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王杰希&高英杰]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猫的行踪

文力复健期来个@螺钿菌 点的小高和王队的互动,抱歉拖了这么久而且方向好像还整个跑偏掉了……下次有脑洞的话再继续战吧OTL

依然是“自己想看所以写了”的梗,私设&OOC。

……反正里线都被你们发现了那我就把CP的tag给补上了!(脸呢


-1-

“队,队长!”突然发现王杰希迎面走了过来,高英杰慌慌张张地站起身,刚刚还拿在手上的半截火腿肠也啪地一下掉在地上。

王杰希微微皱了皱眉,只见那只黄色斑纹的小生物灵巧地一转身在高英杰的小腿后缩成了一团,待了一小会儿又从一侧悄悄探出头来,尾巴还是卷在身下看不到的状态——对于野猫来说自己就那么具有恐惧感么,他不无遗憾地这么想着。

但对于看到王杰希这副表情的高英杰来说,他所紧张的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下午的训练就要开始了自己却因为发现了一只猫而停在这里,队长是不是以为自己想要偷懒了?说起来微草是禁止在宿舍里养动物的,队长该不会误会这是自己养了藏起来的猫吧?但如果在这里说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话,看起来好像又是自己在撒谎一样……

正当高英杰胡思乱想之时,王杰希在他面前蹲下身,向着那只猫伸出了手。于是猫再一次扭头跑掉,快速迈了几步之后又停下步子回过头来看着微草的大小魔术师,尾巴僵直地拖在身后。

“它还是在怕我。”发现自己正对上高英杰惊讶而疑惑的目光,王杰希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那只猫的行为,然后按了按自己的膝盖站起来。还没等高英杰把盘在脑海里的问题抛出来,王杰希就作出了下一步的指示:“待会儿去拿个纸板箱给它弄个窝吧。还有,以后可以少喂点火腿肠,猫吃盐份太高的东西不健康。”


-2-

后来被高英杰带到食堂改善伙食的猫自然引起了微草众人的围观。

“这猫……队长同意养了?”许斌试探性地问道。

“嗯。”高英杰点头。在他的座位旁边,黄斑猫安静乖巧地蹲坐在他特意给它准备的小碟子前,一口口咬着碟子里的小鱼。待到小鱼吃得差不多了,高英杰又把另一个碟子放到了地面上,这次里面盛的是牛奶。

“这猫真好命。”周烨柏感慨。

队里的姑娘柳非自然是喜欢这类毛绒绒的小动物的。她伸出手去想摸摸那只猫的头顶,没想到那猫突然警觉地一仰头,堪堪躲过了她的手。

“怕生。”站在一边的刘小别看着这一幕说,“有点像小高。”

“它好像只黏小杰。”扑了个空的柳非注视着似乎吃饱喝足了,整个身子在高英杰裤脚上盘成一圈的黄斑猫说道。

“嗯,只黏小杰。”周烨柏附和,“别人都不理的。”

袁柏清凑过去:“这猫叫什么名字,小杰你取了么?”

“还没有……柏清前辈你要给它取名字吗?”

“行。”袁柏清盯着正贴着高英杰的黄斑猫看了一会儿,“……大黄?”

“……”

“旺财?”

“……”

“虎子?”

依旧没有反应。

“狗蛋?”

这回有反应了——猫似乎很嫌弃地甩了一下尾巴。

袁柏清没辙了:“……难道就叫猫么?”

“喵。”黄斑猫扭头望过来,向着袁柏清的方向小小地叫了一声,尾巴尖端垂下来左右晃了晃。

“猫?”

“喵。”又晃了两晃。

袁柏清无力:“这货真的觉得自己就叫猫了啊……”

高英杰笑起来:“它想叫猫就叫猫吧。”

“怎么了?”肖云后知后觉地挤过来,目光扫到被队友们围在中间的猫,“小杰找到新伙伴了?”

高英杰的神情里突兀地闪过一丝落寞,头也埋低了下来。

刘小别抬起头来瞪了肖云一眼,柳非也拿胳膊肘顶了顶他。


-3-

王杰希留意到,自从捡到了猫之后,高英杰训练之余待在户外的时间明显增加了。以前基本上是训练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他,现在却经常能在俱乐部大楼下的草坪里见到,和猫一起。

比如这时,高英杰正坐在草坪边的长椅上,而猫仰起上身半直立起来,前爪搭在他的膝盖下方,后腿努力蹬着地似乎是想沿着裤管往上爬。而高英杰也察觉到了这过分可爱的意图,起身蹲下将猫抱起来,又坐回原来的位置把猫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于是猫看起来相当心满意足地在高英杰腿上趴下身子,脑袋转向他一下一下地蹭着他的胸口。高英杰把它的一只爪子抬起来,手指轻轻抚摸着肉垫,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王杰希本准备直接从草坪中的小道穿过去找对面的技术部,看到这样的情景也禁不住停下了脚步舍不得去打扰。平日里自己所见到的高英杰总是异常专注却也带着些许畏首畏尾,前段时间更是这样,虽然赛场表现没有大的波动但怎么看都觉得在有几分勉强地刻意支撑着,而此刻这么放松的表情自己是有多久没有撞见过了呢?亦或是那本来就不是会向所有人直接展露出来的一面?

没想到,自己即使隔了一段距离站着也还是惊动到了猫。之前还窝在高英杰腿上的猫望了眼这边,突然一个翻身跳下了长椅。

“抱歉,队长……”注意到自己的高英杰抬起头来,又恢复到了那幅小心翼翼的模样。

王杰希暗自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没关系,便径直穿过草坪向别栋走去。身后,高英杰与猫对话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

“其实大家都很好相处的,这里没人想故意伤害你的啦,别害怕啊。”


-4-

“坐下。”

猫将下半身往下压了压,蹲坐在地上。

“趴下。”

猫探出两只前爪,整个身躯都呈匍匐状,肚皮紧贴着地面。

“打滚。”

猫翻了个身,肚皮敞露出来仰卧在草坪里。

“做得真好,给你好吃的。”

“喵。”猫竖着尾巴靠过来。

高英杰有些开心。前几天发现猫对这样简单的词语好像可以作出反应的时候,他便觉得找到了一种新的游戏方法。只是他也没有料到,猫这么快就学会了按对应的指令做出动作来。

在他奖励性地给猫喂食的时候,视线范围内又出现了王杰希的身影。

“队长。”他远远地喊了一声。捡到猫之后都过了这么多天,队长对这只猫多少也有点兴趣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猫在队长在的时候常常显得尤为胆怯。

“在训练猫?”王杰希走近,带着笑意问道。

“算是吧……”高英杰挠挠头,又低头注视着猫小声发出命令,“坐下。“

猫稍稍歪了歪脑袋,身体没有动。

“猫,坐下啦。”

猫伏下了身子,又站起来。

“刚才还做到了的……”高英杰有点尴尬,结果王杰希只是半蹲下来认真地看着猫,问:“你看到我就那么紧张啊?”

“喵呜……”猫缩缩脖子,往后退了两步。


-5-

这些日子里猫在高英杰的照顾下长得越来越健壮了,毛皮泛出了漂亮的光泽,性格也变得活跃了些。呆在窝里的时间变少了,有时候高英杰带了食物给它,都要招呼几声才会看到它从草坪的另一头悠悠地跑来。比起以前也不那么怕人了,偶尔还能看到它在配合着刘小别袁柏清的逗弄玩耍。

这天,当王杰希例行地从草坪附近经过时,猫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反应——它有些缓慢,但似乎相当坚决地朝着王杰希的方向穿过草坪,然后在道路正中间坐了下来,就这样硬生生地挡在了王杰希面前。

一人一猫就这样定定地四目相对,这样的景象怎么看都令人诧异。更加让人在意的是,之前猫对王杰希总是会有所畏惧地躲上几步,而现在猫凝视着王杰希的眼神中虽然还依稀分辨得出警惕的成分,但也已经不再闪躲。

好像有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它是有什么话一定要说么?这样的念头只在脑海里闪现了一瞬。王杰希摇了摇头,心想着那可是一只猫啊,难道是“灵异不决问老王”之类的玩笑听得多了,连自己也相信了么。

猫依然坚持着与他对视着,而激烈的讨论声由远及近地传入耳里。王杰希扭头,发现是几个微草的工作人员正说着什么从大楼里走出来。“怎么了?”

那几个人都转过头来,其中一个回答道:“王队你看了这一期的电竞周报没?就是那个兴欣战队……”


-6-

高英杰接到王杰希的电话时,离查房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小杰,现在太晚了,不要找了,回来吧。”听筒里传出的话语并没有出乎高英杰的意料——自从早晨发现猫不在窝里也不在草坪上的时候,所有的训练间隙时间他都心急如焚地在整个微草俱乐部里搜寻,连吃饭都只来得及扒拉上两三口,却连那团熟悉的黄色毛绒的影子都没有再见到。在这种情况下要不被发现晚上跑出去找猫了,才是不可能的吧。

冬夜凛冽的寒风反而使得身边空气里黏滞的焦灼感愈发浓重起来。为了听得清楚电话而把脚步放缓了下来,高英杰这才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些刺痛,他用力眯了眯眼,待到眼眶有些许湿润感才重新睁开。

“不早了,快回来。明天还有训练。”举到耳边的手机里,王杰希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它之前都没有出过微草……现在天又这么冷……”过量运动所导致的不均匀的粗重喘息之间,高英杰断断续续地说着,但与其称之为回应,不如说完全只是倾倒着自己的懊恼,“我也没有对它不好啊……怎么就不见了……”

“野猫是很独立的,有更想去的地方就会自己出去了,不能硬留的。”听着电话里王杰希的解释,高英杰不禁浑身如通电般的颤了颤,然后又听到一句“它自己能过活,你不用太担心。”

莫名的安心和一丝仍未止住的难过不分你我地缠绕在一起在心底打了个结。高英杰努力吸了吸鼻子,嘶哑着嗓子对手机话筒回了句“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回来”,随即挂上了电话。

如果离开也能看作它自己的选择的话,那么接受这个结果并相信它会独自生活得很好,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吧。

深街小巷的路灯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晕成一团团昏暗而温暖的光斑。跑得太久太远总算是放松下来,一齐涌上的疲惫感和最终的释然将高英杰周身都完全包裹住。于是他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他最熟悉的,此时应该是灯火通明地等待着他的微草俱乐部走去。


-7-

今天是挑战赛决赛的日期。高英杰、许斌和刘小别昨天就已说明缘由提交了外出观赛的申请,而王杰希很清楚他们对这场比赛的期待——尤其是高英杰的,于是也干脆的批准了。

结果会是老牌嘉世重回联盟赛场,还是新队兴欣创造所谓奇迹呢?王杰希正思索着这些走出微草大门,眼帘里却撞进了一团眼熟的黄色物体。

一只黄斑纹的猫蹲坐在俱乐部门前仰着脑袋,像是望着门上悬挂的微草两字出神,尾巴盘在身侧,估计是待了有一小阵子了——虽然模样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但王杰希还是莫名觉得,它一定就是当时高英杰养着的那只猫。从毛皮的光亮度来看还是很健康的样子,而且好像比跑掉之前又长大了一圈,大概不在微草的这段时间里它的日子过得也还算不错。

接下来,那猫似乎是注意到了王杰希般的向前跨了一步,微微低下头,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这猫是来告别的吧。王杰希毫无缘由地这么想到。然后,他注视着那团浅黄深黄的毛球轻盈地转了个身,背对着微草俱乐部的大门矫健地飞奔起来。在一直向前延伸开去的柏油马路上,移动的黄色斑点面积逐渐缩小,最终消失在了视野的尽头。


-FIN-


评论(13)
热度(56)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