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随机角色搭配点梗]笨蛋,情诗,傻白甜

“孙翔把自己写给小事情的诗念给糖糕听”的衍生,翔翔这么少女一定是写诗的错。

总算用上电脑了!召唤术 @引子 

OOC私设渣文笔虎头蛇尾之类的不用我多说?

第一个梗就爆字数成这样后面的怎么办……(眼神死

初版诗改自《笨蛋,测验,召唤兽》里常村勇作写给木下秀吉那个(

对了这篇里隐的CP超级多不知有没有小伙伴有兴趣和我对对暗号?不过稍微明确点的只有刘卢刘的样子……


-1-

孙翔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湛蓝天空中飘着丝棉般的云朵,阳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樟叶在地面上投下细碎的光斑。

他就穿着中学校服的立领短袖,站在那片树荫之下,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念着手中的稿子,又忍不住地不时微微扬起头让视线离开稿纸,好偷偷瞟一眼对面的人。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也不知道在害怕着什么。这样不像他,但他对于这份情绪似乎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而他的听众是一个看起来比他年长几岁,面容温和,身着白衬衫戴黑框眼镜的男子。他发现每次目光撞上时,这个人总是微笑着看着他,于是他渐渐安下心来,稿子也读得越来越流畅。

当他终于念完整张纸上的文字,能够去专心观察对方的反应时,他看到的是那人眉眼间比之前更深更暖的笑意。确信了自己的作品和思念都被全部接纳下来,于是他也发自内心地笑出声来。

对方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说谢谢的那一瞬间,喜悦的心情仿佛要冲破云霄。

这样的感觉,应该就是幸福了吧。


-2-

“所以你就想给肖时钦写诗?”唐昊一脸卧槽地看着对面的孙翔,“孙二翔你脑子里真的进翔了啊?”

“进你妹。”孙翔有些恹恹地咬着六个核桃的吸管——职业选手不能喝酒,“写诗有什么不好的啊?”

“你写得出来?”唐昊挑眉,“傻逼你一叶之秋名字都是错的。”

“一叶之秋是叶修取的又不是我取的。”孙翔把吸管吐掉,“我真写了,不信念给你听。”

唐昊震惊了。我勒个去孙翔还真的会写诗?这技能点的分配便是万万没想到啊。

还没等唐昊回过神来,孙翔已经从裤兜里掏出张折得皱巴巴的小纸片,摊平开念起来。

“察觉到的时候,

总是在追随着你的身影。

想起来的时候,

总是在寻求着你的笑容。 

啊,小事情,

假如说我是向日葵,

你就是照耀我的太阳。

……”

唐昊体会到了智商上的优越感。

本来还想猜一把是江波涛代笔还是方明华代笔呢,结果这明摆着最多是杜明水准的啊。

不过一想到轮回智力水平都这样了呼啸还是没放倒他们,唐昊又愤怒地踹了一脚桌子腿。


-3-

“我醒来以后马上就记下来了的,唐日天你说我这样行么?”念完诗的孙翔热切而期待地注视着唐昊。

“不行。”唐昊斩钉截铁道,同时附送了一个白眼。

“哪里不行?”孙翔不满地拧起眉头。

“跟你说也说不清,反正不行。”唐昊往后一靠,手往前随便一挥,“你问他们去啊。”

“我这不是没别人问么。”孙翔委屈。

唐昊放眼望去,刘小别在和不知怎么混进来的蓝雨小剑客一起拿着个iPad打双人游戏,邹远站在门口讲电话笑得满脸都能开出花儿来,杨昊轩打包着桌上剩下的零食大概是要带回酒店,李华蹲在角落插着网线下电视剧,就连自己队上的林枫都跑到一边去向徐景熙抒发对蓝雨食堂的热爱与怀念了。

唐昊心塞。妈蛋,说好的七期聚呢。

“……不然也轮不到找你这个没对象的说。”孙翔又补了一刀。

唐昊在悲伤之余更加愤怒了。


-4-

于是蹲坑回来的袁柏清眼前上映的第一幕就是唐昊与孙翔之间热情友好的真人PK活动。在聚会包间的中心,一米八三和一米八五的两具躯体激烈地缠斗在一起,谁都不愿意向对方示弱。

微草的治疗抱着双手看了一阵子,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你俩都打到喘了就消停会儿呗,弄出这种爱情动作片的音效外面还以为我们荣耀七期聚众淫乱。”

扭作一团的唐昊和孙翔同时转头看着袁柏清。

“这不是来人了么去问啊!”这是唐昊。

“袁百货来来来正好看看我写的诗!”这是孙翔。

袁柏清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等等……孙翔写了诗?

似乎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袁柏清的世界观轰然倒塌。


-5-

曾经有那么一个传闻,每个战队的治疗都是隐藏的情感咨询专家。身边集结了四组脱团狗到处放闪的微草治疗更不例外。

于是基于同期小伙伴的革命友谊,我们的袁老师在看过孙翔的诗并聆听了其背后的故事之后开始了他的第一堂恋爱教学讲座。唐昊坐在一旁掏耳朵,学生只有孙翔一个人。

“咳咳,孙翔同学,”袁柏清严肃地扶了扶并不存在的眼镜,“你的诗里的真情实感是有了,但是这小学生文笔我想是坑,呸呸,感动不到肖时钦那个心脏的吧?”

孙翔似懂非懂地点头。

“所以我们提高一下文学素养重新写一首,也好让肖时钦看到你的进步对你更加心动不是?”袁柏清趁热打铁。

孙翔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袁柏清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


-6-

当然,袁老师在看过孙翔诗作的第二版之后,毫不犹豫地打回去要求他重修。

“你特么去抄空间狗的文章连我都糊弄不了好么?”袁柏清恨铁不成钢,“你折翼天使我还小手冰凉呢,就这样你以为肖时钦会看不出来?”

孙翔有点蒙了。他没怎么怀疑过自己打荣耀的水准,赛场上也能做到一往无前,可是写情诗追朋友这事他心里是真没底,又听袁柏清说他不够文艺,这才动了心思从网上找。“你要我写好点……我不会写别的了啊。”他讷讷道。

“你为什么喜欢肖时钦,肖时钦想要的东西你能给他什么,搞清楚这两个问题你自然就能写了。”袁老师高贵冷艳地给出指导建议。

艾玛,我刚才说的话好有哲理啊。袁柏清捧着脸在自己心里默默点上了一个赞。


-7-

夜里,孙翔躺在床上想着袁柏清问他的两个问题。

自己为什么喜欢小事情?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自己在嘉世的时候就没干什么好,总是意气用事也从来不管战队事务,都是肖时钦在他身后忙里忙外打点一切,末了还给闹别扭的自己顺毛。而直到转会轮回自己才发现,那些事情其实很多都不是肖时钦必须做的——没哪个战队的队长和副队长还会是那样的相处模式,而肖时钦什么都替他完成了,简直是习惯性地包容着他。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依赖并喜欢上给自己照顾的人,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然后,小事情想要什么?雷霆的冠军——不行这个不能给,那还有什么呢?孙翔绞尽脑汁发现想不出来,于是他决定换个思路:自己有哪些想给小事情?

想看他能够真心地笑着,想让他不会觉得那么累,想要把自己迟来的理解和感谢都返还给他。

他突然觉得他知道诗应该怎么写了——这次不用再问袁柏清了。

孙翔翻身起来,订了去W市的机票。


-8-

孙翔低着头划拉着自己的脚尖,直到旁光瞥见肖时钦在他眼前出现。

和梦里不大一样,W市夏天的太阳光毒辣辣地射下来,雷霆俱乐部门口也没有树荫遮挡。从训练室出来见他的肖时钦身上穿的自然是雷霆的队服,倒是自己真找了件和中学校服差不多的立领衫。

“孙翔?你到雷霆来有什么事吗?”肖时钦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小事情……”说出口的声音有点发涩,“我给你写了一首诗想念给你听。”

难言的沉默持续得有点久,久得孙翔模模糊糊地想着小事情以前教他的“尴尬”是不是就这种感觉,连汗珠在皮肤上滚落描摹出的轨迹都如此清晰可辨。

然后他终于听到肖时钦叹了一口气,说“好吧”。

那首诗太短,但读诗的时间已足以让他看着肖时钦的眉头锁紧了又舒展开。

接着肖时钦说了“谢谢”,肖时钦摸了摸他的头。

孙翔舒服而满足地眯起了眼。

不管过程差别多少,结果是一样的就好。


-9-

后来,这个愣头青小子靠一首诗成功俘虏战术大师的故事在同人本女魔头戴妍琦的添油加醋之下于坊间广为流传。然而,每当有人问起那首奇迹般的诗歌,孙翔总是会横眉竖眼,而肖时钦则是无奈地一笑。于是这首诗便成了一个人人好奇却又无人能解的秘密。

其实只有肖时钦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多漂亮的诗,甚至可以说连诗都算不上——

“小事情,

谢谢你的关心,

以后你的事情,

都是我的大事情。”

然而两人的关系就这样被简单地改变了。

也许,诗是什么内容本来就无所谓。

重要的只不过是诗里的那份心意,以及写诗念诗的那个人而已吧。


-FIN-


评论(33)
热度(125)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