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全职/刘小别×卢瀚文][ABO]Focus4~6

柏清哥戏份好多啊。

现在说可能会有条乔高副线是不是已经太晚了……大概没别的CP,懒得塞(

又回头看了下,感觉标题里写ABO简直是诈欺。

前文


-4-

刘小别本做好了会被队长训斥一番的思想准备,但当他终于回到微草的座位区坐下时,王杰希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又望向了台上,许斌也不过是微微皱着眉向他咧了咧嘴角,反倒是队里的治疗用热情的问候迎接了他。

“鳖儿牛逼了哈,刚黄少天还冲你——指着呢。”袁柏清顺势比了个中指举过头顶,“那表情,啧啧,超精彩的。”

“知道啊,”刚刚漂亮地赢下比赛,又痛快地回击了跑来宣战的小鬼,被同期小伙伴通报了好消息的刘小别心情甚好,“刚在百花那边远妹跟我说了。”

“教训了他们新人又来对他不客气,那货估计意见大着呢,能把他气成这副德性,我只能说一句话——干得漂亮。”袁柏清兴致勃勃,“话说回来,殴打小朋友爽吗?”

“爽。”刘小别没理会他话里的调侃意味,“打赢了爽,又是揍蓝雨的人,怎么不爽。”

“人家还惦记着网游那时候对你胜之不武呢才挑你打,你这前辈还真是够不领情的。”见刘小别的反应如此直白,袁柏清索性吐起槽来,“下手那么狠也不照顾下小朋友,到时候被幻影无形剑捅出了心理阴影多不好。”

“要真输给小鬼头了,我也很丢面子啊。再说了那是蓝雨该担心的问题,比赛里头没人有让着他的义务吧。”刘小别懒懒地回应着,“都是职业选手了,这种程度的觉悟怎么可能没有。”

竞技不是儿戏。因为对手的年龄、性别等游戏之外的理由而对其轻视,甚至做出退让,只是傲慢和自以为是而已。而抱有希望能因这些东西而受到优待的态度的侥幸分子,更是根本就不适合在职业圈生存。

不过看起来,那家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啊。刘小别暗自想着,脑里又浮现出之前卢瀚文在台上“特别想和刘小别前辈分个胜负”的说辞,以及方才偶遇时对自己真诚的赞扬,还有那有些幼稚和冲动,但却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意表达。

也许是因为同为剑客有着同样近乎侠道的执著,他完全能够理解卢瀚文不满足于用看似卑鄙的小手段“取胜”,希望能以真正实力一较高下的心情。但是输还能输得这么坦荡而毫无芥蒂的人,想想他似乎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明只是个小鬼……倒是个不简单的小鬼呢。


-5-

刘小别拎着一袋饮料回训练室时,正看到高英杰关掉屏幕上的游戏窗口,坐在原位做起了手操。

“小高,给。”刘小别从袋子里挑出一罐热奶茶搁到高英杰桌上。B市寒冷的冬季里,热饮一直是战队里的畅销品,然而离训练室最近的自动售货机都在食堂门口,大家轮流去带全队的饮料回来已经成为了近期的惯例。

“啊,谢谢小别前辈……”高英杰回答的时候仰起脸来看着他,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停下来。这个略生分的叫法有点来头,这位有礼貌的后辈本对所有的前辈都以“哥”“姐”称呼,但在对袁柏清喊出“柏清哥”让刘小别笑话了他一个礼拜之后,对两人的称谓便统统退一步变成了“前辈”。

“用不着。”刘小别放下饮料瓶后,便默默退后了一步。虽然极淡,但凭借着Alpha敏锐的感官也能发觉,此时高英杰身上缠绕着清新而微苦的气息,标志着Omega的特殊时期。

高英杰是微草唯一的Omega,也是微草将来的队长。在性别可能产生弊端、性格也尚需锤炼的状况下,这一点也被众人所承认和接受,只能说明这些问题都无法掩盖他的才能。得益于高英杰的存在,刘小别也更深刻地领悟到了对待Omega的正确方式,包括克制、尊重和同理心。即使在宣传语中抑制剂和其他卫生用品的使用已极为简便,在身边真正有朝夕相处的Omega存在时,刘小别偶尔还是会不禁默默感叹起,作为Alpha的自己已经称得上幸运。

站了几秒钟,刘小别才回想起自己之前想提的问题。“刚刚队长叫你去帮忙抢BOSS,后来怎么样了?”

“抢到了呢。”高英杰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开始的时候还和卢瀚文打了一会儿,不过后来他就被兴欣那边的人缠上了……”说到这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头低了低又重新抬起,表情依然是笑着,却似乎并没有刚才的明快。这样的细微变化自然没有逃过刘小别的眼睛。

“唔……”刘小别挠了挠后脑勺。他明白高英杰在想什么,但也本能地觉得现在开口追问太尴尬,只好接着前面的话题继续说下去,“卢瀚文怎么样?我记得你上一场团赛是和队长一起把他打爆了吧?前阵子全明星赛……啊你们没打成。”全明星的对决里虽然微草和蓝雨毫无悬念地被划到了不同的分组,但在出场的顺序上,高英杰和卢瀚文还是错过了。

“嗯……说起来有点遗憾没对上的。”高英杰轻轻点了点头,“感觉他现在又厉害一点了……打起来更棘手了。”

“这么快?”刘小别有些讶然。他清楚蓝雨会选择这么早就让这小孩出道,想必是认定了他的发展潜能将在职业赛场上被迅速挖掘出来,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能让高英杰意识到变化,卢瀚文这家伙或许要比之前他所认为的更难对付。

“给我的感觉是这样……”高英杰斟酌着表达,“对了,之前忘了问的,小别前辈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要挑战你吗……他是在把你当竞争对手?”

刘小别一时语塞,脑海里几乎都要回响起卢瀚文从背后追赶而来的足音。即使尚显幼小经验也浅,野兽也依然是野兽,有着锋利的爪子和尖锐的牙,还有眼睛里亮起的,还从未溃败过的最初的斗志和信心。更可怕的是,幼兽还在迅速地成长,除了性别分化这个还未确认的关卡,每一次的战斗也都可能成为他所汲取的养分。随着时间前进,作为敌人的他只会变得越来越强。

原来被对手盯上是这样一种体验吗?那么不快点跑起来的话,真的要不行了。


-6-

毕竟是本赛季最受人瞩目的新秀,又是经常被拉来和高英杰比较的对象,对于刘小别来说,卢瀚文的消息根本用不着打听就能撞进耳里。

之前撞上新秀墙的卢瀚文表现有所回升啦,卢瀚文在记者招待会上又有了大方机智的应对啦,卢瀚文开始在职业群里找人约战了啦——最后一点刘小别是不想知道也得知道。

不知蓝雨是不是有靠私下约战来了解对手或者提升自己的传统,当黄少天带着卢瀚文在选手大群里刷了满屏时,刘小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当然这种毫无公德心的行为很快就以被管理员禁言而告终。在此之后,理所当然地,仗着黄少天管理员之一的身份,蓝雨的大小剑客把阵地转移到了剑系选手群。黄少天还挨个把在线的人圈了遍,刘小别首当其冲。

思考了片刻,刘小别在屏蔽消息和接受战斗之间选择了后者。竞技场这地他也没少和七期小伙伴们下过,自然是不存在什么抵触情绪,何况比起无意义的消极抵抗,他还更想看看现在的卢瀚文到了什么程度。毕竟摸清实力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双向的,而比起已经在职业赛场摸爬滚打了三年的自己,也是还在新秀赛季的卢瀚文更值得研究,想想还算是个不亏本的买卖。至于给卢瀚文刷经验值,刘小别倒是想得开——选手随比赛经历的增长变得成熟是难免的,该来的总是会来,这种事情他上不上结果都会是一样,还不如自己来找找手感释放手速,顺便还能得对面一个人情。

双方的小号在竞技场一来一去战过几轮,几乎有些变成日常训练的意味。虽然在使用同等装备的小号时,刘小别依然明显地胜多负少,但他也愿意承认,卢瀚文确实是值得空闲时去打个一两局的好对手。战斗过程酣畅淋漓不说,就算连输也不会置气,完全没有多余的事情需要担心。

“又是竞技场,又是卢瀚文?”不知道第几次瞄到刘小别的显示器投出相同的画面,袁柏清重重捶了一下他的肩,“教别人家小孩做人就这么玩不腻啊?”

“圆白菜你个奶妈懂个屁。”刘小别回头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可是冲我来的,不看着点怎么行。”时至今日那句“你迟早会被我打败”还依稀在耳边,而总算是翻过新秀墙的卢瀚文现在的作战水平,也让刘小别意识到自己的在意并不是杞人忧天。虽然竞技场里的胜率还没有多少变动,但刘小别能看出来,卢瀚文有好几场都在拿他尝试新改良的技巧。这让他有几分惊讶,同时又庆幸起一开始没有拒绝卢瀚文的战斗邀请。不然到下次正式比赛,对卢瀚文的错误估计又可能成为失败的缘由。

“我怎么觉得是你冲人家上起心了呢……”站在刘小别身后,袁柏清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又小声咕哝起来。

然而早已戴好耳机迅速投身于下一场战斗的刘小别,似乎并没有听到来自同期队友的这么一句怀疑。


-TBC-


评论(9)
热度(99)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