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英杰×乔一帆]storytelling·sugar sweet raindrops

手机终于能用了,泪流满面望天备份中。

感受了下最近的生态,觉得也是时候来攒点人品值了(扯大脸)……没有剧情,强行发糖。

写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现在会如此热爱这个校园背景,合掌感谢 @木偶阿卡 。


-s+1-

徒劳地将书包举过头顶,乔一帆有点儿后悔刚刚讲座结束时没有在报告厅多停留一会儿。如果毫无预兆地下起雨的那一刻,自己是在室内而不是在路边,情况也不会有当前这么尴尬。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是答应了别人去见他——想到这里,伴随着雨水突然而至的郁结似乎又被升起的期待心绪给冲散了。明明与对方也有过朝夕与共的时日,见面的次数有那么多回,可每一次有机会却依然不想放过,从来不会觉得倦怠,这便是感情的奇妙之处吧。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找个避雨的地方。乔一帆望了望四周,这是在学校的侧门口,道路边只有两列新栽的树木一字排开,起不到什么遮蔽的作用,那么唯一可以倚仗的,就只有门拱下的一小片空地了。虽然地方不大,但所幸没有其他人停留,于是乔一帆换了只手来举顶在头上的书包,小跑几步在越来越密集的雨丝中冲了过去。

——不,并不是没有人。或者说,在那里的并不是“人”。直到跑近乔一帆才发现,三四只猫咪正在那处毛茸茸地挤成一团,把雨水尚没有淋到的地方占满了。发现有人过来,其中一只抬起头来“喵”了一声,把自己的身体往同伴们挪了挪,又让出一个小角来。见此情景,乔一帆不禁笑出声来:不同物种之间进行的体格估计果然存在偏差,喵星人好心腾出来的一点缝隙其实还不够自己落脚的。

可是辜负了它的心意似乎也不合适。乔一帆想了想,有了个好主意。他将书包放下背好,蹲下身子抱起刚才那只让位置的猫咪来,弓着背走进了它们的避雨地。另外几只猫也没有对这个侵入者表现出反感,而是亲昵地靠到了他的脚背上。调整了下手臂的姿势让猫咪能够窝得舒服点,乔一帆带着笑意和它静静对视起来。

这样的话,好像等的时间再长一点也没有关系——也不会太长的,他知道的。

突然,怀里的那只猫不安分地扭动起身子,竖起耳朵望向前方又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紧接着挣脱出他的怀抱,敏捷地跳下来在早已被雨水淋湿的地面上轻巧地着陆。

随着雨滴击中水洼的回响有一部分被“啪嗒”声所代替,某种预感应验的泰然感盖住了小小的讶异。跟着抬起头来,在漫天雨帘所笼罩的景色中,他注视着刚才的猫咪飞快地跑进了一把正向他移来的伞底。

接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每次听到都会让自己表情放松的声音在面前响了起来。

“——久等了。”

 

-s+2-

他所等待的人此刻正站在眼前笑盈盈地看着他,手上举着的雨伞也朝着他的方向倾了倾。然而乔一帆在原地站了片刻,也没见对面那人有任何再拿出一把伞的意思。

“英杰?”他试探着唤出对方的名字,“你只带了一把伞?”

“嗯……”高英杰习惯性地微微低着头,乔一帆却莫名觉得他的眼里写着“计划达成”这么几个字,“一帆不介意和我一起打的吧?”

原来如此——明知故问。乔一帆笑笑,又向高英杰那边靠了靠,肩膀与他的轻轻地撞了下。也许是个性和习惯上的差异使然,高英杰在这方面的主意总是比他要多不少,不过对方也从未埋怨过自己的后知后觉或者说迟钝,久而久之也培养出了相处间的默契。对自家恋人种种的细小甜蜜心思乔一帆向来不作揭穿,只是不着痕迹地接纳对方便会展现出压抑不住的雀跃表情,此般程度的坦率一直以来都让他相当受用。

高英杰显然是早有准备,撑着来的是把结实的大伞,伞下的空间足够两个人共用。仗着高中毕业之后有所放大的身高优势,乔一帆自然而然地从对方手里接过伞,随后又回过头去,扬起另一只手向着刚刚围绕着他的几只猫咪挥了挥。正想要离开,却发现身边的人还盯着猫咪站在原地。

“唔……”似乎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高英杰的表情显得有些困惑,“它们里面有一帆之前拍给我看的那只猫吗?”

“不在这里啦,”乔一帆答他,“那只猫基本上只在宿舍底下出现,你想看的话等会去找找看好了。”

“这样啊。”高英杰挠挠头,又小声嘟囔起来,“每天都能见到……真好呢。”

乔一帆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继而哑然失笑,“以后也会有的,用不着羡慕的啦……”想了想,补上了一句,“要是你说的是猫的话,到时候再养一只?”

“嗯,”高英杰点点头,语调又回到乔一帆所熟知的轻快,“那就考虑一下吧。”

 

-s+3-

高英杰此行是来开学术会议的。有个多校合作的项目这几天需要验收,导师又恰好在国外,就指派了参与这部分工作的学生给顶上出席名额,高英杰就是其中一个。虽然听起来要紧倒也不是什么繁重的工作,高英杰自然也乐意匀出些空闲来和乔一帆在一起。

虽然目前还是大三的本科生,毕竟是竞赛保送的扎实根底,早在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高英杰就已经进入实验室开始了工作,再加上相当出色的头脑和认真踏实的处事风格,没用太久时间便成为了实验室的主力之一。导师出国交流时,甚至把几个新来的研究生都交给了他,让他来负责安排任务。

“英杰和研究生学长相处得怎么样?”乔一帆随口问他,“他们是不是也觉得英杰很靠谱?”

“大概是……什么嘛,”与中学时代相比,多出的时间和经历都已让心性淬炼得更加成熟,举手投足更能放得开,又是在最了解自己的乔一帆面前,此时的高英杰已经可以轻松地打起趣来,“我可是他们的代理老板啊,当然得觉得我靠谱,而且确实也要靠谱才行吧。”

“好啦好啦,英杰很厉害,我都知道的。”乔一帆笑着接下他的话头,还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他故作孩子气一般略微鼓起的脸颊。

他是站在离高英杰最接近的位置去观察对方,这种程度的自知之明乔一帆当然具备。而这也让他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天才”并不是浪得虚名:自己的恋人是真的拥有足以于他所在的领域闪耀的才华,以及即便是比常人腼腆温和更多的性格也无法掩盖的,对能力恰如其分的自信与自豪。如同晴朗夜空中满月的辉光,不需刺人眼球就已足够熠熠夺目。

最好的朋友兼现在的交往对象是如此优秀,乔一帆一贯都对这样的高英杰有种由衷的骄傲感受,同时也暗中期盼着自己可以成为能与之对等的人。当初即使高英杰本人给予他全然的信任,对天赋或技能的高下丝毫不曾介意,他也希望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闪光之处。而在一步一步的抉择和磨炼之后,他真的踏上了全新的道路。

乔一帆同样也记得,之前一次聊天时话题转到他自己的专业方向,忍不住多说几句之后高英杰那发自内心的感叹,“感觉一帆……嗯,怎么说,比以前更有气势了?啊,我不是说过去的一帆不好……”对这样的评价,他竟感到十分平静。只是选定了一个目标去努力的他从未刻意设想过去改变自己的气质,然而变化却的的确确地发生了。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蕴意。在各种不知不觉之间,他们都已经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s+4-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来到乔一帆的学校,不过之前的行程安排里时间都有限,这大概还是高英杰第一次好好地观察乔一帆所在的这个校园。带着高英杰在学校里转了大半圈,看着对方好奇地打量各种自己已司空见惯的建筑和植物,乔一帆也有种奇妙的愉悦和成就感。

“这里是?”顺着一条一侧是树木一侧是河坡的道路往里走了一段,高英杰似乎发现了什么,转过脸来问乔一帆,“这一段的树好像和别的地方选的品种都不一样……树龄也要大一些,感觉有在特别用心呢。”

“啊,那大概是因为,这里就是那个每所学校都有的……情人坡。”被无意提醒了才想到所处位置的意义,快速地把这句话说出口,乔一帆依然感觉耳根有几分发烫。明明从告白的时刻算起也已交往了好几个年头,一旦彼此“恋人”的身份突然被强调出来,还是本能地有些许不好意思。

“这样啊……那,我们……”高英杰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环视了一圈眼前的景色,然后仿佛给自己下什么暗示般的重重点了一下头,继而伸手握住了两人撑着的伞柄,略带强硬地将伞面往下扳。乔一帆本想出声提醒他“都挡住前面看不到路了”,脑里却突兀地连接上了其他的可能性。

雨点还在淅淅沥沥地飘着,在乔一帆的视野里,压低伞面挡到两人身前的高英杰扭过头来,发顶沾上了几粒细小的水珠。他的呼吸有几分急促,脸色也一片潮红,眼睛却还不住地看着自己的方向。那里面盛满了再清楚明白不过的,深切而绵密的情绪,它们正在缓慢地往外溢出。

……果然是这么回事啊。他决定先什么也不想,就这样深吸一口气,牵对方没拿伞的另一只手过来握住。

然后借着雨伞的遮挡,探过身去,闭上眼睛。

 

-s+5-

雨不知是何时完全停住的。路旁被雨水冲刷过的叶片褪去浮尘,显露出新生萌发的青碧色泽,地面探出头的草尖也挂上了水滴,在清朗的天光下折射出极细碎的光点。微风掠过波光粼粼的水面,吹拂向郁郁葱葱的树林,自然和泥土的清新气息在空气中弥散,所见之处都是一副翠意盎然的景象。

伞面湿透的三折伞被胡乱卷起握在手里,而另一只手属于不算宽厚却温暖得令人安心的恋人的手掌。两人就这样低头不语地走着,虽然彼此都沉默氛围却依然是舒适与甘甜。

“一帆,”过了一会儿,乔一帆听到身边的人轻声说,音调里埋藏了小小的期许,“我下个月的前两周,可能会比较轻松……”

“所以要不要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春游?”


-sugar sweet raindrops·FIN-


评论
热度(75)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