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盖才捷@虚空]背运鬼

小盖生贺补档,占位的那篇被我手滑删掉了于是重发。

-口-突然发现一个严重bug只希望我改过来之前没有人意识到了OTL!数死早什么的只能怪我磨磨唧唧折腾得太晚……

最近我也是满背运的……下篇补小远的刷LUK(


-1-

虚空俱乐部机房,几个正选队员正围在技术部门口等待着什么。李迅扒在门框上从门缝往里张望,杨昊轩双眼紧闭嘴里不住念叨着各路神明保佑,唐礼升甚至在胸口划起了十字,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格外庄严肃穆。

过了一会儿,房间门总算被拉开,出来的技术员甚至还被凑太近的李迅惊得一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情况怎么样?”李迅可没管对方有没有被吓到。他问得急切,活脱脱像是手术室外的病人家属。

“抱歉,不过这种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技术员推了推眼镜,回到例行公事的口吻,“你们把卡还给小盖的时候跟他说下,青之驱的镰刀还要再等等。”

门外瞬时响起一片唉声叹气。装备更新慢一拍,角色就得比人家的弱一截,比赛中这样的差距只能靠更快更精准的操作来弥补不说,弱点有时可能还需要整个团队来分摊。青之驱又是目前虚空战队中能够主导全局的大将之一,这样的关键角色实在是不该委屈着将就的——然而谁都拿系统成功率没办法。

“第三把了喂。”唐礼升耸耸肩,“之前打鞋子也废了好几次吧,这两个月在青之驱身上烧的材料都够再装一个守灵者了。”

“要守灵者能站得住擂台还真想换你上。”杨昊轩郁闷地顺着墙滑坐到地板上,“都怪皇风那时候咱们队里下手太迟了。依人家技术部那经验值,不定青之驱能比扫地焚香还牛逼,再说要烧钱买人我们难不成还比兴欣穷了?早一步联系也不至于这样啊。”

“所以说,我觉得未必是技术部的锅,也未必是反应慢的锅。”李迅作碇〇令思考状,“这事儿没碍着咱们,全摊到了小盖头上,怎么看都起码有一半得赖小盖自己脸黑。”

 

-2-

“这个不算谁的错吧,”葛兆蓝出面来打圆场,“毕竟虚空以前也没有驱魔师的,小盖是第一个还打得这么好,问题是突然就有了的嘛。”

“这倒是。”李迅若有所思,“队长和副队第一次带小盖去见经理的时候,经理都是一张‘职业不同如何相爱’的脸啊。”

“这种事情迅哥儿你也知道?”贾世明提问。

“我那时候给队长送训练报告,看着他们带着小盖往经理办公室走了,就跟过去看情况了啊。”李迅顿了顿,“小盖那孩子我还是过过招的嘛,有印象的。”

第八赛季的大事无异于那么几件,叶秋退役孙翔接手一叶之秋,王杰希在新秀挑战赛上输给自己一手培养起的高英杰,唐昊以下克上击败林敬言。虚空的经理看在眼里,明白是时候该为战队的发展挑选继承人了——双鬼固然离退役还有些时日,然而两人年龄相近要离队肯定是前后脚,这种标志性的同职业组合打法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于是在经理的旁敲侧击下,虚空的招牌定期跑起了训练营,终于在两个月之后,确定下了“值得期待的新人”是哪一位。

虚空训练营不缺鬼剑,两个全明星账号至少有一个能敲定传承下来——经理本来是这么想的。看着面前站得笔挺的小孩,他随口问起来,“阵鬼还是斩鬼?”

“驱魔师。”吴羽策答。

“哦,好的……哎?驱魔师?”

于是李轩也笑起来,“嗯,驱魔师。”

“没开玩笑啊。”他补了一句,“小盖挺好的。”


-3- 

总之,暂且不论经理从“你们特么串通好了在逗我”到“好好好驱魔师就驱魔师吧”的思想感情转变,盖才捷就这样签下合同出了道。 

“说起来小盖这时候起就不怎么走运了吧。”杨昊轩挠挠头,“我本来以为我和兆蓝前辈的账号卡名字已经够不幸了,没想到还有小盖这个。” 

“我们的卡好歹是建队时就用起的,画风统一,”葛兆蓝接过他的话头,“小盖的就真的只能点蜡了。” 

要正式上场比赛,合用的账号卡自然是必须的,然而对于从未出过驱魔师的虚空,要打造这样一张卡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战队里翻找了好一阵,才挑出来一张技能点不错的驱魔师账号,交给盖才捷过目。结果角色刚读入,围观群众纷纷摆出了一副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毕竟,在连取名品味到职业都近似于阿飘的虚空,狂拽酷炫的驱魔师“青之驱”的存在,无异于人群中钻出一个大光头。 

“青之驱〇师……”盖才捷对着这角色名,以及明显是上传cos照合成的少年脸无语了片刻,“第五区的卡没这么古早吧。” 

“据说建这个号的小同志是个怀旧番爱好者。”李迅抓住时机插播情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都小事…… 用着舒坦就行。”盖才捷打开角色的属性面板看了看,又操纵着角色跑了几步挥两下镰刀,便退出了游戏界面,把卡交还给技术部作进一步的装备打造与调整。“只是,”他顿了顿,“我总觉得注意这张卡的人会比在乎我打成什么样的人多……”

而盖才捷初战当晚,游戏论坛里账号卡名称讨论贴和漫迷认亲楼的数量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其增长势头一度盖过了对新人的技术分析,这让李迅等人不禁慨叹,后辈的担忧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4-

“开始是这么一回事,后来观众也发现了小盖还是打得不错的啊。”唐礼升提出不同意见,“账号卡名字到底只是噱头吧。”

“然而最佳新人还是蓝雨的。” 李迅沉声道,“数据压根儿没差,居然输在了拼人气,真是失策。”

“讲到最佳新人的话,今年的唐柔外界风评不好吧……结果还不是技术秒杀。”贾世明托腮沉思,“果然还是只能说小盖生不逢时吗,还是说我的常识有漏洞……”

李迅瞪他一眼,“和叶修那边的人讲什么常识,毛病。”

“迅哥儿你不会还在记恨网游里还没出城就被叶修带人给灭了的事吧?等等……被莫名其妙反杀和被手杖戳菊花,两次碰上兴欣迅哥你的死法都不大漂亮啊,”杨昊轩嘴一快什么话都往外蹦,“该不会运气坏的其实是你,为了掩饰才提小盖来垫背的吧?”

“耗儿你碰上苏沐橙不一样是怕得要死。”李迅反唇相讥,“都说了,跟兴欣认真你就输了。”

“那是,叶修那伙人脸都不要了,这能玩。”葛兆蓝附和,“小盖那场个人赛前头打得那么漂亮,封禁符都贴上了,谁想到居然还留了换武这一手。新秀挑战赛我们小盖诚心诚意去邀战,居然一个GG就打发掉,这水也放得太不人道了,小盖那下失望得我都心疼啊。”

“是不是真放水我可不知道,换武器这种伎俩第二次就没用了吧,再打一场胜负难说呢。”李迅双手叉腰,“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还是觉得叶修有防着小盖的。”

“其实我觉得也是。”葛兆蓝点头,“职业威胁还是存在的啊,而且和小盖打很累吧,要时刻提防着露破绽。”

 

-5-

五人的讨论被一声彰显自我存在的轻咳所打破。齐齐转头望去,对面正是他们方才讨论着的主角。

李迅立马换上一脸假笑,声音却还有点发颤,“小盖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

“从你们说账号卡名字开始。”盖才捷淡然道,“现在可算领悟到自己运气有多背了。”

清楚聊天的内容已经被全部听光没法扯谎,李迅将前辈的魔爪伸向盖才捷的头顶,企图以顺毛大法蒙混过关。盖才捷作势抬起手臂挡住。

见盖才捷还在和自己打哈哈,李迅的作死精神又开始蠢蠢欲动,“盖啊,我说你这驱魔师连自己中的邪都搞不定,还能更不靠谱点吗?”

盖才捷面不改色一本正经,“有一种原理就是把附身在别人身上的恶魔引到自己身上来净化的啊,奉献自我保全他人嘛。”

“太崇高了。”李迅无言了好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哪来的设定?” 

“F〇te/hollow ataraxia。”盖才捷无辜地眨了眨眼。 

联想到游戏里的“净化”方式,李迅禁不住打了个寒战,继而作痛心疾首状,“小盖,我诚挚地建议你少玩18禁游戏,这玩意儿影响世界观。” 


-6-

盖才捷的眼睛转了转,又回复到平日的认真神色。李迅发觉自己的手腕正被对方握住,缓慢地从额前放下,落回身侧的位置。

“账号卡和装备的问题不那么好解决,我都知道的。可是我早点变厉害了不是更好吗?实力提高了还会保持下去啊。”虚空驱魔师的声线是一贯的澄亮,从内容和长度上来看姿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坦率,“有时候可能要辛苦大家……可我相信队里没有谁真的介意这个的。”

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接着听他说下去。李迅甚至有点恍惚,这种时候捡到名为“后辈的心声”的稀有掉落,运气会不会来得太突然。

“最佳新人没选上我也没有不服气,瀚文确实有很多地方比我做得要好。如果我有表现得特别出色,也不可能有关注度不够这种问题啊。再说了,最佳新人只是个名头而已,什么都不能决定的。队里的收益也好,我自己能得到的东西也好,都是打赢足够多的比赛就可以换来的吧,还是这边比较实际和要紧啊。”

“至于没能再和叶修前辈好好打一场我是有点遗憾……但叶修前辈退役了也还有那么多对手等着我们啊。能和各种各样强大的人站在同一个赛场上,这就已经足够好了。”

“你们说的这些事情,其实我都不怎么在乎……但是,谢谢各位前辈替我在乎了。”说着,盖才捷向着面前比他年长不了多少,却以前辈的身份自居关心着他的人们重重地点了点头——或者说,幅度很小地鞠了一躬。

接着,他又清了清嗓子,朗声而又诚恳地说道:

“所以——我才不是什么背运鬼呢。打荣耀挺好的。虚空挺好的。真的。” 


-FIN-

 

提到的ACG梗: 

碇司令——EVA里那个双手相扣眼镜反光的画面各位应该很熟悉,然而三个字的梗我还要糊掉一个也是没事找事……

青之驱魔师——这个都知道就不再多说了,在全职的时间轴上应该也是老动画了吧。 

Fate/hollow ataraxia——小盖这里指的是里女主卡莲,然后月世界的净化和补魔一回事……另外月姬的巫净家记得也是类似的设定?不过“牺牲”的意味没有那么重的体现所以这里没用。  


顺着自己对小盖的想法和脑内各种奇奇怪怪的梗乱七八糟地写到这里,谢谢你能看完。

评论(6)
热度(151)
  1. www魔法帽洛奇 转载了此文字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