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全职/邹远中心]Matricaria Chamomilla

已经痛定思痛地接受了自己总是赶不上预定时间发的这一事实,然而迟到了这么多也要蹭生贺tag(要点脸

私设莫楚辰八期生。


-1-

那段时间他总是做梦,反复做着相同的那几个梦。

有时是独自一人在幽深的洞穴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钟乳石尖端的水滴不断重复着落下与再凝结,敲出机械而沉闷的背景音。渐渐地通道越来越狭窄洞顶越来越低,身体被有限的空间压迫成匍匐的姿势,然而却始终未得见那应有的一线光亮。

有时是身陷一片水草蔓生的沼泽地中心,泥浆裹起双腿,缓慢但却无法阻挡地将整个身体往下拉扯。拼命挣扎只会沉得更快,呼救的声音也传不到岸边,如何努力都是徒劳,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地滑向注定的结局。

更多的时候,是在升向高处的台阶上,急切而无措地奔跑着。周围只有白茫茫一团云雾围绕,即使越过透明的阶梯也看不到最下层究竟是何等景象。但他来不及去看——不赶快往上走的话,方才支撑着自己的阶梯面就会破裂成碎片,不复存在。这样的攀登使得他疲于奔命,终于在踏到某一级时一脚踩空,瞬间失重,坠落向那不曾见也不曾想的深渊。

然后,邹远便在百花宿舍自己房间的床上猛地惊醒。黑暗的空间加上仰卧的姿势,让平日见惯的天花板都显得高远了几分。

无心继续睡眠,他爬下床走出房间。在虫雀都噤声的寂然中,一眼就能望见的是走廊尽头那扇紧闭的门。

或许他本来应该在那里,取代某个可能不再回来的领军者。然而事实却是,这间屋子目前并没有任何主人。


-2-

无论崇不崇拜张佳乐,他都是现在联盟里最好的弹药专家;无论喜不喜欢百花缭乱,它都是目前最负盛名的神级弹药账号卡。

邹远已经忘记了,当初自己接过百花缭乱的时候,双手的颤抖里究竟有没有蕴含过哪怕一丝欣喜。他只记得自己惊慌地扭头去看张伟——刚得知张佳乐退役的那一刻,他本以为队长头衔会移交给这位百花现役职业选手中资历最老的前辈,然而张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说小远你知道的,弹药专家才是百花的队长。

但那是张佳乐啊,自己怎么可能做到张佳乐那样。他在心底呐喊着,这样的声音却说不出口。恍恍惚惚地走出会议室,同期出道的唐昊正倚在门口等他。

“百花缭乱?”

“……嗯。”

“好好打。”

“……我试试看吧。”

后来他硬着头皮上场和唐昊轮流守擂,和张伟一起勾勾划划制定出场名单和团队战术,以及拼命拼命去效仿张佳乐的风格,从场上的决策到行事的作风,一点一点承担起“队长”该做的任务。一切似乎寻求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百花摇摇晃晃地继续着这赛季的征程。

可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直接看到回报,过程辛苦结局也未必就有改观。他怀疑过自己的无能,也想过自己目前的位置换一个人来做会不会更好,无论是张伟,抑或是唐昊。然而正如张伟说的那样,百花的队长和核心应该是弹药专家,百花现在能找到的最好的弹药就是他。他别无选择,也不能逃。

何况他也明白,无论有什么不得已的借口,百花这支队伍也承载不起再有谁逃跑了。

虽然对未知的前路本能地感到没有着陆点的恐惧,他还并不想放弃。


-3-

会从比赛情况分析讨论选手情况的,除了队员们还有观众。

战队主页的留言板和已认证的微博账号没有办法取消,邹远不可能不清楚,“菜是原罪”这句从网游时代就已听惯的说辞,如今已经成了指向他的剑刃。“远妹尽力了,输了不怪他,你说他不行,你行你上啊”成了微博评论区时常出现的调侃,而留言板上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则是“都打成这样了张佳乐怎么还不回来”。

本就是发挥程度会受压力影响的类型,或许他不应该让这些杂音影响到自己分毫,但对负面评价保持心态这种事情,并不是随便说说就真的能做到的。起初,是无法避免地看到;后来,则是无法克制住自己不去看。

直到某一次他坐在训练室里却忍不住去翻网页,点开好几个窗口正看着却没有意识到身后来了人。接着鼠标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一把夺过,一排浏览器页面被刷刷几下全部关掉。

“你看这些干嘛。”那如同压抑着某种怒气一般的声音,只可能是唐昊的。

邹远回头,“可是……”

“你别管他们。”唐昊强硬地打断他。他看着对方拧紧的眉毛愣了半天,才讷讷地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份别扭的关照。

其实他都知道也都记得的。擂台赛下场时唐昊会生硬地去和他击掌说“交给我吧”,记者会上那些尖锐和咄咄逼人的提问张伟替他挡掉。只比他长一岁的朱效平摆起前辈的架子,在每一场的失利后拍着他的后背表示“胜败乃兵家常事,少侠请重新来过”,就连这个赛季刚出道的莫楚辰,都学会了在团队赛复盘时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温暖和酸涩一齐堵在喉头无从咽下。他是这个队伍的一份子,还有人在乎着他,还有人保护着他。

即使他未必能完成他们的期待。


-4-

“对不起……”他喃喃自语着又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都埋藏进了百花缭乱的光影里。

这里是全明星的舞台,表现平平的自己本不应该属于这里。在战战兢兢踏上台之后,看着身前百花缭乱的投影威风凛凛的姿态,邹远的脑内只余下这么一句话。

对不起谁?对不起百花缭乱这个曾经辉煌的神级角色,对不起为了看到百花缭乱而用选票把自己砸进全明星的粉丝,对不起把这个角色交给自己却没有收获与全明星相当的表现的战队?或许都有。

刺眼的灯光在视野中人为制造出一片空白,眼前又依稀出现他最后一次见到张佳乐的情景。

张佳乐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和平时出门时一样穿着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单肩斜挎包被他背到身后,那时邹远看到他下楼,还以为对方只是去买点东西就回来。“队长。”他自然地招呼了一声,向楼梯口走去,却又敏锐地察觉到张佳乐的反应不对劲而停住脚步。

“小远……”他看着张佳乐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对他说什么话,然而声音太轻距离又太远,他分辨不出对方吐出的究竟是哪几个字。待到他走近几步想要确认时,张佳乐已经毫不迟疑地转身下了楼梯。

队长到底说了什么?算了,明天队里就要集合了,到时候再问吧。他这样想着。

然而第二天的早上,战队经理便在办公桌上发现了张佳乐压在第七赛季合照下的退役申请书。在那之后来自战队的压力让邹远几乎喘不过气来,每天勉强支撑着自己站住脚跟就已耗尽心力,根本腾不出空当去思索其他。

直至现在,站在全明星的舞台上头脑放空的一刹那,他才模模糊糊地想到,当时张佳乐没让他听清的那句话,可能就是“对不起”。


-5-

百花这个赛季的征程,最终止步在了季后赛之前。

季后赛的第一场开始时邹远正一个人坐在放映室里,眼睛盯着屏幕上不属于自己的刀光剑影却找不到焦点。明明在张佳乐退役之前,总冠军才是他们的目标,如今却落到季后赛都挤不进的地步,这只能说明自己的能力实在有限。

在别人的口中,他是幸运的:坐一赛季板凳就上手百花缭乱,靠职业当上队长靠角色进入全明星。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与实力不相当而强加于身的“幸运”,根本算不得是好事情。被重重事态挟持着没有任何准备地走完了一整个赛季,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能得到:足够的经验也好,真正的勇气也好,惶惑而茫然的他什么都没有。

或许他有才能,或者说,被相信过有才能,但在这样沉重的负担下,他根本无法给出正面的应答,来证明给予自己的期待是正确的。而即便不论张佳乐的阴影,就是与唐昊的风光相比,他也显得如此渺小。

似乎他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只剩下不曾落荒而逃。

就算手心渗下汗水,就算双腿打颤,至少他没有低头认输,一次也没有。


-6-

邹远其实隐隐约约猜得到经理要说些关于什么的事的,在他又一次被叫到办公室之前。

昨天他才把扶持着自己,同时也是真正扶持着百花走完这个赛季的唐昊送上去N市的飞机。自从唐昊在新秀挑战赛上,用他那个距离顶尖角色尚有差距的流氓德里罗实打实地击败林敬言手里的唐三打时,他就知道唐昊要走。唐昊的才能当得起更好的角色和环境,习惯了以弹药专家为核心的百花给不了他这些。把唐昊强留在百花,无论对唐昊还是对百花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唐昊在的时候战队的成绩就已经不够出色了,再失去这个重要的正面攻坚手,百花下个赛季该怎么办呢?怀疑着可能出现的情况在脑海里走马灯似的迅速滚动过一轮却哪个都不愿去细想,他有点儿如坐针毡,只好安静地等候着队里的发落。

接着,他等到的结果让他的肩膀猛颤了一下。“百花缭乱队里决定卖给霸图了。那张卡也不太适合你。”

犹如穿越风暴的外壁抵达的会是平静的台风眼,在一瞬间的极度慌乱与失落之后,他的心情却进入了不可思议的镇定。果然到了这一步啊,队里这是要舍弃自己了吧?自己上一赛季的表现确实并不出色,身在核心位置却只有迷茫和挣扎,会变成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然而经理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些微妙变化一样。“所以我们拜托技术部重新弄了一张,应该明天就能交给你做最后的微调。还有,蓝雨的于锋我们要过来和你搭档了。之前就有想法不过事情没定下来,现在都接洽好了才好跟你讲。”

“你愿意的话,队长也可以交给他来当。”


-7-

新打造的账号卡名叫“花繁似锦”。而这一次邹远接到卡时,愣神了半刻才点点头,感叹了一句“名字真好”。

这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角色,是真正属于他的账号。他的拇指摩挲过卡片的边缘,满满的都是爱不释手的心情。百花缭乱卡面上的磨痕和划口,这张崭新的卡上全都没有——他再也不用背负那些过去的荣光与伤痛,只需要重新开始回归到他自己的做法。

渡过了一个赛季的浮浮沉沉,他都以为自己要被战队抛弃了,然而现实给出的答案却比他所想象到的还要更好:新的账号卡在自己手中,新的搭档在来的路上,自己终于开始作为“自己”而受到了重视,而不是被当成某个人的复制品。苦涩与苦涩与苦涩之后终于等来了回甘,释然和喜悦都仿佛不真实一般。

他从没有妄想过自己真的可以毫不动摇支撑到底,反倒是无数次猜测了自己会不会在何时再也坚持不住而崩溃。而现在的他是如此庆幸,哪怕在泥泞的道路上摸爬滚打得再狼狈都没有真正放弃。直面过的都以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曾经几乎将信心消磨殆尽的巨大压力,到了回想时却成了豁达的缘由。

——毕竟连最不擅长处理的境况,都这样咬紧牙关挺过来了呀,最艰难的日子大概已经结束了吧。或者说,即使前方再有什么阻碍,有过这般经历的自己都不用太害怕了吧。再坚持一下下应该也是可以的,再变强一点点说不定也能做到了呢。

于锋来的那天下了点小雨,涤净浮尘后的空气变得愈加清新,天光却依然明亮。邹远下了楼站在门口撑起伞,等待着经理带百花新加入的狂剑士出现。

感觉到雨滴下落的间隔越来越长继而完全消失,他放下雨伞,看着他未来的搭档朝向他一步步走来。金色的阳光破开云层间的狭缝洒下,轻柔地披在他们的肩上。

自己果然还是幸运的吧。迎着太阳,他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Matricaria Chamomilla·FIN-


题目是德国洋甘菊的学名(没错我wiki到的),花语“苦难中的力量”。感谢草儿高大上的植物拉丁文名取标题大法。   

评论(8)
热度(69)
  1. www高英杰的魔法帽 转载了此文字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