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刘小别×卢瀚文][ABO]Focus1~3

一阵子没写东西了,手速已离家出走,挖个新坑慢慢地来还点债……

点文来自@一寸推,我流刘卢刘我流ABO,打开发现和想象中不一样的去怪过儿(逃避责任脸

 

-1-

“卧槽!”随着一句脱口而出的脏话,键盘抽屉被猛地一推,托盘沿着已不算灵活的滑轨嘎吱作响地撞上电脑桌的内壁,复合板材之间又沉闷地敲出一声来,在只有键盘和鼠标的咔哒声回响的训练室里显得分外刺耳。

连自己都被方才过激的反应震了一震,刘小别不自觉地扭头看了看身侧——夏休期的训练室人员本就没平日到得齐扎,高英杰又被队长叫去指导,此时的自己身边只有一个袁柏清。微草的治疗本来正在应付基础训练程序中NPC飘移不定的血量,此时却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过大的响动而转过脸来,拿看“你们这群傻逼DPS”的眼神瞄了他一眼,又摘下耳机补了句吐槽,“怎么,下网游被哪里的路人秒了?鳖儿你这还能不能混了?”

“圆白菜你大爷。”刘小别没好气地回他一句,接着又对着屏幕上灰白的灵魂视角发呆,“应该是蓝雨那个新人。被他阴到了才跪的。”

“蓝雨的新人?那个卢瀚文?人不是才14岁吗还能耍你玩?”袁柏清显然来了兴趣,一蹬地板让自己的电脑椅滑到刘小别的旁边,两人一起盯着剑客小号的尸体,“啧啧,这小子还真把你干掉了啊,果然是当夜雨声烦继承人给挑的吗?”

“未必是……那小子使的重剑。”刘小别仰起头回想了一番,“打法也不像黄少天……哎我去他这是要干嘛?”

刚说着话一晃眼的功夫,私聊窗口就多出了一行字。

“流云:刘小别前辈下次不再来决一死战吗!!”

接着尸体边还跳出个对话框,“玩家 流云 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对于自己用的小号被扒马甲,刘小别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只是这说话口气……靠,臭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搞什么飞机……”他移鼠标过去把对话框叉掉,没想到和第二个嗖地跳出来的好友申请几乎同时,又收到一条新讯息。

“流云:刘小别前辈难道是害怕我吗???”

好家伙,垃圾话都给使上了。

方才被使诈击倒,正是热血冲头时候,刘小别泄愤般地反复大力按着鼠标左键关闭窗口,可对方也不屈不挠地将申请接连发送了一条又一条,似乎和他较上了劲。直到训练室中央空调的嗡嗡声莫名地戛然而止,刘小别才模模糊糊的意识到,周身缠绕的空气热得燥人,就像是连刚落下的汗水都能瞬时蒸发;眼前的液晶屏幕也清晰得过分,每个像素点几乎都能分辨出来。

无意义的拒绝重复五六次之后,袁柏清终于看不下去了,抢过刘小别握着的鼠标点下“同意”,在对方来得及进行下一步行动之前退出了游戏客户端。“就是个小号而已你二不二啊,不想加下次换一个不就得了,微草又不缺剑客号……”话还没说完,袁柏清便揉了揉鼻子,继而皱起了眉,“有点呛。刘小别你他妈对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都能发情,禽兽啊。”

同是Alpha自然明白有生理机制作祟,就算是朝夕相处的队友,距离过近时也不免对情绪过激的自己表露出敌意。刘小别言简意赅地答了个“操”,然后深吸一口气再呼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将无意间散发出的信息素抑制住。

也是,和网游里来叫板的小孩子有什么可计较的。

空气中的灼烧感渐渐消失了。刘小别盯着恢复正常的桌面出神了好一会儿,终于打开浏览器搜索起来。

 

-2-

卢瀚文,今年满15岁,生日在11月,使用的角色是重剑剑客流云——刘小别不禁为这小子单独拿职业帐号帮忙去抢BOSS的行为咂了咂舌。从网游里那长达26分钟的持久战来看,卢瀚文的战斗风格与其说是继承自黄少天,还不如说是接替转会了的于锋的位置。

对于这名新人蓝雨官网上公开的信息并不算太多,滚动条上下拖了好几道也没有发现什么更值得留意的地方,于是刘小别的目光最终的落点是在第二性别一栏的空白上。

为了在意外事件一旦发生时能有所准备,职业选手的第二性别本来就都要求在联盟登记备案,而在Omega地位日渐提高的现在,越来越多的职业战队也愿意向大众公开这些信息,毕竟Omega选手的优秀表现对战队是相当不错的宣传,而过分针对性别的指摘也越来越为公众所不齿。事实上,职业选手中的Omega虽然极少,但因为性别而小看他们可是要吃大苦头的,在Omega后辈面前胜率不超过40%的刘小别就深切地明白这一点。

作为一支由Omega队长带领的冠军队,蓝雨对第二性别更是一向都无所避讳。但这次被推到台前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孩,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不公布性别也无可厚非。不过信息素这种东西到底是不容易伪装,只要选手还在正常出场比赛就挡不住人家捕风捉影,总也能猜得出个大概来。无论如何,留着这一栏空白都显得格外没有必要……等等?

突然意识到真正的原因所在,刘小别哑然失笑了。十五岁没满的小家伙,第二性别恐怕是还没分化吧?难怪信息表上面是留白。袁柏清那家伙说他“毛都没长齐”,倒是给歪打正着了。

关掉页面之前,刘小别又心情甚好地看了一眼右上角贴着的那张官方照片。照片上的男孩顶着一脑袋修剪得短而精神的头发正咧嘴笑得夸张,还大大方方地冲自己摆出了个大拇指。看到之前网游里的对手在现实中是这副模样,刘小别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确实就是个小鬼而已。

 

-3-

毕竟是宿敌队伍里出了个同职业的新人,卢瀚文的事情刘小别自然不可能不去关注——但也就是稍微提醒一下队友,注意不要轻敌的程度了。刚出道的小鬼虽然势头正足,但“不错的新人”比起一线大神还是明显有差距的,刘小别可不会忘记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常规赛中途虽然微草有碰上蓝雨,但当时刘小别并没有遭遇卢瀚文,这后辈也没做出什么出格表现,以至于刘小别几乎要把夏休期网游里的那一段抛在脑后——直到卢瀚文在新秀挑战赛上点到他的名喊着决个胜负,他在刘小别脑内的形象才又和那个要和他“决一死战”的小家伙重合起来。

可刘小别依旧没什么好怕的,十五剑幻影无形意气风发,剑指挑战一气呵成。以及还有一件事必须承认,事后听说黄少天有气急败坏地竖中指的那一刻,简直是刘小别这天最得意的时候——他甚至有点后悔没亲眼见证到这一幕。

不过所谓冤家路窄,大概就是不需要时也甩不脱。只是下场上了个厕所出来,刘小别没料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卢瀚文。

“啊,刘小别前辈!”和游戏角色相比显然是三次元的小鬼反应更加迅速,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近了身。

刘小别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吸了吸鼻子——距离这么近也没有嗅出信息素的气味,估计是第二性别还没分化没错了。然而卢瀚文接下来一串连珠炮似的发言,却让刘小别来不及再细想这些。

“刚刚和我打的时候,刘小别前辈是使出了十五剑的幻影无形剑对吧?”扑上来的卢瀚文说起刚才的比赛格外兴奋,两眼都亮晶晶地闪着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前辈真的很厉害!”

毕竟面前的还是方才还半点都不客气地挑战自己的对手,这突如其来的称赞让刘小别有些意外,可语气听着却又真心实意得让人反感不起来。脑里的弦断了半刻才重新接上,他不太习惯地点点头,嘴角拉扯出点笑意来作为回应,没想到卢瀚文的话题又擅自转了方向。

“……但我也会变得更强的!”比自己矮了差不多一头的男孩挑起眉毛,冲自己挥出了拳头——从拳眼的方向上来看本意应该是举剑的动作,但空无一物的手心再加上悬殊的体格,使这个本应充满威慑感的行为变得实在是有几分滑稽,“如果刘小别前辈只是追逐着黄少的话,迟早会被真正的我打败的!”

这家伙居然是来下战书的?还有这中二羞耻的台词又是从哪里看来的啊?刘小别有些好笑地看着卢瀚文劈下并不存在的剑身,却又突兀地感到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果然,比起场外那些假意惺惺的赞赏和故作高深的评述,这样干净明晰的纯粹战意才能让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已经被的的确确证实过了。细小的火苗舔舐着血管的内壁,不过此时的刘小别才懒得去思考这和Alpha的好斗本能有什么关联。

“说得倒轻巧——能做到的话,就来试试看吧。”语调上扬的幅度有些太大了,不过没什么好在意的,送上门来盯着自己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

何况这样一来,现状不就成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吗?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TBC-


评论(9)
热度(106)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