谢谢前辈关心,手掌却默默攥成了拳头。

不是那样的,那都是借口。虽然看起来有些对不起其他人的好意,心里的声音却的的确确在驳斥着这样的解释。

就算是最土气的打法,如果能成为胜利的筹码也足够光彩夺目。说到底还是自己还不够强而已,给自己、给虚空的关注才会被看似更引人注意的战斗风格夺去。

“赛场上的胜负又不可能由局外人投票来决定,那种名头没什么要紧的,”盖才捷补充说明道,“……如果比赛能赢的话。”

李迅用胳膊肘撑在桌上,双手捧着脸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说小盖你还真是成熟。

 

-3-

“成熟”是盖才捷所得到过最多次数的评价。扎实的功底和稳定的发挥,以及好几次力挽狂澜式的表现,无一不证明着他当得起这样的赞誉;而自从他登上赛场起,虚空战队也乐于为他创造施展拳脚的机会。

盖才捷起初以为这个位置并没有什么特别,直到有一天他偶然间瞄到李迅正在读的报纸一角,黑体字加粗的标题赫然写着“虚空战队的变化:新人抢班夺权欲上位?”,心中才不由得一凛。

“小盖你清楚的,小报记者喜欢乱说话的哈……”见报纸被发现,李迅慌忙想蒙混过去,正准备把报纸收起却被盖才捷按住了手。

“让我看看吧,我想知道别人会怎么看。”说着,盖才捷逐字逐句地读起了文章。

他清楚由于双鬼之间微妙的关系,虚空战队的内部竞争一直是媒体乐于捕风捉影的热点,可在此之前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这种报道的主角——原来自己的战斗方式,会给别人留下有野心的印象吗?

虽然自己没有类似的居心,也相信队长不会对此有芥蒂,但以防万一还是说明清楚的好。谨慎的盖才捷这么想到。可当他一本正经地站到李轩面前,向自家队长解释着自己这么打并没有故意出风头抢核心的意愿时,对方却直截了当地笑出了声。

第一阵鬼笑够了之后才开了口。“没有什么值得紧张的啊,虚空不会拒绝变化,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是吗?”见盖才捷满脸的疑惑还未散去,李轩冲着他眨了眨眼,“不如说幸好你打得这么稳,这个赛季的战术调整和风格磨合我们可节省了不少力气。在这一点上反倒是我们得夸奖你啊,小盖。

“况且我也不可能无限打下去,是得开始为战队以后的发展做打算了……”尽管两人的身高相差并不多,李轩还是抬起手来揉了揉盖才捷的头顶,“就像你看到的这样,虚空的大家都是很有个人特色的选手,因此尤其需要一个能够整合和调配好这些力量的中枢。到时候,这些前辈们可要麻烦你来接应了。”

盖才捷微微睁大了眼睛,无数的问题在他脑海里浮现,而又很快被新得到的答案压下去。半晌过后,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从那一刻起,虚空的驱魔师便已经有了觉悟——只做“帮手”还远远不够,他得是这支战队可以依靠的新的支柱,是在僵持甚至落后的局面中,能率先稳住脚跟进而带动全队的那个人。

或许他本可以像其他一些新人那样,安心去等待缓慢的成长期自然结束,但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容忍不作为的自己了。没有过多的时间可供挥霍,为了切实成为队伍前行的推动力,他所能办到的事情,只有成熟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4-

吃完午饭回到训练室,盖才捷一眼就看到队里的弹药专家、枪炮师、拳法家和守护天使全都挤在连接投影仪的那台电脑前,正嘀嘀咕咕议论着什么。

“哟,迅哥、小盖也来了啊,”唐礼升扭过头来,“正好,上次那个视频你们还要看吗?一起啊。”

“行啊。”李迅点头,“谁又想重温了,昊轩还是兆蓝啊?”

“刚才打开浏览器的时候就跳出来了,估计上次放的时候把页面锁定了。”

“这样啊。”李迅也挤了过去,“世明让一下,我看不到屏幕了……哎怎么还有开头广告呢……”

盖才捷站在原地,看着一群人在投影屏前忙忙碌碌。“又是那个视频?”他挑了挑眉。

当然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在虚空本赛季征程结束后,一段战队粉丝制作的比赛片段剪辑就在网路上流传,在众多荣耀粉中都得到了“催泪神作”的评价。在视频中的战场上,属于虚空的角色一个接一个地在无法避免牺牲的状况下倒下,场面既悲壮又苍凉。到最后,一片荒凉的原野中只剩下两个鬼剑士背向而立,剪辑者还在这里特意加了个画面逐渐褪色变灰的特效,再配上“胜败乃兵家常事,少侠请重新来过”的字幕和令人黯然神伤的BGM,简直是极尽煽情之能事。而由于大多数队员对此的表示是“看完只想加训谢罪谁用谁知道”,这个视频在队内的点播频率也相当高。

“小盖不喜欢这个吗?”李迅点击鼠标调整视频的播放质量,嘴上却是在对盖才捷发问,“虽然是挺致郁啦,我觉得做得很用心啊……”

“不是制作上的问题,”盖才捷认真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我们总不能一直看着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后悔啊……”

作为战队中的一员,他相当清楚队里这段时间的压抑气氛。和其他人一样,他当然也会为失败不甘、懊恼和悔恨,但盖才捷同时也明白,单纯为了弥补错误而行动,只是原地踏步而已;要前进的话,先了解到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他想要改变这个别扭的现状,就算一点点也好。

“那个,虽然这种话由我来对前辈们说可能有点奇怪……”他向电脑的方向迈出一步,“前辈,可以让我用一下吗?有另一个东西——”

正在此时,训练室的门被哗啦一下拉开。李轩举着手机站在门口,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跟你们说个消息,我收到国家队的邀请了。”

 

-5-

转眼之间,刚刚还挤在电脑屏幕前的那群人呼啦一下,全拥向了他们的队长。

“大新闻!”李迅第一个跳了起来,“这么好的事情,得好好庆祝一下的!队长太棒了!”

“国际比赛!”葛兆蓝的声线颤抖着,“队长我们等着看你为国争光!”

“能拿冠军就好了,不,国家队得是什么配置啊,肯定可以拿冠军啊!让外国人见识见识!”唐礼升激动得语无伦次。

贾世明倒是显得比另外几个人冷静,祝贺的话语里也多了几分打趣的意味,“队长,你这要是拿了国际冠军回来,可就是生涯一片无悔了……”

“哪能这么说。”李轩正色道,“就算入选国家队了,我也还是虚空的队长啊,国家队得冠军和虚空得冠军能一样吗?再说了,都还没和你们一起尝尝夺冠的滋味,就我一个人拿个冠军就跑了,这也没法问心无愧吧?”

“队长是说,虚空要是一直没拿到冠军,还是会有遗憾吗……”杨昊轩的问话声音有点弱,但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室内,听着却是格外清晰,“那,我们还有几年……还来得及吗……”

这话一出,似乎是被某个不愿听到的假设所触发,一瞬间众人脸上的表情都不自然地僵住了。看到其他人如此反应,本来安静地站在原处听着的盖才捷也是不由自主地咬住了嘴唇。

前段时间的低迷表现,已经严重到让大家的信心受挫的地步了吗?

破除这样的僵局,已经刻不容缓了——

“都围在这里呢?队长还没走不急着现在送别吧?”若无其事地拉开门,最后一个走进训练室的吴羽策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沉默。他的目光逐一扫过在场所有人的脸,接着投向了那片正显示着视频信息的投影屏幕。

“喜欢粉丝做的视频的话,今天又上传了一个新的,你们还没看过吧?”吴羽策说这话时望了李轩一眼,看到李轩点点头,便径直走到电脑前操作起来,“这个也挺好的,代表我个人推荐一下。”

当无比熟悉的前奏响起时,盖才捷先是一惊,随后慢慢勾勒出了一个笑容。

 

-6-

在镜头剪接和背景音乐的加乘作用下,原本在复盘时几乎看腻的战斗场面,此时也变得令人移不开视线。

葛兆蓝盯着屏幕上变幻的光影,方才为不知能否登上顶峰而变得苦涩的神色里,此时却多了一分宽慰。他见过那么多次全透明被对手的攻势掀倒吞没的景象,却未曾想到这个角色端稳步枪,毫不迟疑进攻时,朴实无华的战斗场面是如此令人安心。

再一次看到吴羽策那句罕有的呐喊“杨昊轩你到底在做什么”出现在队伍频道里,杨昊轩难堪得险些抱着脑袋把自己埋到训练室地板下去。但当他重新抬起头时,画面中半透明已用一记激光炮将敌人轰到空中,炮弹接连送出,应对坚决,操作精准,似乎要用作战中的勇猛来彰显自己不容轻视之处。

李迅惊讶地张大了嘴,又在叫出来之前及时捂住。鬼灯萤火在视频中出现的镜头,是在虚空急需换上治疗却无人可脱身时,那近乎自杀的舍命一击。唐吉诃德的固执和弃子争先的觉悟让他总是倾向于最决绝的选择,瞬间爆发的绚烂换回的是团队的一线转机。

同样是这么直观地面对自己的表现,唐礼升倒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偏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又回过去看屏幕。他的守灵者毅然决然地一步步挪向换人区,顾全大局,理智而果断;又在全队陷于劣势的紧要关头上场疯狂爆发,拼命将队友们从生死线上拉回。

最后在屏幕上出现的是赛后发布会的现场,面对记者“虚空还能走多远”的尖锐提问,李轩给出的是“虚空正在变化”的说辞。当所有人聚精会神地看着投影屏,不约而同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时,盖才捷觉得自己熬一整夜完成这个作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视频里的虚空,不是其他人作为双鬼的陪衬、只在角色死亡时充当悲剧中一环的地方,而是每个人都试图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为发挥最大效用而贡献力量的团队。虽然行动还显得有些笨拙,也依然无法掩饰各自的闪光之处。比起在他人的叹惋和自己的不甘中沉沦,这样实实在在的改变和进取才属于他所认识的虚空战队。

“虽然我不知道它的制作者是谁,”视频画面渐隐之后,吴羽策清了清嗓子说,“但我想应该感谢这个人。在暂时的失败中,他看到了虚空的努力和变化。我们应当相信,所有的改变和尝试都有其价值。虚空下一步的目标绝不仅仅是不重蹈覆辙,我们有能力做到更加出色。”

盖才捷又偷偷瞄了瞄周围的队友,果然发现每个人都抬起了头,新的斗志和勇气在各自的眼中燃起。

太好了,你们现在也是这么觉得了吧?

这只是改换道路过程中的一次小小跌倒而已。目标已经足够明确了,旅行者应该向往的,自然是更高处的景色。

 

-7-

最后,虚空战队以敲定‘队长请客吃饭’的指导方针作为国际邀请赛前全员非正式会议的结束,在晚餐时间之前全队继续进行正常训练。

“小盖啊,那个视频的背景音乐听起来很合你的口味嘛,好像是哪个童年回忆系列的动画片里的?”在队员们散开回各自座位时,李迅凑了过来,手臂自然而然搭上盖才捷的后背,“做成这种风格,要说是你的手笔我都信了。”

“那个BGM是DT里的进化场景插入曲,”对于李迅的怀疑,盖才捷有意无意地避开重点答道, “我觉得‘找到另一个自己,一定能展翅高飞’这种感觉的歌词,确实挺适合现在的虚空的。”

“那是……哎平时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啊,”李迅疑惑地看着后辈微微上扬的嘴角,“战队粉丝是老动画同好有那么值得高兴吗?”

“或许吧。”回完李迅的话,盖才捷向训练室里自己的电脑前走去,连步伐都不自觉地变得轻快了不少。

他知道终将迎来那么一天,曾经指引过他的前辈们会拍着他的肩膀,将这支队伍交付于他。而在不断流逝的风景中,他将站到战场的中心,为这份共有的希望和追求继续奋力拼搏到最后,再去寻找下一位梦想的传承者。于是离开到来转成圆环,周而复始。

他知道必须得有那么一天,他可以变强到真正与他将处在的位置相配,足以坦然扛起所有应承担的责任。他只希望自己能将队友们的心气和信念熔铸成最耀眼的结局,以比往昔任何时日都更有力的声音发出宣告——为了那唯一的荣耀,虚空从未停止改变。

不,不仅仅止息于改变。他现在已经能够确认了,这些人不会漫无目的、随波逐流,也不至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虽然有疼痛,有挫败,也跌跌撞撞走过许多弯路,或许还要面临不同的相逢和别离,大家的脚步却是始终执拗地指向前方目光所能及的远处。就如“踏破虚空”的公会名称所暗喻的那般,砸碎固步自封的枷锁,能寻觅到的将是全新的更好的未来——

虚空一直都在进化,连同这里的每一个人一起。

 

-END-

 

“哎我说,刚刚那个视频就是小盖做的吧?”

“怎么看都是他干的吧?他昨晚不是还熬夜了吗,就是为了这个吧。”

“年轻人还是图样图森破,这种小把戏我们做前辈的一眼就看出来了啊。”

“不过这也是小盖的心意吧?那家伙可是这么努力地给我们打气呢。”

“那就加油吧,你们可别输给后辈啊。”

“是!”“遵命!”

 

-FIN-


评论(8)
热度(40)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