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爱&高乔高无差不拆
同担拒傻,生冷不忌但极度挑食
给我的雷点了推就别来蹭我家粮

[全职/读书笔记?]乔一帆&高英杰小天使组超个人杂想集

整理一些自己的理解以及和各个群里的小伙伴讨论的结果除个草……会有大量的私自推断以及吐槽,很可能过度解读。而且我是高厨,大概完全无法回避掉个人立场,注意防雷。

小范围联动:乔一帆&高英杰相处整理 就,再说说高英杰

还是想到哪写到哪,顺序可能比较混乱,别介意。

后文戳:乔一帆&高英杰相关超个人杂想集·续


英杰,100%瞄准

先说一个我觉得最无语的误解吧,我本以为小高的箭头已经是天地可鉴,结果之前刷相关贴吧的时候有说小高是同情小乔的,居然还有说小高看不起小乔的我也是醉到五体投地……后来我就没怎么去过贴吧了。

一开始作者对两人关系的定义可完全不是这样的:

两人身份悬殊,但都还没什么心机,因为年龄相近,倒是十分要好,干什么都喜欢凑在一起。

明明就是拍了板的“没什么心机”的“十分要好”,可以不要恶意脑补显得其中一方特别可怜么?倒是看看英杰都做过些什么啊:

乔一帆手上忙乱,心中又慌,已经完全没了章法,只是下意识地躲避着一个又一个的攻击,对于怎么脱身,是不是有机会反击,竟然是一点主意也没有。

就连坐在他旁边的高英杰看到他这场面都替他着急,连忙叫着:“坚持住,我立马就到了。

面对表现不佳的一帆,英杰的表示里,有任何不满不耐烦或者不信任的成分么?他还是认为一帆有可能“坚持住”的吧,而只要他自己及时赶到的话就都能解决了。

然后英杰确实也帮到了一帆:

得了这空当的乔一帆终于有机会看看此时的局面了,当即看到高英杰的叶落乌啼正骑着扫把轻快地飞舞着,刚才就是他过来帮乔一帆脱出了包围。

联想一下之后网游里英杰下意识去救被小卢攻击的一帆那段,我个人有感觉英杰这样做已经成了某种条件反射和习惯……英杰一定没少干过这种事情,也是希望如此的吧。这也可以算得上英杰的保护欲吧。

另外有一点可以注意一下的,这个时候英杰的座位是在一帆旁边,考虑到一帆的“饮水机之友”属性,显然是英杰自己主动选的座位。后面也有个地方有稍微提到过这一点:

“一帆你笑什么呢?”高英杰这时却是回到了位置,一来就见好友在那一个劲傻笑,目光发散,似乎也不是在看着比赛。

“哦,没什么。”乔一帆连忙收起了笑容。

能“一来就见”,确实是在旁边的吧。

接下来是最长也上心得最明显的两段:

“怎么了一帆?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啊?”下午训练,却是好友高英杰看出了乔一帆心情很好的样子,忍不住过来问问。

“嘿嘿,有吗?”乔一帆傻笑道。

“你没事吧?”高英杰伸手去摸摸乔一帆的额头。

“没事啊!我没事。快,训练开始了。”乔一帆躲开了高英杰伸过来的右手,收起傻笑坐到了电脑前,但是不一会,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下,嘴角又是开始微微的上扬,这一切却是没有逃过高英杰的眼睛。

高英杰当然也很清楚自己这好友前途未卜,心理压力必然很大。只可惜他虽是俱乐部力捧的新星,呼叫很高的大神接班人,此时却还是人微言轻,根本无法在这件事上帮到乔一帆什么。此时看到乔一帆这几天心情反常的好,对此不正常的表现未免有些担忧。

下午训练结束,乔一帆匆匆就回了自己房间,高英杰想找他说话却一时没有机会。作为俱乐部重点培养的新人,他时不时就会在大神指点下进行加练。今天训练结束正想去追乔一帆,却又是被队长王杰希给唤住。

加练结束已是晚饭时间,高英杰匆匆去了俱乐部的餐厅,却不见乔一帆。问了一圈队友,乔一帆这个透明人实在没人注意,来没来餐厅,竟然没有一个人说得上。

高英杰跑去乔一帆的房间,一样没有人,乔一帆竟然是不知去向。

高英杰觉得有些不寻常,却不知道好友在搞什么名堂,也不敢向队长报告,连忙给乔一帆打电话。乔一帆接了,却只说自己吃完饭没事干随便出去转转而已。

乔一帆从代练那里拿到帐号卡回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回来和离开呢,同样是没有任何人留意,乔一帆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正在开门,却突然有人唤了他一声,回头一看,高英杰从训练室的方向走了过来。

“英杰啊,刚练完?”乔一帆打着招呼。

“嗯。”高英杰应了一声,跟着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去哪了?”

“随便出去转了转。”乔一帆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高英杰说。

“我?我哪有什么事啊!”乔一帆笑着,“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啊!”乔一帆说着已经打开了房门。

“哦……”高英杰最终只是这么应了一声,他终究是个内向不擅打交道的人,他看出乔一帆有心事,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终于是被这样轻松挡在门外。

高英杰又怔了好一会,最后却也只能是叹了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

想起乔一帆最近总是很忙碌,而且经常独处,和自己的交流也不是很多,高英杰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

真的,我觉得我自己对朋友都难以看得这么仔细,这样的有一点点不对劲都能发现想求个水落石出,如果英杰的想法里有一点杂念的话还能办到么?前期连自己的想法和关心都怯怯的难以开口的英杰,哪里来的把自己放在高位的自大和怜悯?说看不起的更搞笑了,英杰会是暗搓搓关注别人等着落井下石的人么?而且对初期的一帆……有必要?

这边还有很多没有摘选到的部分,因为实在是太多了……还有一些说高英杰的时候讲到过的部分也没有再用了。其实我觉得都已经不用额外说明了,看看就好。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小天使组CP向一部分也是因为难以想象英杰在维持对一帆这种关注度的状态下要怎么和别人交往。


英杰,所追求之物

说来也惭愧我开始也怀疑过这个问题,一帆带给英杰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会不会影响到竞技状态?后来又把英杰出场过的比赛看了看,觉得我想太多了……英杰就算输掉比赛,也不是输在心理冲击下的迟钝更不会放水。对一帆的关心是纯粹的,对胜利的渴望也是纯粹的。英杰的追求是“要超越所有人”的,“没有止境”的荣耀之路,“他会朝着这个目标,坚定的努力下去”,不会那么轻易被动摇的。

“我会的。”高英杰郑重地表示。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怯生生的少年,双手毫不犹豫地操作着键盘和鼠标,木恩冲了出去。

是否有疏漏的区域可以站位?是否有技能交换时的空当可以捕捉?  

高英杰,全神贯注地留意着一切,他的木恩冲向一寸灰,他要打断对方的鬼阵连环。

像这种时候,英杰有犹疑过吗?会想着对面是一帆而有多余的感伤吗?真正在战斗过程中的时候,是不可能分神去想这些的吧。

别拿没打时的状况说事,我高场上场下可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啊。新秀挑战赛那一场就是个铁证:

高英杰照样也是要上比赛场上走一圈,说两句的。结果相比戴妍琦那姑娘他都要逊多了。低了个脑袋,手脚僵硬地走上了场后,几乎是飞快地一个抬头而后向四周甩了一手。一句“大家好,我是高英杰”,音调从高到低,最后名字的三个字小得连自己都没听清。

职业选手席位上的微草众人都是暗暗摇头。这高英杰,如果真依他自己的个性,那是肯定不会报名这比赛的。他会参加,那完全是王杰希代他报的名。这个孩子,实在是需要一些磨练。

“我要挑战的选手是,我们微草的队长,王杰希。”高英杰的声音依旧很低,但至少王杰希三个字是念了出来,而后的挑战理由,更是低得如蚊子叫一般。导播通过耳麦一再提醒他大声一些,结果却是根本不管用。

高英杰有天才之名,但从未正式登场比赛过,外队的选手都不知他的深浅。此时眼见在这样一场无水分的争斗中,竟然在气势上压制住了王杰希。之前这天才怯生生地登场的时候,不少人可是在心中对其嗤之以鼻。谁想这比赛开始,拿了角色,立刻就是如此生猛的模样,所有人的印象在这一刻都已经改观了。

高英杰,此时又恢复到了那个怯生生的模样,低着头朝赛场中央走着。周围的掌声让他觉得好像在梦中。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好像是击败了队长?而且是在这么多观众的面前?

这才是我高啊,说尽全力就尽全力,开头再怯认真上战场立马切内核,心情再受震荡那也是打完之后的事。就算场下的高英杰再畏首畏尾想东想西,场上的木恩照样也只会一扫把抡圆了拍过去。

再看小高对赵禹哲的这一场:

高英杰加上微草的第一天,听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冠军。

他们是冠军队,他们为冠军而存在,而冠军,永远是用胜利堆砌而成。

任何时刻,都不会放弃对胜利的追逐,一支志在冠军的队伍,就该有这样永不松懈的心态。

轰轰轰!

两个法师系的职业魔法对轰绚烂的魔法光影中,高英杰没有让木恩停下向前冲的步伐,这是冲向胜利的步伐,也是冲向冠军的步伐。

赵禹哲诧异。

他清晰感受到了高英杰的坚决,在这样一场对他们微草本该无所谓的比赛里。

是因为个人赛连丢了三场所以觉得颜面无光吗?

赵禹哲思考问题的角度总是这样,他总是在这种层面重视自己,重视战队。他也追求胜利,但他想到的是由此来展示自己的实力,让大家见识到他的强大。甚至在他心底,冠军就是做出这种炫耀的至高筹码。

这是荣耀,不是炫耀。

赵禹哲显然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他感受不到微草感受不到高英杰追逐冠军,追求荣耀的那颗真心。

纯粹的攻击,不包含任何意气之争,飞翔在空中的高英杰和木恩,他们的目标只是胜利,永远都是如此。

荣耀!

两个大字在电子大屏幕上闪动着。

任何一个职业选手,任何一个荣耀玩家,每天都不知要多少次看到这两个字。有的人将其深深地放在了心上,有的人,却只将这当作一个单纯的胜利符号。

荣耀,只会属于那些看重它的人。

场上的英杰有的只是彻底的求胜欲望和对荣耀本身的专注,所以应该并不是那么容易受到心理波动影响的类型。

而实际上也有提到,高英杰至少是“平滑地翻过了新秀墙”的选手,我个人认为这也可以间接说明包括乔一帆离开微草的事件也没有让高英杰在比赛中的表现有太大的起伏。


除了高英杰  

顺带着想提一下,这个算是在第一次看原文的时候我就印象比较深(和那些年,我高被丢出去的魔道学者差不多排行)的桥段,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是这样:

乔一帆在一边默默地坐着,在队里,他永远是当听众的那一个,除了私下和高英杰在一起的时候,其他时候基本都没有他说话的机会。

叶修的房间,乔一帆默默地进入,除了高英杰的一句“一帆加油”,没有得到任何队友的加油鼓励。

他没有在任何比赛里出过场,除了高英杰没有任何队友会主动找他练习,技术部开发的自制装备,也从来不会是刺客用的。 

众皆茫然。直至此时,他们才发现对于这个同队的后辈新人,了解真得很少很少。……高英杰此时的茫然却比这些前辈们还要多一些。因为他对乔一帆是了解的,结果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挑战李轩。 

“一帆!”除了高英杰惊喜地叫了一声以外,其他人都只是斜斜地瞥了两眼。

他是微草战队的小透明,饮水机选手,除了好友高英杰,在其他人眼里大概就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存在。

可以看出来一帆这边也是有一点类似的状况。一帆并不是不在意英杰,而是一直把英杰作为一个和其他人区别开来的存在来对待。而且这个时期不自信又敏锐的一帆一定有注意到,高英杰对他有特别的关心,也因此有比别人更多的了解。但一帆想要的大概也不仅仅是这样而已,他需要真正的互相支撑的队友,以及更多的实力上的自我证明的机会。我觉得对于解读这两人关系中的乔一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两方面……接下来会稍微详细一点说。


一帆你回回头

同样是之前在贴吧看到认为小高是全程单箭头的……你以为小乔一直都对这些没感觉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得没法说喜欢小乔了,但我还是相信一帆是有反馈的,只是相对来说可能没有那么明显而已。

王杰希刚走,乔一帆正准备凑过来给高英杰说点什么,就听得那边有人喊了一声:“一帆,去给大家拿点喝的过来。” 

“你喝什么?”乔一帆应声去拿饮料,却不忘悄声问一问好朋友。  

一开始的这一段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一帆同样也有主动接近英杰的行为。

百忙之中他还是偷空朝旁边四人瞄了眼,他看到了肖云脸上的愤恁,更看到的是好友神情的专注

“哇,你没睡觉啊?”乔一帆看到好友高英杰时吓了一大跳。高英杰那俩眼圈乌黑乌黑的,大熊猫似的。  

乔一帆看了看身边,高英杰却不在位置上。朝另一边一看,高英杰是被队长叫过去了,似乎正对他说着什么。

英杰注视着一帆的同时,一帆也在关注着英杰。不是简单的被动的回应式的,也是同样出于自己内心的。

“就回来啦!”乔一帆在手机里敷衍着高英杰。他出去是去取帐号卡。虽然明天拿一样可以,但乔一帆此时实在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这事他可不想让俱乐部的任何人知道,所以只能是悄然离开,对于透明人一样的他来说这倒是很简单。谁想却还是被自己的好友察觉。乔一帆心里有一些感动,却也不准备对高英杰说什么。这是自己的选择而已,和任何人都无关。高英杰虽然关心他,但他也很清楚,高英杰帮不了他什么,死拖着高英杰的话,或许反倒会给自己这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好友造成困扰。

这里完全可以说明一帆并不是无动于衷,只是他同样担心着英杰会做多余的事情,自己会给对方添麻烦而有所回避。其实这里要说一点的就是,虽然我非常喜欢小天使组,但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样的关系是理想型……由于双方都过于温柔和为对方着想,各让一步之后反而会有点疏离感,如果不是两人都足够有包容心的话,一方开始产生偏阴暗面的想法整个关系就会被破坏掉。他们有无数次产生误解的可能,但是他们没有……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地方,也是小天使组的不可学和不可复制之处。

“一帆!”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听出那是高英杰的声音,他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是走的更快了。

高英杰追了出来,却是早已经寻不到乔一帆的去向了。

这里和我之后的一些猜测有点联系……小乔在起初虽然有“脸面是什么?他好像还没来得及有过”这种说法,但在自己有所期待的状况下直接体会到和友人程度上的云泥之别,尴尬和不想面对的情绪也还是会有的吧。

“上了个厕所。”乔一帆一边笑着对高英杰说了一句后,一边默默地坐到高英杰旁边,他原本的位置上

依然是相邻的座位。

“嗯嗯。”乔一帆连连点着头,立刻很认真地看起了比赛。心下却是很有一些感激。他很清楚,自己这好友向自己说这些绝不是给他补充他漏掉的剧情那么简单。他是想多说些什么来帮乔一帆分分心。显然刚才那一场失败,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痛快。高英杰是很腼腆的人,那些很直接的安慰话他是说不来的,只好用这这样的方式,有些手忙脚乱地帮乔一帆分散着精神。

英杰表达自己关心的方式一直有所欠缺做不太到位的感觉,但一帆是全部知道的。感谢也同样是有,只是没有那么明确说出来而已。也可能是两人太熟悉了,开口说反而显得生分吧。

“是去一个地方,继续训练,提高自己。”乔一帆笑着说,“放心,我会回来的。”

“哦……”

“只不过,到时我们恐怕不会是队友了,真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和你并肩比赛。”乔一帆说。

“没关系,我们总还是朋友嘛!”高英杰说。

“说得对。”乔一帆笑。

“我送你?”

“好。”

遗憾没能并肩,一开始是小乔在这里说出来的。也可以认为,小乔本来也是期待着有一天能和英杰一起作战吧。感觉这里的小乔是希望小高安心的,所以有尽可能把自己的出路说得云淡风轻,也大方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嗯……”乔一帆对高英杰也有点歉意,因为自己一声不响地离开,从来没有和这最好的朋友说过自己的打算。

这里是我想得最多最累的地方……也是和小伙伴们讨论的重点。这里给我的感觉是,小乔到了兴欣以后一直没怎么和小高联系过,期间内小高一直处于被放置的状态,而且网游里碰到也稍微有点尴尬的样子……我之前的一个想法是,联系前面小乔挑战赛失败后对追出来的小高的回避,还有离开微草时说的话,小乔可能存在一种“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变得足够强,现在还没有做到所以不好意思出现”类似于这样的想法……另外讨论的时候也有说到,因为前期为了提升自己和兴欣战队的实力,事情也很忙大概本来就没空多考虑什么联系。所以我想这个时候一定还没开始交往。至于像开始练鬼剑时的不说那样为英杰着想,我倒是觉得是次要原因了,毕竟这个时候的英杰已经完全没法为一帆做到什么实际的事情了……

“好像比我还厉害啊?”包子和一边的乔一帆说着。

“呵呵……”乔一帆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还是颇为好友感到自豪

一帆没有忘记过英杰,努力也并不是为了击败对方。在作为对手之前,一帆还是把英杰当作朋友看待的。

乔一帆的态度果然很端正,再说高英杰的魔道学者也已经被扔远,没法多做交流,乔一帆继续操作着他的一寸灰整理着场面。

如果没被扔那么远,说不定还能说说话?

当电子大屏幕上打出两队出阵选手的名字时,两队中起身准备上场的选手都是一愣,不由地都转身朝对方的选手席上望去。 

他们都在关注着对方的表现,注视着对方的成长,为对方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

认为对方是特别的,在乎着对方的人,并不只是高英杰。

乔一帆没有笑话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盒纸巾,递给了高英杰。

高英杰接过,却没有再去擦拭眼泪。

“一帆,你现在好厉害。”高英杰说着。

“你也很厉害啊,还是那么天才,在暗阵里还能打。”乔一帆说。

“那有什么用,我们还是输了。”高英杰说到这时,黯然依旧。

“继续加油吧!”乔一帆说。

“嗯,下次我一定要赢。”高英杰说道。

“好。”乔一帆微笑着,完全没有计较对方这种“我一定要赢”的表态中所暗含的“你一定会输”的意味。

这部分也让我想了很久,最终结论是一帆在这时已经完全释然了,就是“目标已经达到了,可以坦然面对对方了”这种感觉吧。因为一帆的经历更加坎坷,到这里有种成长得更快,能够安慰英杰了的感觉。因为之前都是被英杰保护的一方,一帆也许也想着很久了吧,争取同等的位置什么的。而英杰“我一定要赢”的表态也很有意思,英杰会对其他人说这种可能引起不愉快的误会的话吗?只是因为对方是一帆,所以想到什么可以直接说不用顾忌太多吧。是完全信任着这层关系不可能被破坏,另一方面我想这也有可能是一开始在严重不对等的队内地位差之下友情能够如此深刻,或者高英杰如此重视乔一帆的原因之一。


一帆在想什么  

咣!

也不知是什么动静,反正有人不淡定了。大家顺着声音来源看去,看到的是一向认真谨慎从来不会有出格举动的乔一帆。

离开微草已经快半年了,而乔一帆在微草的日子,一共也不过是一年。但是这一年想要轻易的忘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最初被微草战队选中时的兴奋,刚入队时对队中诸位前辈的仰慕,和高英杰的友谊,一直没什么表现机会的处境,还有因此产生的对自己的怀疑和否定……乔一帆在微草是透明不假,或许别人完全想不起他这一年在微草做过什么,但是对他自己来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微草,准确的说,是微草放弃了他。但对微草战队乔一帆也没有什么怨念,微草战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出色,这是事实。只不过,努力提升自己,有一天和微草的人一起站在比赛席上,让他们刮目相看一下,这点心气乔一帆终归还是有的。对于这样的情景,他时不时也会有点小幻想。  

“加油,全力以赴。”乔一帆说着。

乔一帆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对手是好友而有丝毫留情,他一丝不苟地操作着,召唤着新的鬼阵,完善着构成。这时的他,拥有很多施法空当,不用再在这图上寻找什么可怜的掩护。他的鬼阵,终于成了他最可靠最结实的掩护。

这样的机会,乔一帆不会放过。

他走到今天很不容易,若不是有遇到叶修,遇到兴欣战队成立,他或许已经不再是一个职业选手。

而现在,他从一支战队放弃的小透明,变成另一支战队的主力成员,而现在,更有机会打败昔日战队被称为天才的家伙。  

这样的机会,怎能错过?

乔一帆要做到,他让所有人知道他可以。包括眼前他的对手,他最好的朋友。他只是很遗憾,这种胜利的感觉,曾经是他们一起经常谈论,却没有机会共同去创造的。而现在,创造的方式,却是击败对方。

这些部分算是对之前的想法的补充证明吧。一帆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想做到让人刮目相看,真正成为一个和其他人、和英杰对等的职业选手。为了这一点他对英杰这一战绝对是全力以赴,并且也希望对方全力以赴。我想正是因为对面是高英杰,所以这一场才会尤其重要吧,虽然同时遗憾着不能并肩作战,但也像是一个和过去的自己诀别的仪式一样。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对方强、对方不行而要击败对方,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已足够与对方比肩而只能击败对方。某种意义上我个人认为,也是乔一帆放出的一个“你已经可以不必再那样保护我”的信号吧。实话说我觉得在这样之后乔高乔才可能HE。


在别人眼里的话

最后选一些其他人视角的部分吧。

他们不由得望向了高英杰。乔一帆和高英杰关系很好,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知道的乔一帆的情况,而一点,却还是因为高英杰的存在。

这里其实可以说明一点,一帆在微草受到的对待与其说是刻意针对不如说“刚好有这么一个对象”而已,其他人并没有了解一帆这种兴趣……相较之下高英杰就是完全不同的了,而其他人在不关注乔一帆的状况下,也清楚地知道了“乔一帆和高英杰关系很好”。

“要加油啊!”王杰希当然知道高英杰在发什么呆,“你们总会再遇到的,在比赛场上。“

这个地方我想了很多次都觉得非常有意思,这里的王队总让我想到其实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没说的初中班主任在得知你和暗恋对象升到了不同高中以后,“加油考同一所大学”的反应(什么脑洞……

“并什么肩,都是对手,认真点!”叶修的君莫笑把高英杰的魔道学者扔出去后,说道。

需要被叶神强调“都是对手”的状态(我为什么要贴这一句看一次揪心一次……

“一帆的话,应该不会在擂台赛出场?”刘小别看了一眼高英杰后说着。他知道这两个少年感情非同一般,也清楚高英杰今天会来,多半就是冲着乔一帆

小别也像是“其实什么都知道但是不会明说的同学”这样了……想想熟悉的朋友在面前会自然问到的人?

“乔一帆是前微草选手,和高英杰同时入队,听闻那时关系就很不错。”潘林说道。

已经是媒体公认的关系不错了……


暂时到这样……之后想到什么再继续加吧?相关的问题上有想法的话请务必和我讨论XDD


评论(27)
热度(375)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