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赵禹哲&高英杰]Skyscraper

垂死病中惊坐起,这个月我特么要作讨论班报告,原计划只能砍了sad

时间太赶想法也粗糙,就简单的稍微聊个天……

“连友情都没有”向,苏我高(斩钉截铁

部分设定来源于和各位老师的讨论m(_ _)m谢谢大家


-1-

如果时间能倒转回去——不用太多,一刻钟就好,赵禹哲想无论如何他也得阻止自己,不要在踏出商场电玩厅的门口时,忍不住把那个在对面数码产品区挑选耳机的人的名字喊出来。

再不然,在周遭荣耀粉的围观中耽搁个三五分钟,再把身在主场的对方往人群里一推,自己要逃离事发现场也挺方便——反正连队友都不是,本就无所谓卖不卖。

言而总之,无论是以上哪一种事态,都绝不会有自己目前的处境来得尴尬。城市是只有来比赛时会从车窗往外瞟一眼的,大厦是今天闲极无聊才走进来的,天台是从完全不像是有顾客知道的楼梯拐上的,就连坐在身边的同行人都是个自己看不顺眼多时的。

“再等一会儿吗……现在下面的人可能还没散。”高英杰小声咕哝着,眼神却落在赵禹哲那边,明摆着是在向他征询意见。赵禹哲茫然地和他对视了几秒,又突然发现这样别扭到不行,猛地把头甩向了另一边。

靠。他在自己心里暗暗骂了句脏话。和微草的高太子在大厦天台排排坐躲粉丝,这他妈都算个什么事儿。

-2-

赵禹哲与高英杰之间的积怨,或者说赵禹哲单方面的树敌,要追溯起来可谓是源远流长。

七赛季时微草两冠在手,战队官网上自然是大肆宣扬,在一片回顾光辉历史展望精彩未来中还添上了个小板块,训练营采风。点进去第一个视频里就是个飞得呼拉呼拉的小魔道,反应精准操作迅猛,就是没玩过荣耀的人也看得出水平不简单。镜头再切到电脑前一拉,是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儿的背影,显示器前贴着的名牌上写着高英杰。

微草训练营的魔道学者,这样的信号已经传递得不能更明显:王不留行的继承者有着落了,这是在不动声色地捧人呢。这小孩看起来也着实是个天才,大概下赛季就会在微草注册了吧。

当时的赵禹哲在呼啸的训练营排名也是遥遥领先,用的还是元素法师这个战队正选里从来没出现过的职业——可这不妨碍战队早早和他签下合约。视频的进度条还没拉到最后,赵禹哲就已拍下网页右上角的叉,鼻子里喷出一个哼字。

这小子看着厉害是厉害,他无法否认,但要靠队里扶才起得来的太子党,又有什么了不起?

结果却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巴掌。明明第八赛季自己才是最佳新人,无论前提如何都是官方认定的同期最强,不料好多人叹息的是高英杰出场的不足,就好像这个奖对他而言才是手到擒来,自己的实力根本没被放在眼里。到了九赛季自己还在摸爬滚打“继续成长”,那家伙倒是一路扶摇直上直接进了全明星,想着这是“人气投票”的结果,赵禹哲心里的不服气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自己到底哪里差过他了哪里比不上了,凭什么别人看到的只有高英杰。

凭什么。


-3-

天台上自然是没什么遮蔽物,夏季直射的日光烤得水泥台炙热发烫,表面颜色都白炽了几度。气氛实在僵硬得过分,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坐着,赵禹哲只觉得空气流动的速度都太缓慢,温度在周身螺旋着攀升,衣物湿答答地黏着皮肤,让人受不了。

“……热死了。”不自觉地,抱怨的话就已脱口而出。

听到赵禹哲的自言自语而扭过头来,高英杰打量一下他沁出汗珠的额头,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啊”了一声,接着便把自己戴在头顶用来伪装的棒球帽摘下来递了过去。“要用吗?”

赵禹哲一惊,身体擅自先作出反应去挡他的手,但对着高英杰分外直率的目光,他也不好意思说出拒绝,只好悻悻地接过,将帽子抓成一把用帽檐扇起风来。

“我再看看……”高英杰左右张望起来,又发现刚刚上来的楼梯口侧边墙角,正立着一台红色外壳的自动售货机,“你要喝点饮料吗?冰的。”这话又是问的赵禹哲。

赵禹哲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他为什么要和对手其乐融融地一起喝饮料?但卡了半天词,他也只能闷闷地吐出一句“随便”。

“那我去买两瓶一样的?”问话又抛了过来。

“……随你。”赵禹哲回答完就看着高英杰小跑到对面,在机器面前敲敲打打了一阵,又有些垂头丧气地回来。“抱歉,好像都没货了……”

“那算了……”赵禹哲发现自己连尾调都有些虚。他明明想象过无数次,要怎么治一治这个嚣张的天才,但场下这个他所不熟悉的高英杰,却实在毫无恶意得让人生气不起来。

“说起来,你怎么会在B市?”坐回原先那个不近不远的位置,高英杰换了个话题,“是来接唐队的吗?”

“世邀赛才打完除了这个还能是啥。”赵禹哲向后仰了仰背,发现没有可以靠的地方又晃回来,“没想人都回国了联盟还有那么多幺蛾子,只能留在这边等,也没别的事干,就出来打电玩。”

高英杰歪着脑袋听他说话,赵禹哲被看得心里有点儿发毛,又瞪了一眼回去。对方的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一点,轮廓里还留存着未成熟的柔和,眉眼乍一看更是兔子似的温驯无辜。他有些忿忿地盯着这张面孔,积攒了三年将要扑出来的怒火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连受力点都找不到,就无声无息地逸散在了空中。

而满脑子的弹幕都在滚着骗人。如果这家伙真是外表上这么人畜无害的类型,赛场上那个生猛凶残的魔道学者又是谁。

直到这时他才依稀想起,关于高英杰本人,似乎确实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论断。


-4-

和前辈们一样,八赛季出道的选手自然也有个单独的小群,偶尔也会相互约战。作为同期中最被关注的选手,所在队伍又是群主李远的对家,高英杰自然是众人集火的中心。可是微草的未来核心实在太忙,每次上线匆匆几句话后便是“我去训练了”“队里叫我有事”,就连赵禹哲那么渴望和高英杰打一场的,硬是连一次临幸都没给碰上。

于是,赵禹哲磨拳擦掌准备了多时的,与高英杰的初战,结果就以第十赛季那场单方面的吊打而告终。憋了一肚子气没地撒的赵禹哲在回队复盘完之后,第一时间就从八期群里拖出了一个头像。

“将军,高英杰那小子怎么这么难搞啊,你们和微草友谊赛打得多,有招治吗?”

将军就是皇风的召唤师何伟堂,因外观气质神似金将军而得此名号,其人体胖心宽,是八期公认的倾诉对象,或者说情绪垃圾桶。

“打他我是还没招,我都没赢过他……”很快何伟堂的回复跳了出来,“找心理安慰倒是搞习惯了,要哥给你来一疗程不?就在荣耀那论坛搜一下他,看世界的眼光都要不一样了。”

“靠,论坛里那还不都是吹他上天的。”赵禹哲愤愤然道。

“你网上没见过微草黑啊???”这条消息简直是秒回的,一个问号不够还连用三个。

于是,在这方面村网通级别的赵禹哲同学在将军的正确指导下,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领略了花式躲不文明用语屏蔽的方法,并学习了一百零八种“怂包”和“废物”的同义词。

“还有这样的啊……都说得和真的一样。”赵禹哲叹为观止。至于为什么能肯定不是事实,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败在了个无能之辈的手下。

“就是这么回事呗。”何伟堂回的消息传过来,“倒也不是看人家被黑开心……就想着那家伙别人知道得多说得多肯定黑得也多,作为个普通人心理好像就能平衡了。”紧接着又是一条“这法子一般我还不告诉别人,看在你我算同病相怜份上才说的,别讲出去啊”。

“被喷成这样一点表示都没有,也是怪了。”赵禹哲咂舌,“是不是真没胆子啊。”

皇风的兼职知心哥哥难得地沉默了许久,然后发来了本次对话中的最后一条讯息,“人有没有胆,你自己问问他去不就知道了嘛。”


-5-

原本抛在脑后的问题一旦被回忆起,就无法再假装不存在,眼前日常状态下腼腆友善的高英杰更是将问号越描越深。“你场上可不是这个作风。”终于,认输了一般,赵禹哲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啊?”突然听到赵禹哲的发言,高英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作风……有吗?”

“完全不一样。”赵禹哲总结,“现在这样子跟个娘们儿似的,难怪外头会讲你软蛋。”

令他完全没想到的是,高英杰对此的反应竟然是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就像是听到个与己无关的玩笑。赵禹哲莫名地有点儿火大。“……你倒是完全无所谓别人怎么讲嘛,天才还真是有种啊。”

“啊,别人说什么我也看得不多……”高英杰挠挠头,“而且有时候还挺感谢人家帮我指出不足的。”

“卧槽那是人看不起你啊,看不起懂不懂啥意思?”赵禹哲拧起了眉,“你就没想过堵死他们的嘴吗?这口气也好意思咽还是不是男人了?”

“呃……他们看不看得起也改变不了什么啊。”高英杰的神色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茫然,就像他根本不明白赵禹哲为何激动一般,“我能不能赢和别人说了什么又没有关系……总之那些都不要紧的吧。”

话是温温和和,这意味听着怎么像在大放厥词“反正我能赢,随你们怎么说”一样……等等?猛然领悟到了什么的赵禹哲一脸震惊地看着高英杰。

难怪何伟堂那时候说要亲自确认过才知道,就连刚才的自己都险些被骗到了。这家伙哪里是什么懦弱——这家伙根本就是对胜利之外的事情都丝毫不在乎!

轻敌了的人是他。必须击垮“天才”才能宣示出自己的强大,自己曾经一直把这个人当成这种程度的敌人来追逐,却没有想过这本身就是一种动摇。而高英杰没有像自己这样,从别人的说法里去寻求对实力的确认,他追求的只是赢下去这一件事——无论面对的是谁,赢下去;无论周围有什么流言蜚语,赢下去。

简直是目空一切的傲慢,却又让人不由得相信,这家伙真的有底气这么做。

就像是本以为向前小跑几步就能超越的距离,眼前却现出了一道以往从未留意过的鸿沟。那一刻赵禹哲才真正觉察到,自己遇上的是一名怎样的强敌。


-6-

计算了自跑上楼后过去的时间,想着下方的骚动无论如何都该平息了,赵禹哲站起身来,拍拍裤腿上的灰,又把揉成一团的棒球帽塞回高英杰手里。“……我走了。”

“啊好,那我等你下楼再走……今天添麻烦了。”接过帽子,高英杰又向赵禹哲伸出另一只手,顿了顿还加了一句,“对了,之前你约我PK的时候都没什么时间,不好意思。回去以后要一起下竞技场吗?”

赵禹哲下意识地去摸口袋,再熟悉不过的元素法师小号帐号卡正躺在运动裤的网兜里,四四方方的轮廓隔着一层尼龙面料,被指尖轻而易举地勾勒出来。

还犹豫什么?这不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吗?自己不是一直都想着打败高英杰,给他看看谁才是八期的新人王吗?

——不,你仍旧满足于这种程度的觉悟吗?赵禹哲向假想中天真的自己狠狠啐了口唾沫,于是那个怂恿自己的恶魔扭动着消失了。

如果是登上这个天台之前的他,或许应该立刻抽出帐号卡向着太阳扬起,挑衅似的看着对方说别等回去了现在就下去来一局,但最终他只是缓慢地伸出手来,松松地和高英杰的握了握。

自己果然还是想和这个人再好好打一场——但不是现在。此刻的他才刚刚发觉,自己应该针对的对象,不是抢走自己风头的“内定最佳新人”、“天才”高英杰——或者说,不是高英杰从外界得到的那些名号和赞誉,而是赛场上飘忽而敏锐的木恩,以及将来的王不留行。而自己只有先跨过对他人唇舌的拘泥,才能走到真正的对手面前。在心态调整完成之前,追赶和争斗都毫无意义。

待到我抛却杂念变强再变强,韶光换的法杖缠绕上极光,再等你披一袭濡羽色斗篷自穹顶降下,就让天雷地火和熔岩烧瓶一齐引燃赛场。血管里沸腾起兴奋的颤栗,酣畅淋漓的战欲呼啸着滋长——对攀上顶峰最本初的渴望,本就无关于谁被推崇为王。

“不用了……赛场上见。”这话他说得还有点儿咬牙切齿。高英杰回望他的眼神刚开始还是诧异,但最终化成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嗯,赛场上见。”

“到那时候……“赵禹哲还想补充一句,但话说到一半又自觉地闭上了嘴。

“呃?”

“没什么,再见。”没管高英杰的疑惑,他自顾自地走向天台的楼梯口。

最后一句话,他还是当底牌押了下来。

到那时候,我可会比过去难对付得多。


-FIN-


评论(15)
热度(129)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