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全职/微草相关多CP][吐花paro]柳非日记

前一阵子看了好几篇吐花paro觉得萌萌哒,大家都在吐花我高也来一个嘛!(不

然后大概是本来就在想微草恋爱阵线同盟的事x就顺便拖上微草全队了……

其实主要目的是搞搞许袁周柳两对冷CP。

接近花吐症的东西+私设+OOC,高乔高/刘卢刘/方王/许袁/周柳会全部刷到,请注意避雷。



X月X日 天气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小杰咳出了花瓣。

起初只是在训练室听到他在咳嗽,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电脑桌上多了几小团白色的东西,走近一看居然是花瓣……而且看起来是真花啊。

小杰很慌张的样子拿手拢住它们,还拜托我先不要告诉别人,他自己会想办法,说话的时候花瓣还在时断时续地往外跑。虽然很在意但是看他紧张得都快哭出来,也只好答应他了。

开始以为花只是含在嘴里的,但看这架势又不像。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吐花呢?

有点担心他……


X月X日 天气多云

今天是梁方的生日,照例晚上又是全队出去聚餐。

结果小别意外地没有去,明明平时总是最积极的一个啊。

他说和别的队的选手约好了PK……没见过他这么上心啊,总不至于约的是黄少天吧……

话说回来狂剑士出题的大冒险真不好玩,都是青蛙跳和俯卧撑,又不是军训……一般不是给喜欢的人打电话之类的么?

就烨柏的一字马劈成了人字马,被嘲笑了半天连劈腿都不会。

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事情,除了小杰还在吐花瓣以外。


X月X日 天气晴

今天大扫除的时候副队站在桌子上擦窗户,肖云嚷嚷着叫副队把他旁边的扫把丢过来,结果副队扔的扫把棍子砸到了柏清的额头。

副队吓坏了连忙跑过去看柏清伤得怎么样,还好只是蹭破了一小块皮没什么大碍。反而是肖云大大咧咧的说老袁再挨一下也不会二到哪里去的,嘴还能更贱一点么?

柏清很不高兴,副队说了好多次对不起,结果团队练习的时候冬虫夏草还是喜闻乐见地放生了大戟和独活。

对肖云的所作所为我能表示的只有一句话,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谁叫你好死不死要去招惹治疗的。

倒是感觉副队完全是被连累进来的……要怪就怪人太好说话了吧。


X月X日 天气阴

小别下午来的时候好像打算去跟小杰说点什么,结果小杰把花瓣都咳到小别身上了。

抱歉,这个真的不是我不想瞒着……已经这么明显了的话也瞒不住了吧。

柏清看到以后拿止咳糖浆来给小杰喝了,不过好像没有用的样子,花还是照吐。

也是,本来就是不清楚原因的怪病,没那么轻松就治好的吧……

后来好像是被传染了一样,小别也开始吐花了……有点吓人。

不过到底是不是同一种病呢,不同的人吐出来的花瓣颜色还不一样。

问他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结果小杰说自己好像在好转了不想耽误训练就算了,小别也不乐意,只不过他说的是别到时候被医院当活标本做实验了……我想医院不会这么干的吧,一般情况下……


X月X日 天气晴

跟队长去抢Boss给小杰的木恩打点材料,意外地在网游里遇到了一个很强的守护使者,还是挂的中草堂的公会。好几次队长的血线都是他拉回来的,手法目测是学方神学得比较好的那一批,绝对可以上职业赛。

可是柏清今天没拿小号啊……问他也说抢Boss的时候他在和副队下竞技场。

好想吐槽你们一个奶一个T是怎么PK的,打一场得几个小时啊。

副队还这么惯着他随他的性子来,真是的。

本来小别也在的,结果又被蓝雨的人引走了……幸好叶修那个老妖怪没来,我们这又多出一个厉害的治疗,不然这次Boss肯定得丢了。

话说回来,没有加那个守护使者的好友真是失策……那种程度的治疗可不要被其他战队挖走了。

不过如果有那种可能性,求才若渴的队长大概会自己上的吧。


X月X日 天气多云

和李济加练双枪手的配合,不知不觉地在训练室待到了半夜,两个人都听到肚子在叫,就毫不犹豫地翻墙出去找夜宵吃了,结果回来的时候李济很惊讶地叫了一声。

还以为被队长抓包了,吓得魂都散了,没料到是烨柏等在那里,一脸不爽的样子,抓着我们俩就往宿舍走。

不知道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偷偷去吃了个烧烤么,下次叫上他一起去不就是了啦。

况且他自己又不是没去吃过,还蹲在墙脚吓唬人,超幼稚。

……如果说是担心的话,我们俩都是这么大个人了,也不需要他来担心的啊。


X月X日 天气阴

队长好像发现不对劲了。

小杰今天过来的时候咳了一路,好像要把整个肺都捣碎了咳出来一样,那模样超级让人心疼的。

于是队长来看训练情况的时候小杰正好去卫生间,也不知道只是上厕所还是吐得厉害了……然后队长注意到小杰座位旁边有很多白色的花瓣,还嘀咕了一句这是什么花……

而且队长还捡了一片花瓣起来看了看问我们怎么回事,虽然没有人说出来……

接下来队长就把回训练室的小杰带走去问话了。

明天大概要挨骂了吧。


X月X日 天气阴

知道小杰和小别都得了怪病之后队长把我们狠狠教训了一顿,说队员出了这种事情第一个就应该通知他什么的。

我知道队长是关心大家啦,不过我想大家也是不想给队长添太多麻烦才不说出来的吧……虽然结果好像和目的背道而驰了。

然后队长带他们去了医院,结果好像医生也没能检查出来什么问题……真是奇怪的症状。

小杰戴口罩了,但是他最近吐的花瓣已经越来越多了,有时候还在半朵半朵的吐,看起来非常难受的样子。小别情况好一点,不过可能是脸本来就臭,看上去脸色也挺差劲的。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队长和他们一起回队里的时候居然也吐了花瓣?他俩从来没吐过黄色的花啊。


X月X日 天气多云

中午去食堂的时候看到柏清和副队坐在一起吃饭,因为是不太常见的组合就稍微注意了一下。

没想到柏清吃着吃着咳了起来,之后副队就一直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现在看到别人咳嗽就想不会是又有人吐花了吧……我是不是过度紧张了啊。至少希望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不要降临到我自己头上就好……灵异事件什么的光看看就足够了啦。

对了,今天套餐配菜里的芋头不好吃,拿去和烨柏的土豆交换了,没想到他还真的吃得下,原来人和人之间胃的构造都是不一样的么。


X月X日 天气阴

柏清今天打了一个大喷嚏,结果紫色的花瓣像炮弹一样飞出来喷得到处都是了。

本来想说像花仙炮的,不过那个也不是从嘴里弄出来的啊……

虽然那情景是很好笑啦,但是清理起来真的挺麻烦的,还要担心有没有飞到键盘和机箱缝隙里面去的……大家花了好长时间才处理干净。

感觉不能再放任这怪病蔓延下去了,就在女选手群里问了一句,才知道乔一帆也在吐花,苏前辈告诉我她们队那个拆迁流的高材生查出来说是相思病……感觉非常难以置信地不科学。

跟小杰他们提了一下,结果小杰非常焦虑的样子。真是的,先照顾好自己再去操心别人吧。


X月X日 天气多云

小杰请假去了兴欣,说是想看看一帆的情况,也想当面问问那个高材生这种病要怎么处理。

队长准假了,毕竟小杰是我们这边病得最重的一个了,再放着不管的话要没法上场比赛了吧……

还有副队和烨柏也吐起花来了,副队说可能是因为昨天碰到了柏清喷出来的那些花瓣,然后单相思中的人都被感染了……副队你这么坦荡荡地承认自己正在单恋也太淡定了吧?

明明都是紫花,不知为什么副队嘴里飘出来的就挺文雅,柏清吐的就特别喜感……

倒是不知道烨柏暗恋的是谁啊……不过也没有特别想知道啦。


X月X日 天气晴

小杰从兴欣回来以后似乎就不吐花瓣了。

小别和柏清摇晃了他半天问怎么治好的,看起来特别像欺负人,他过了一会儿才低着头小声说了什么。距离隔得太远了没听清,不过那两个人的表情看上去很抓狂的样子,是什么麻烦的办法么?

晚上苏前辈有在QQ上跟我说多亏小杰过去一帆的病也好了,那么应该是小杰首先发现解决方法告诉他的吧……

不管怎么样,能摆脱花灾了应该是好事情?

这两天基础练习的命中率总是不太行,感觉自己的精神没完全集中起来的样子,决定自主加练了。


X月X日 天气雨

和烨柏提起一帆和小杰一样都不吐花了,结果后来都在说一帆的事。

烨柏说输给一帆以后他总是在害怕队长会后悔留下自己放弃一帆,但是看过兴欣打的总决赛以后他想通了,是一帆默默地在努力而他自己以冠军队成员自居而裹足不前,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在一帆面前摆出高位者的姿态,害怕也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心存疚意且技不如人。如果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去改变的话,结果还是会让人失望的。

我觉得我自己也是一样,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以为自己资历老就可以使唤新人的啊,我们这些不器用的前辈真是做了太多对不起他的事情了。

不过看烨柏一直吐花一直呛到的样子,想想要是没让他说那么多话就好了。

弄得粉红花瓣铺了一地,好难扫。


X月X日 天气雨

今天和蓝雨的比赛输了,4比6。

虽然说是我们队这边有好几个人都在吐花肯定对状态有影响,不过输了还是好不甘心。如果我能做到独当一面的话,也不会弄成这样了吧……

而且赛后握手的时候,我看到卢瀚文嘴边还粘着花瓣啊,和小别的一样是蓝色的。估计也得病了吧……不过他才多大啊,难道是早恋?

说起来,那时候我还听到喻队好像对队长说了一句“没问题的,抓紧时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听上去也不像挑衅啊,蓝雨那帮家伙也不可能因为赢了一场就在队长面前那么嚣张吧……

总而言之,战术师之间的对话,凡人如我还是不要去琢磨了,伤神。

另外,小别回来的路上也不吐花了……应该是用之前从小杰那学到的办法治好了吧?


X月X日 天气阴

发生了一件超让人开心的事情。方神回来看我们了。

几年不见还是那么笑眯眯的看着大家,也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在他退役后才进队的小杰也有一份。

队长开始看到他进来时倒是不大高兴,不过后来还是被方神努力的逗笑了。然后我们就自觉地把队长交给方神带走去叙旧啦,他们之间应该还有好多话要说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队长好像是在和方神撒娇……还是不要细想的好。

其实就算是这样也好吧,队长一个人撑着全队太辛苦了,如果有个谁能让他卸下这些架子的话,除了方神也不会是别人了吧。

对了,今天晚上队长的病也好了,不过没人敢去问是怎么回事。


X月X日 天气雨

今天和兴欣的比赛结束的时候,烨柏去找一帆道歉了,我想了想也跟着去了。

虽然现在说出来什么都不能弥补,但是想法不好好传达出来的话,自己也会愧疚的吧。

结果一帆说他并没有太在意,也不会责备我们,相反我们特地过来道歉让他有点过意不去了,让我们不要太放在心上……感觉更加惭愧了,一帆真是个好孩子呢。

只是稍微有些没想到小杰也在兴欣的休息室里,而且一帆听烨柏说话的时候,小杰一直表情很温柔地看着他,还握着他的手。

这两个孩子关系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非常要好呢……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安心,又有点羡慕。


X月X日 天气晴

和烨柏一起进训练室的时候看到了点不该看的东西。

柏清亲了副队,嘴对嘴的那种……我还是第一次在漫画之外的地方看到两个男人这样,烨柏好像也被吓得不轻。

“治病,没见过啊?”虽然柏清的话说得恶狠狠的,但本就是真的没见过啊……倒是副队看起来比较尴尬,跟我们说确实是治病,不要想太多。

结果我这一整天满脑子里都是柏清拽着副队的领子凑上去的样子……真糟糕。

要是让小戴知道的话该刷出一屏幕的YOOOOOOOOO了吧。


X月X日 天气多云

今天柏清和副队真的没有再吐花了……该不会是那个亲一下真的可以把病治好吧?这么恶俗的桥段也只有老派的童话故事才会用的了,是睡美人还是青蛙王子啊。不过现在好像也没有其他的线索……

把这个猜测告诉了烨柏,结果他一脸超级别扭的样子……不就是亲一口么,又不会掉块肉,为什么要摆出那种表情啊。

不过想来想去,烨柏和其他人做那种事情的话,总觉得没有办法去想象呢……

而且,说起来,我都还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呢……不不不,应该说有什么人会看上他那种的啦!

讨厌,什么时候那么注意这家伙了啊……


X月X日 天气多云

我居然……也吐出了花瓣。

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受……看着手里的花瓣反而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原来我是这么想的啊,总算是弄明白自己的心情了呢。

倒是小别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我,把我拉到一边说这是要和喜欢的人接吻才会治好的病,希望我做好心理准备……

原来是这样么!感觉……果然是好让人害羞的病啊。

不过这样的话,说起来小别是怎么治好的啊,真是有点在意……

就这么问了小别,但是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完全不肯说。

什么嘛,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么,有那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么。


X月X日 天气晴

今天训练结束以后,烨柏叫住了我。

“虽然可以说是为了治病,但果然我想要的不光光是这样,所以必要的流程还是得走一遍的……”

他看起来特别特别紧张,握握松松几次才抓住我的手,说他其实喜欢我好久了,说他不确定我是不是也喜欢他才一直不敢告白,直到他看到我也吐了花出来。

然后,他似乎努力了很久才让他自己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从现在到将来,你愿意都和我在一起么?”

我有点儿想笑,两个人都吐花了也不用这么不安心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能用这样的方式证明了,比起忐忑地揣度对方的心思,也是很幸运的吧。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闭上了眼睛。


-FIN-


评论(22)
热度(229)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