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英杰×乔一帆][高中paro]storytelling1~9

@Arcrocia 的点文,化学天才英杰和理转文一帆。顺便问一下这个大概有三四更,后面的还要不要圈> <

最近英杰不足,严重不足,被离歌教育想吃点啥还是得自己动手- -|||然后这个梗上突然爆出了脑洞所以先开工了……!

第一次尝试非原作背景,而且我自己不是竞赛生所以相关的知识也就脑补程度……希望没有偏离太远,各种意义上(


-1-

真正回到那间教室的时候,乔一帆依然不免有些许紧张。他略带局促地站在黑板前的一侧,听着带他进来的那位班主任用几乎不带起伏的平淡语调介绍着他的来意。

“再过一个月就是学业水平测试,鉴于我们班今年没有开文科课,年级安排了乔一帆同学在这周末的自习时间帮助大家复习文科科目,希望同学们尽量配合。”

“哎,这个星期又没有假放啊?”

“会考不是很简单吗,年级主任真是操心过头,活该秃顶。”

“你之前有听说乔一帆去学文了吗?我还以为他只是转到平行班……”

教室里的学生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间隔了一年时间未见,乔一帆有点儿不知所措,他粗略地扫视过讲台下那一张张不知算是熟悉还是陌生的面孔,却又不敢去仔细打量。依稀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好像应该再表示点什么,他吞吞口水,补上了一句,“呃……大家都认识我的,我就不作自我介绍了,希望这几天能帮到大家。”

然后,在越来越嘈杂的背景音中,他准确地捕捉到了那一声惊喜的呼喊。

“一帆,真的是你——”

“嗯!”似乎是方才感到的压力一瞬间全被卸下肩膀,乔一帆不由自主地用重重的点头回应了这个招呼。

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高英杰,他曾经最好的朋友。

现在似乎依然还是。

 

-2-

R大附中是一所省重点高中,最出名的地方是理科竞赛。每年的中考,在R大附中的接待点这边,报名理科实验班选拔测试的考生都数不胜数——毕竟进了R大附中的竞赛班,几乎就等于把重点本科的保送资格捏在了手里。而竞赛生们取得国际比赛奖牌的数目则更是可观:学校的主楼前甚至特意立了一块石碑,每当有学生拿奖,就把学生的名字和拿到的奖项刻在那块石碑上。一时间许多资优生都铆足了劲,想在碑上添那么一两行字。

乔一帆自然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刚进R大附中的那天,他和高英杰就在碑前许下了愿望——高英杰和他是初中同学,从那时起关系就很好。他们一起报考的理科实验班,一起复习了两个月又一起被录取,就像一直都在被某种无形的默契牵引着一样。

“想要一起拿金牌。”高英杰对着上半截已刻得满满当当的石碑小声说完这句,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腼腆的神色却掩藏不住眼底的兴奋。

“再一起保送上R大。”乔一帆接上他的话,看到对方恨不得把赞成都写在脸上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时阳光正好,他们还都以为来日方长,前程似锦。

 

-3-

要在学科竞赛这条独木桥上走,最不可或缺的条件就是天赋。

高英杰赢在了这里。他很快就成了省特级化学教师,班主任王杰希重点关照和培养的对象,王杰希甚至在图书馆给他配了一间专用的自习室。

而乔一帆却输在了这里。他竭尽全力还是没能赶上课程进度,成绩排名止不住地下滑,终于到了要被末位淘汰的地步。

确定下学期要转班的那天,他去了高英杰的个人自习室。之前高英杰曾经偷偷配给他钥匙,许多次带他来给他辅导功课的地点,如今却成了别离的场所。

“……要去哪个班?”听完乔一帆对自己现状的说明,高英杰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只问出这么一句话。

“嗯……我打算学文。”乔一帆想了想,回答道。他早已察觉到按他的情况继续坚持理科很难有出路,也去联系过本校文科部的教导主任,而对方表示“看起来文科会更适合你,想好的话就转过来吧”——但这些他无法告诉高英杰。自己并不能保证更改了学习内容结果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自己真正得到提高之前,他不敢让高英杰有多余的期待。

“哎?不读理科了吗……”高英杰吃了一惊,“那不是要搬去新校区?”

“是的……我以后就不住这里了。”本想说“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了”却隐约觉得这样的话显得太生分,最终乔一帆只低下头小声道出了“再见”,然后又想起了什么一般,迅速补上一句“不用担心我的”。

抬起头时,他看到面前眼眶泛红的人咬了咬嘴唇。

“加油。“

 

-4-

刚进文科班的时候乔一帆每天都忙得像个陀螺,被自己所抱持的最后一丝希望鞭策着转个不停。理科实验班的课程安排是把必修的文科科目压缩在一年内上完,这直接导致其他学生按部就班接受的内容被他学得囫囵吞枣,只得拼命给自己添加任务来弥补前期的不足。高英杰倒是会给他发短信,但待到乔一帆发现了未读消息,通常离发出的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待到高英杰再腾出空回他又是几个小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回,终于有一次乔一帆看着手机里被拖延了两天的信息,实在组织不出恰当的语言来应答。

之前他一直不愿说出自己有多么辛苦,就是不想给高英杰增添额外的困扰,然而这一次迟到太多的回复似乎让高英杰认为,自己的行为打扰到了乔一帆。在那之后,高英杰的短信再也没有发过来,联系也就这么断掉了。后来乔一帆的生活节奏逐渐走上正轨,转文科之后的学习也如鱼得水,但每当再想起高英杰,看着窗口里几个月前的聊天记录,他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来重新开启话题。

这样的状态让他有些心慌。于是在这次年级通知文科班的前几名,希望他们能帮理科实验班的学生准备会考时,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头。虽然或许还没有勇气去亲手争取什么,但如果有个合适的契机摆在眼前,他知道他绝对应该紧紧抓住。

他想见高英杰。想要更加了解现在的他,也想让他看到现在的自己。

更想要确认或者证明,即使道路相违,他也仍未失去这份珍贵的情谊。

 

-5-

今天的晚自习已经结束,乔一帆和高英杰并排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离两人上次在这里已经过了将近一年,高英杰却还是自然而然地在离开教室之前等着他,与他搭话时也还是原本的语气,这让乔一帆又多安心了一点。

R大附中主校区的宿舍区前面是羽毛球场,对面是一个挖了水池和水沟,搭了石桥和凉亭的仿古小园子,在它们之间的从教学区下到田径场的路上,四棵大樟树横成一行拦在中间。这个地方算是R大附中校园里的一道风景线。路过这里时,高英杰指了指水沟上方的那座小石桥。“还记得吗,以前我总是喜欢走边上,然后你都会拉着我。”

乔一帆点点头。高英杰平日里虽显得乖巧,但也有不少突发奇想的举动。初入校的那段时间就是这样,每次经过这座石桥高英杰都不乐意老老实实地走桥面,非要从护栏外侧那窄窄的一条上侧身挪过去。虽然桥不高,桥面下也只铺着浅浅一层水,但乔一帆依然会紧张到抓住他的胳膊往前走,生怕他会站立不稳跌落下去。

“那这次还要走吗?”他笑着问道。以前那些令人或困惑或无奈的细节,现在倒成了共有记忆里标志性的片段,仿佛靠回想这些情节,那些他暗自担心过会存在的隔阂就能被尽数抹平。

“天太黑了还是不要了。”高英杰挠挠后颈——乔一帆知道这个小动作表示他有点儿害羞——换了个话题,“一帆这两天是借住这边的宿舍吧?在哪个房间?”

“嗯,行李我去教室前就已经搬过去了。”想着逗一逗他,乔一帆故意在一开始没有正面回答已知道的事实,“在409啦,你那间。”

然后他如愿看到夜色下高英杰的眼睛迅速明亮起来,附加上一句没来得及收住的“太好了”灌入耳中。

英杰还是和以前一样从不掩饰心情呢。他心想着,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也扬了起来。

 

-6-

夏天的行李内容十分简单,409寝室里,高英杰对面那张空床很快就铺上了乔一帆的床单。

而此刻门窗紧闭的室内,三名成员加上一个乔一帆正围成一圈,表情肃穆神色凝重地注视着中间地上一口冒着热气的电火锅。为了不引发跳闸,宿舍里的空调现在是关着的,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只是来住两天,学长不用这么大动干戈的……”乔一帆有些手足无措。高英杰的两名室友,刘小别和袁柏清都是化学组高他们一个年级的学长,和乔一帆也算是点头之交。两人都已经保送了,现在还留在化学组只是为了帮老师辅导学弟学妹们。这时,两位学长正为谁去门口望风而吵吵嚷嚷。

“说给你接风只是借口啦,”高英杰凑过去,在乔一帆耳边说着悄悄话,“学长们平时也会打牙祭,我们宿舍里才会有锅嘛。”

另一边,学长们决定命运的猜拳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袁柏清比了个中指,一边骂骂咧咧着“刘小别你个龟儿子最后那一下肯定换了动作别以为你手脚快我就看不到”,一边一步一挪地移向门口,还回头依依不舍地看了两眼正咕噜咕噜着的电火锅,目光之深情款款令人不忍直视。

“快守着去,”刘小别不以为然地朝着他挥了挥手上的筷子,示意他一边待着,“煮好了又少不了你一份,不就是面坨点么又不是不能吃。今天可是王特查房,当心着点。”

“靠!王特查房你还敢下面!”袁柏清悲愤地怒吼道。

“怎么能亏待英杰的小伙伴呢。”说着刘小别冲着乔一帆飞快地眨了下眼睛。乔一帆对这个“你懂的”式的表情感到相当的茫然,但还是硬着头皮道了声谢。

 

-7-

“味道淡了。”刘小别捞起一筷子面条,皱了皱眉,“圆白菜你把氯化钠放哪了?”

“我书桌右边那个抽屉里头有一瓶子。怎么,又没了?”

“没了。算了,拌豆瓣酱吃将就下吧。”

“你妹啊我还没吃上呢你居然嫌弃,快点吃完换你望风!”

高英杰用胳膊肘轻轻推了推乔一帆,“一帆,你要拌酱吗?”

“呃……不用了,我觉得刚刚好。”端着高英杰分给他的碗,乔一帆回了话之后就埋下头去迅速扒拉了几口。其实他现在并不饿,但面对这样的好意他心里总是有几分感激。之前他还在理科实验班的时候由于课程任务完不成,也没怎么加入过寝室的活动,多多少少受到了点奚落。而转文之后虽说室友之间关系不错,行事方式也终究没这么跳脱,这样“不守规矩”的行为他还是第一次参与,难免有些新奇和兴奋。也许是受到这样的心情影响,虽然只是一碗最普通的鸡蛋面,尝起来却也莫名地有滋有味。

一屋子的人都吸溜着面条吃得正香,袁柏清只得百无聊赖地摆弄起手机。当他刚种好植物大战僵尸里面这一关要用的向日葵,背后的房门却突然被叩响了。敲门声虽不大,但已足够震得靠着门框的袁柏清一个趔趄,手指正滑到游戏开始的按钮上。

“小别,乔一帆是住你们这间吧?”确实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不好,家门即将失守。

 

-8-

刘小别的快手在此刻发挥了最大限度的效用。他迅速掀起锅盖扣在了没盛完的面条上,然后把整个电火锅推进了自己的床底。

接下来三人手忙脚乱地藏好碗筷,拉开门时果然对上了那双富有个人特色的大小眼。

“还没有熄灯呢?”王杰希发问的语气听起来倒是挺随意。

“王特,”刘小别努力在脑里搜寻着谎言,“一帆刚到,还在和英杰叙旧呢,等会儿就睡。”

“那行。”王杰希朝着乔一帆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你们注意好时间,别聊太晚了,明天还有自习。”说完便带上了门。

409寝室的正中,刘小别的手掌在脑门上狠狠拍了一下;靠门那侧的墙边,袁柏清的身子沿着墙面缓缓瘫软坐下。

“我还以为这次完了铁定要被发现了……”

“鬼才知道王特要怎么罚的……”

“王老师严格是严格……也没那么吓人吧?”高英杰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位学长,为自己的恩师发出了微小的辩解。

“那是对你啊英杰,你这样的作了也不会死——况且你还不作。”刘小别瞟他一眼,“我还想滚蛋之前得给王特留个好印象,不要到时候一讲起来全都在作死……”

“忘说了,”王杰希的声音再一次突兀地在门外响起,“小别,床底下汤洒出来了,等下收拾好。还有,明天你加两组实验分析。”

“好好好王特我知道了……哎?!”

 

-9-

回来的头一天就这样进入了尾声。清理完宿舍里面汤溅出留下的痕迹,将明天要洗的锅和碗摆到一起,两位学长便早早地爬上了床,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

乔一帆也打算睡了。他取下脖子的护身符挂到床头,没想却被眼尖的高英杰注意到。

“一帆以前好像没用过这种东西……是新求的?”

“也不算啦,”乔一帆的视线从护身符转向高英杰,“文科那边的苏老师你知道的吧?这是几个月以前她送给班上同学的,每个人都有一份。”

“是祝好运的意思吗?”高英杰好奇地问起。

“她说是‘祝你们坚强’……不过我觉得没说错啦,运气也不是一直靠得住的,不怕困难更加重要。”

“一帆比以前更厉害了呢。”高英杰感慨着,“那我关灯了?”

“好。”室内的日光灯旋即熄灭了。

“一帆,”似乎是害怕弄醒学长们,高英杰刻意把声音压得更低,小小的雀跃却如根植其中一般,随着他吐出的每个字往外蹦,“能再见面真好。”

“嗯……我也很开心。”在黑暗中听觉也随之变得敏锐,再细微的情绪波动都被放大到清晰可辨。乔一帆由衷地回应着这过分直白的感情表达,他也是真的觉得这一趟来得太值得。

虽然这样的偶发事件已经不再可能在日常中出现,但他已经能够坚信,就算踏上了不同的旅途,有些东西也还一直都在那里不曾起变化。

应该,是这么一回事的吧。

 

-TBC-


预告:

虽然稍微碰过些壁,但也没有到需要遗憾什么的地步。

毕竟我终于不仅仅是看着你的背影无助地等待你回头时能拉我一把,而开始有希望凭自己的双脚抵达你会在的高度。

评论(23)
热度(190)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