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随机角色搭配点梗]你和远方

“张佳乐骑自行车带大孙撞到了邱非”的衍生,这篇把我本来想用在邱非生贺的想法写掉了,所以到时候如果我坑掉了邱非生贺不要怪我。

和孙肖那篇一样只不过是拿这个梗开头……实质上总之反正不太像CP。

能把随机角色搭配点梗写成这样我觉得我也是很拼……

第一次写双花……特别紧张!私设私设私设OOCOOCOOC。

大召唤术 @〔空里流霜。〕  @彌霜 


-1-

当张佳乐接到国际邀请赛集结的通知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包行李飞去B市找孙哲平,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既然人都到B市了,自然是要四处逛逛的。而半是出于对B市交通状况的愤恨半是出于对过往生活的怀念——可能还有张佳乐同学突发奇想的成分在里面,两人决定骑自行车出去转悠。

此刻的两人正站在孙哲平唯一的一辆自行车旁边。车身上积了层薄灰,显然是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于是张佳乐随手抓起抹布擦了擦车座。

“老样子,我带你?”孙哲平挑眉发问,然后他发现张佳乐正盯着自己缠着绷带的左手,哑然失笑,“看嘛?没那么脆的。”

张佳乐咬咬牙,抢先一步跨上自行车,然后回头拍了拍自行车后座。

“上来,你乐爷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孙哲平也没再和他客气,干脆地坐了上去,算是接受了前搭档这别扭的好意。


-2-

有多久没像这样和孙哲平一起骑自行车了呢?张佳乐回想着。

那还是之前在百花的几年,两人偶尔会在训练后偷偷跑出俱乐部,孙哲平骑着自行车载着张佳乐穿梭在周边的巷道,最后停在个烧烤摊边吹着晚风撸着串,说着那些熠熠生辉的梦想,以及还未曾品尝到——但都坚信着总有一天能够摘下的胜利果实。夜色之下看不清彼此被炭火和辣椒熏红的脸,却总能发现对方的眼睛宛若星辰一般闪烁着亮光。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光。少年意气挥斥方遒,认定将来还有无数胜机,不曾想过前方道途艰险,谁必须退场谁又苦苦支撑,一人背负二人梦。


-3-

事实证明,张佳乐的车技真不怎么样。

好好一辆自行车,竟被他骑出了海无量在场地上摸爬滚打的气势。还好孙哲平扶得有够稳当,一路上也算是有惊无险。

而当自行车经过一个拐角,看到迎面有行人走过来时,碰撞避免已经要来不及了。

“往左,左边一点!”张佳乐向前方的少年吼着,然后下意识地将车头往自己右侧打——

结果当然还是撞上了。

少年向后一个踉跄跌在地上,自行车也摇晃了两把,多亏孙哲平及时撑住,车身才并没有倒地。

“你没事吧?”张佳乐急急忙忙跳下车上前去扶起那个少年,幸好看起来只是稍微受了点惊吓,并没有受伤。

当他仔细一看,发现眼前的少年这张脸竟有几分面熟——还是在电竞相关的报导里见过?张佳乐在脑内把这两年新出道的选手名单过了一遍,却模模糊糊地没找到能对上号的。

而首先反应过来的竟是孙哲平。

“邱非?”


-4-

邱非,率领新嘉世通过挑战赛重返联盟的小队长,相当不错的战斗法师操作者,叶修的亲传弟子。

而这个孩子正在一脸认真严肃地教育他“前辈,骑车带人不安全”,张佳乐欲哭无泪。

“怎么来B市了?”孙哲平问。

“和微草打了场练习赛。”邱非答道,“下午跟夏哥去谈赞助,之后有酒会夏哥就让我先回来了。”

张佳乐默默在心里感慨了下新嘉世的不容易,更有了为自己撞到他的微型事故补偿点什么的想法。

于是他指了指前边的咖啡店。

“走吧,去喝点什么,我请客,大孙付账。”


-5-

都是职业选手,能聊的话题也就那么多。

坐在咖啡店里的三人谈话的内容从祝贺嘉世归来开始,没多久就转到了叶修的退役。

“我是觉得老叶不会真的这么容易就退了……”张佳乐显然没怎么顾忌身旁的叶修爱徒,“上次不也是领着兴欣就杀回来了。”

“是真的。”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地搅拌着饮料的邱非停下手里的动作开了口,“叶修前辈退役回家的决定是事实。”

发现两人都将目光转向他,邱非顿了顿,又继续说下去。

“其实退役的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我就去找过前辈……前辈答应过我的,下一次场上见,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怎么这样!”张佳乐激动起来,竟一时没控制住音量使得周围的客人都望过来——还好伪装算是到位没有被认出来,“你……不甘心的吧。”

怎么可能不明白,曾经有过的承诺被现实无情粉碎时的痛苦与无奈。

而对于这孩子的状况来说,更像是约定被自己最重视的人主动背弃了,那样的心情又该是如何……愤怒,或是难过。

邱非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当时是,现在不会了。”


-6-

邱非曾觉得,自己的这份执意抱持得又骄傲又苦涩。

至今为止,自己的道路都全由自己披荆斩棘开辟而出,那可谓是他足以自矜的资本。

但无论他是如何在身后追逐对方的步伐,无论他是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抑或是跌跌撞撞摔倒许多次,那个人也不会为了他回头或是驻足。

他只会低声说,爬起来,走下去,不要停。

而自己所能做的只有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却直到最后也没追上这个不会等自己的人。

而破除这一厢情愿的黑暗的是叶修离开兴欣前,回答他的质问时所说的话语——那次短暂的会面之后,它们一直都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邱非,我想你应该明白的。你的觉悟不止是这种程度。”

“是我没有满足你的期待,但那是因为我的状态确实不允许再上场,而离家出走的我也是应该回家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虽然有点对不起你,但它不会因为其他什么人的希望而改变。”

“你要记得的是,你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才打荣耀。”

“战斗,然后变强,这些都是为了你自己。”


-7-

“那时候叶修前辈跟我说,”似乎是终于得到一个倾吐的机会,邱非抿了一口茶水,然后平静地向对面的两位前辈诉说着,“‘不要只看着我,去看前面更远的地方吧’。”

那便是他所仰视着敬重着的,最严厉而又温柔的前辈,为他留下的最后一句教诲,而他也因此豁然开朗。

是的,自己曾经注视着他的背影,曾经期盼着与他一同站在赛场上,但自己对这份职业、这个游戏的爱,不只是想要靠近他的私心而已。

那个人创下万丈光芒和神坛传说,但这绝不是、也不应该成为路途的终点。

自己要演绎的,并非是伊卡洛斯的戏码——自己所应拥有的并不是接近光和热就会融化的蜡质的双翼,而是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钢铁之心。与其耗尽心神追赶落下地平线的太阳,不如学着如他对荣耀那般全情投入。

而从今以后,自己也将在这永不消逝的光辉照耀下,一步一个脚印地篆刻下只属于自己的,以执著与热情所谱写的故事。

直至最远处。


-8-

“叶修说的没错。”开口的竟然是孙哲平,“无法共同作战是挺可惜的,但只要能再战下去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愿望都是属于自己的。”同时瞥了一眼张佳乐。

意有所指。

张佳乐一怔,然后接过话来:“有这么好的徒弟,老叶也会为你自豪的吧。”

“希望如此。”邱非垂下眼睛。

“要送你回去吗?”张佳乐问道,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的瞟向那唯一的自行车。

“不用了。”注意到他的尴尬,邱非抬起头来笑笑,“路不远,马上就能走到了。”

“下个赛季就是对手了。”孙哲平拍拍他的肩,“加油。”

“谢谢前辈,那是当然的。”邱非回答道。


-9-

“年轻人有决心有毅力就是好啊。”望着邱非离开的背影,张佳乐感叹着,“有些期待下个赛季的嘉世了呢。”

“不能输给小辈啊。”孙哲平扭头看向张佳乐,勾起一个典型狂剑士风格的张狂的笑,“你呢?这次有没有信心和他们一起带个冠军回来——张佳乐的世界冠军?”

我们的人生并非全为彼此铺陈开来,但曾如此浓墨重彩着上一笔,也算不得有留下多少遗憾。

不必与我相互捆绑,你担当得起更高更远的目标和梦想,而这追逐的过程我即便不能继续参与,也愿倾尽全力为你鼓掌。

突然成为话题主角的张佳乐惊诧地看着孙哲平,继而笑容渐渐展开。

“还用你说!”

并不是单纯为了你才选择拼搏——但正因为知道你会始终站在我的身后激励我前行,即使独自去往远方,我也有足够勇气能肆意张扬奏响战歌嘹亮。

抛弃软弱,射杀迷惘。花当开时,就开到绚烂狂放。


-FIN-


评论(8)
热度(47)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