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全职/高英杰×乔一帆]暂时失控1

警告!含灵异向内容,发展怪异,注意避雷!

突发一坑不挖出来不舒服斯基,随便搞了个特别短小的开头试试水(

原梗出处就是聊天记录里的小黄漫(有改动),我的脑洞来源真是越来越见不得人了……

编聊天记录时才发现八期就这么几个人,何伟堂和于念还找不到帐号卡,so sad。


韶光换:http://www.biedianlenikanbudaode.com/xinwo/XXXXX.html

韶光换:我去发错了!

韶光换:不要看啊!

鸾辂音尘:o(`ω´*)o

鸾辂音尘:已经点开了哟~

鸾辂音尘:《你是〇〇的我的女王》?原作还是冈本伦的,赵禹哲没想到你看小黄漫的品位还行嘛(¬、¬)

鸾辂音尘:[截图1.jpg]

鸾辂音尘:[截图2.jpg]

韶光换:戴妍琦你别截了!!!

鸾辂音尘:[截图3.jpg]

何伟堂:心疼禹哲

鸾辂音尘:哎呀这发展

于念:心疼禹哲(说着我点开了漫画)

鸾辂音尘:[截图4.jpg]

八音符:感谢分享,漫画可撸

鸾辂音尘:[截图5.jpg]

……


八期选手群的聊天记录还在不断刷新,乔一帆粗粗扫了一眼页面,发现全是戴妍琦发的漫画截图和赵禹哲秘密被曝光后的鬼哭狼嚎。顺手排上一句“心疼”,他本想直接关掉窗口,目光却被漫画上的台词吸引了过去。

“我们明明是青梅竹马……我却比很多其他人离她更远。”

看到这里乔一帆一瞬间有些恍惚——虽然那并不是恋爱,甚至那个人也不是“她”,但这样的描述却无法让他不联想到两年前自己的心情。

在微草的时候,高英杰总是受到关注的那一个,而他只能在一边默默看着队长给他的单独指导,或者其他队员与他的配合。那时他也不止一次地想过,明明近在咫尺差距却无法忽略,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许没有办法继续以他的朋友来自居。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如此的重视,也希望自己能够真正站到他的身边,而当愿望照进现实之时,所显示出的却早已不复昔日的形状。

就算自己早已步出了那段难捱的旧日,当时的无助与茫然以及未能实现的约定,那也是确凿存在过的事实。如同草叶边缘细小的锯齿,虽极不引人注目,但不经意便会被割开一道浅口。即使自己已经跑在了迎头追赶的道路上,在实力的部分树立起并驾齐驱的自信,可曾经朝夕相处的对象如今已天各一方,想来无论如何总有些许惆怅。

明明想把这距离再缩短一点的,无论是才能上的,还是地理上的。不知不觉间,乔一帆已将漫画往下拖了好几页,乃至在看到主角许愿的场景时,他竟然也不由自主地跟着说出了同样的台词。

“里之神、里之神,我会听你的话。”

“请让这个衣柜,连接上英杰的房间——”

话刚出口乔一帆便立刻惊觉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羞耻得不行。幸好安文逸这几天正回学校办事,没有待在上林苑,否则刚刚的发言要是被理智派的室友听到,自己绝对会收到一个“你脑子烧糊涂了吗”的白眼。

可乔一帆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心,扭头偷偷瞄了一眼衣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自嘲般地笑了笑,心想着自己年龄也不小了,居然还会对随便许的愿望有所期待,怎么想都过分幼稚了点。况且,有什么方法真的能够实现愿望的话,只是用在这种地方似乎也有点浪费吧?

平复下心情,乔一帆再次把光标移到了聊天窗口的关闭按钮上。而这一次,衣柜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钝响。

乔一帆几乎是从座位上弹起来冲向了衣柜,就好像这几步路他从来没有走得这么迫切过一样。将衣柜门猛地扯开,在自己挂在衣柜正中的兴欣队服下方,乔一帆看到了一双惊慌失措的眼。

“不是吧……”比起喜悦更多的是震惊,他对着再熟悉不过的友人的面庞喃喃道,“难道房间真的连起来了吗,英杰……”


乔一帆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又开启了一个网页窗口。高英杰正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撑在靠椅上和他一起看着显示屏,间或发出过分害羞而没刹住的“啊”的一声。虽然乔一帆表示过他可以把安文逸的椅子搬过来坐,但作为突兀的来访者他似乎还有些拘谨,坚持着不肯用其他人的东西,乔一帆也只能随他去了。

刚才在自己的衣柜里捡到想见的对象之后,乔一帆又亲自试验了几遍,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样:打开任何一边的衣柜门,都可以看到两人的衣服在里面码成前后两排,中间没有任何物体间隔开;而从本不该出现的另一侧衣柜门爬出去的话,就到了对方的宿舍。而按照高英杰的说法,他也是在衣柜找衣服时发现能看到对面,没压住好奇心才跌过来的。对此乔一帆虽然万分惊讶,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由得接受了这个设定。

而在多次尝试穿过衣柜的过程中,最初的兴奋感也慢慢被疑惑消磨殆尽。虽然现在看起来愿望满足了,空间上的距离消失了,乔一帆却又忍不住害怕起,如果高英杰待在上林苑时这扇传送门被关上了,或者反过来自己被留在微草宿舍,解释起来麻烦倒是其次,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正常的比赛或者训练。

当他向高英杰说出自己的担心时,高英杰又提出了更加可怕的状况。万一两边的衣柜都无法打开,人被锁在里面可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听到这说法乔一帆不禁打了个冷战。

解决后顾之忧事不宜迟,不过非科学的情节自然找不到什么出处可说,唯一能够倚仗的参考资料就只有赵禹哲所贴出来的漫画。刻意忽略过其中夹杂的限制级画面,乔一帆拨着鼠标滚轮将漫画页面向下拉,将他所看到的那部分情节对高英杰简单地说明了一遍。

“……所以说,到房间连接起来为止,发展都是和漫画一样的?”高英杰问话的声音比平时更小了,显然方才的不好意思还在延续。

“呃,我再看看……”乔一帆将屏幕上的漫画停到其中的一格画面上,“这里说先许愿的人,每天会有一个小时失去自制力……唔!”

肩膀突然被凭空多出来的重量压得一沉。某人从后方揽住他的脖子,把整个人挂到了背上,毛茸茸的脑袋贴着他的脸颊蹭来蹭去,柔软的发梢挠得颈间一阵发痒。

“英杰?!”被对方出人意料的举动惊到,乔一帆禁不住唤出声来。那边却是没有停下来,反而表现得更亲密地搂紧了他,在他的耳边以撒娇般的软糯语气呢喃着什么。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他从未见过的,高英杰的失控模样,乔一帆紧张起来,身体也一度僵硬得不知该如何行动是好。而当他听清楚话语的内容时,心里却又是狠狠颤了一下。

“一帆,一帆……呜,我好想你……”


-TBC-


评论(13)
热度(70)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