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英杰×乔一帆]storytelling·step by step

计划外突发的一小段,与其说是番外不如说是同背景的衍生物吧。

storytelling停在那里就很好了,这只是可能出现的发展之一。

在我的理解里这是个TRUE END,不过似乎依然是甜得不要不要的……


-t+1-

一晃眼已到了玉兰花开的时节,乔木的枝干还是光秃秃的不见绿芽,白色粉色的花却是大朵大朵地缀在枝头,花瓣向四周柔软地伸展开来,簇拥成一片早春特有的云霞。

头脑由于药物的效用还有点昏昏沉沉,高英杰在枕头旁边摸索了好一阵,终于在自己的手机掉下床之前找到了它。他挪动身体靠向床头,伸长手臂隔着窗玻璃去拍窗外的花。窗户擦得不够透亮,连带着拍出的照片也有些灰蒙蒙的,高英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终于在肩膀感受到些许凉意时选择了放弃,钻回被窝又将身上盖着的棉被向上拉了一点。

这周的天气尤其变幻莫测,在接连两个晚上淋雨回宿舍之后,高英杰终究还是没有逃过重感冒的攻势。于是,在难得天晴的周末,他也只能像这样在上铺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一团。三个室友里有两个选到了今天的实验课,正在忙活着辨认小龙虾各条腿的特征,还有一个是这周的体育测试,刚刚出门时还问了他需不需要带食堂的白米粥回来。

“你那个每天发短信的女朋友也不见来照顾你。”末了还不忘调侃一句。

“不是女朋友啦……”高英杰哭笑不得地回他,可话一出口就被嘶哑得不像自己的嗓音吓了一跳。其实他当时有些不好意思的,又微妙地有点儿喜悦,就连现在手指触碰到联系人目录里的那一行时也是一样。

转过几圈后照片总算发送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花开得很漂亮呢。你现在在宿舍休息?感觉舒服一点了吗?”

“嗯,好好睡了一觉有精神点了。”整个身子都蜷缩进被里,高英杰噼里啪啦地点按着手机屏幕,表示心情愉悦程度的指示条又往上升了一截。

乔一帆。他现在已经习惯与这个人分享生活中所遇见的一切。操场边的树上新搭了一个鸟窝,蹭室友的自行车后座去上课结果不小心撞到人,专业课助教的手机铃声是最近的热门动画主题曲,今晚的月亮很大很美,都想要告诉他,然后收到一两句小小的感叹,或者一张他宿舍楼下的猫咪趴在他腿上的照片。

和每一对分隔两地的普通恋人一样。

 

-t+2-

愿望和现实之间总会有那么点落差的,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人生,这种事情高英杰一向很清楚。

比如说,在乔一帆初二转班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现在要把两人说成青梅竹马都好像是厚着脸皮;又比如说,和乔一帆同班的时间零零碎碎攒出了三年,可是就连一次同桌的座位都没有被安排到过,他直到现在还有点儿纠结当初自己没能再大胆一点向老师提出换座位的请求来;再比如说,他虽然如愿在母校的荣耀碑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实际的名次却是第五名,算是蹭着金牌的吊车尾。

而这一次,虽说乔一帆高考的发挥足够稳定,但最后的分数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当乔一帆用比平日更低的音调向他报出查到的分数时,高英杰沉默了好一阵才说,我们来想想志愿要怎么填吧。

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法把话说得更圆融不伤人,只能说幸好乔一帆并不介意,迟疑了片刻便表示这个分数第一志愿报R大太危险,他想考虑其他的选择。

最终定下的学校离R大说实话也不算远,不过高铁还是有着一个多小时车程,再加上各自学校到车站的距离和两人课业忙碌的程度,要想比高中时有更多见面时间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即使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发展,高英杰还是免不了有点失落。“好像一直在变远呢……”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抱歉,以后还会有办法的……”乔一帆安慰着他,“英杰要是在R大继续念下去我可以回来工作,要是想出国的话我们也可以再一起考……会有能在一起的时候的。”乔一帆一直比他想得更多更远一点,而之前跨越的时间和距离也确实没能切断两人的关连,这又让高英杰稍稍安下心来。

毕竟,如果换个思路去想,这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有缺憾的那些部分,都将他们导向了现在这一步,那从结果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至少,他们此时是比曾经假设过最好的程度还要密切和醇美的关系,那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

 

-t+3-

领录取通知书的那天,高英杰也陪着乔一帆一起回了高中一趟。自习室的钥匙终于到了需要归还的时候,两把都是。

一起听讲的教室,曾经住过的宿舍楼,窗口前排着长队的食堂,让人又兴奋又头疼的实验室,懒洋洋伸胳膊踢腿做操的操场,排演节目的学生活动中心,晃晃悠悠走过的小园子的石桥,他们把这些在记忆里留下痕迹的地方都重新走了一道,最后才爬上图书馆的楼梯。在高英杰确定保送之后,那间窄小的自习室便再没有人使用过,现在回来再看虽然物品都蒙了一层薄尘,也依然还是原先熟悉的布置。

“这里接下来也该交给新的学弟学妹了吧……以后就没法再来了呢。”收拾了自己留下的一些零碎物件,高英杰环视了一圈室内说道。

“虽然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但还是免不了有点介意啊。”乔一帆微微低下头去,连目光都被略低垂的眼帘滤得更柔和了些,“明明这里之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毕竟他们的故事与这个房间相连的章节实在太多,有高英杰偷偷给乔一帆的特别辅导,有乔一帆当作宝物装进护身符随身携带的钥匙,还有庆幸着没有错过的互诉心意,每个片段回想起来都让人禁不住嘴角上扬。

乔一帆那怀念般的话语和从未见过的温柔表情,让高英杰心底某处秘密的愿望被突兀地触动了。他麻着胆子向对方靠近,鼻尖凑过去能明显感受到对方呼吸的小小气流。乔一帆起初惊得向后仰了仰身子,又很快发现了他的意图,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地紧闭上眼睛。

柔软温湿的触感所持续的时间只有几秒钟,却又像是把过去所有相处时间中的幸福感全部提取浓缩,包裹进了这几秒钟的糖衣里一样。分开时两人的脸颊都是通红,又相视着浅浅地笑出来,似乎刚刚完成的其实是某种重要的仪式。

走出房间锁上那扇门之后,高英杰又忍不住拍了拍门把手,才回过头向在楼梯口等着他的乔一帆奔去。

在这里封存和沉淀着弥足珍贵的回忆,每一幕都在脑海里呈现得分明。不过,该是离开这个地方向前迈进的时候了。

将两把钥匙交回王杰希手上时,对方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对多出的一把表示出诧异或者疑问。他只是平淡地扫了一眼面前的两人,道出了最后的教诲:

“我教你们的东西,到这里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学业与人生,就交给你们自己了。”

于是高英杰将手背到身后,悄悄与乔一帆的握了握。

也许在此时所处的位置看来,将来的人生还是一片影影绰绰的幻雾,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

与他共享从今以后的所有日子,迈过忧愁或欢乐一步一步走向前去的,会是现在与他牵着手的这个人。

 

-t+4-

还在胡思乱想着,语音通话的铃声已由弱渐强地响起,高英杰划开屏幕的时候都不由得有些雀跃。“喂,一帆。”他哑着嗓子向对面说。

“英杰你的感冒真的没问题?”大概是声音改变的程度比想象还严重,对方也明显被吓到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问话,接着又匆忙补上一句,“你还是不要讲太多话了……”

高英杰本想辩驳他,自己就算不说话也可以打字发消息,但一想到对面说不定是因为正在赶路才选择的电话,只好闷闷地回了个“嗯”字。

“啊,这样吧……听我说话好吗?你简单点用几个字来回答我?”

从语气里都能猜到对方舒展开来的神情,高英杰举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再说了一个“好”。

“呃,你今天到现在是一直在休息没下床吧,医生开的药有按时吃吗?”

“当然啦……”这种被某个人叮嘱着的感觉让他稍微有点困扰,但又莫名地觉得温暖。

“午饭呢?我想想……室友帮忙带了面条?”

“……你都猜到了。”为微小的默契而情不自禁地欣喜起来,又几乎是自豪般的告诉自己,因为是那个人所以再了解也不为过。

“总之有好好吃过了就好啦。还记得之前你说操场边树上的大鸟窝吗?我那时候在照片里找了好久……现在来看该很显眼了吧?”

“是啊,树叶掉光了嘛。”

“嗯……你学校里其实有松鼠的吧?在你发的照片里没见过呢。”

“啊,跑太快拍不到它……”

“对了,你和你室友应该没有把被子摊在楼下晒的吧?”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一下,“野狗会趴在上面晒太阳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都没有真的见过……”高英杰被想象的场景逗乐了,声音都变得亢奋起来。刚想告诉对方这都成学校论坛上一景了,又被对方的“好啦回头挂了电话再说啦”所打断。

“还有啊,你宿舍楼下的玉兰花,颜色应该是比照片里更亮的吧。”

“……呃?”

高英杰本想说服自己,只是身体上的不适让思念的心情显得格外焦灼了而已,但这对话内容中暗示的成分使奇妙的预感愈演愈烈,有什么事情将要来临。

宿舍楼的隔音不算太好,虽然将手机听筒贴近了耳边,高英杰还是听到有脚步声踏着楼梯传来,一步,一步。而自己的心跳也跟着不受控制地加了速,一上,一下。

紧接着,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乔一帆温和的话语同时在手机里和门口响了起来。

“英杰,方便下来开个门吗?我在你房间外面。”

 

-t+5-

隐约的期待一瞬间翻到了现实的一面,高英杰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往下冲。病没有完全好起来,身体的反应还有些迟钝,不过与即将与他见面的喜悦相比,都没什么要紧。

有好多问题想要向他问,有好多话想要对他说,不过开门之后,或者再以后,再慢慢来,都没有关系。

毕竟这一刻的他是无比确信,马上要见到的这个人是真的愿意和他在一起,走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从现在,到未来,每一步,每一步,每一步。


-step by step·FIN-


评论(2)
热度(66)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