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盖才捷×李迅]胆小鬼

BE注意。严重OOC注意。主要是我的迅哥儿连着几篇都八卦逗比不起来……

 @存在感高葛兆蓝 虐给你一个人看的盖迅,勉强自己搞这个感觉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就写这么多,自己吃好。

带一句话喻黄双花。

刘卢投喂篇依然在读条中……梗不太够这次可能没法全用食物了QAQ


当盖才捷的样貌出现在视讯窗口中时,李迅心里便是十万个后悔接受了戴妍琦这个视频邀请。虽然知道这一批国家队的成员们已经凯旋归来,但李迅还真没想到他们今晚也是都留在B市一起聚会而不是各自归队。

画面中被队友们推搡着上前的青年脸色有些泛红,也不知道是聚会喝了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眼底也不再是一贯的无波无澜——虽然其他人可能看不出区别,但李迅实在太认得这个眼神。

虚空今年季后赛的征程结束的时候,他和吴羽策这两个五期生就毫不出人意料地宣布了退役的决定。收拾好行李要离开战队的那天,刚上任的虚空队长盖才捷将他送出俱乐部大门。

那时候凝视着他的,也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似有千言万语向他诉说,却又生涩地回转着不知去处。当看到自己尴尬的模样清晰地倒映在面前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时,他莫名地联想到那个泰坦尼克号所带来的冷知识,冰山浮在水面上的部分只有八分之一。

也许是被平日的沉静所压制住,盖才捷眼里显露出的感情或许还不足八分之一,但李迅已经几乎可以笃定他将要因撞上那水下的主体而沉没海底。

而当时令李迅暂时松下一口气来的是,最后他只垂下眼帘,低低道了一句前辈再见。


“前辈。”盖才捷突然朗声道。从耳机传出的声音伴随着他身后其他队员的喧哗和电流刺刺拉拉的杂音有几分失真,但依然掩饰不了清冽的声线中强装的镇定与隐隐约约的焦灼感。李迅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次大概没法再逃避下去了。

画面有轻微地抖动,也不知是网络信号不够稳定还是盖才捷的身体在颤抖。

“我想你了。”

声音终于在末尾处抑止不住地变了调。那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不顾一切,是他最骄傲和心疼的后辈把全部心意都坦露在日光下,等候他给出一个发落。

真是厉害……自己差一点就要动摇了。李迅吞了口唾沫,不知为何嘴里竟有微苦的滋味。

——不能心软。退一步的话两人都是万劫不复。

于是他对着耳麦干笑了两三声,假装自己要说的还是一贯以来的俏皮话。

“小盖你现在也学会讲笑话了啊,我们这不还在说话么,想个毛儿啦。”

毕竟他曾是一个刺客,职业圈中最热衷于舍命一击的刺客。

话出口时他有一种心脏在自己的胸腔中绞裂的错觉,难言的痛楚疯狂啮咬着那些曾有过的软红的幻梦,某种深藏的感情在最初和最后的爆发之后从进一步撕扯开的各处伤口流散逸出。

而那两汪冰封湖面下涌动的暗潮,也在那一瞬间冻结破碎。

伤人伤己。


那之后的窘迫李迅已不愿再回忆。视频通话很快就被掐断了,最后一刻的画面是盖才捷呆怔着的脸,也没有人和他说一声再见。

说不定只是大冒险游戏而已吧。自己想太多。

躺在床上,李迅又翻了个身。心绪乱成一团只想早点睡着来寻求解脱,自己家中本应舒适柔软的床此刻却硌得让人无法入眠。

然后电话铃声适时地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姓名是吴羽策。

李迅接通了电话。


“事情我听他们那边的郭少说了,想问问你对小盖到底怎么回事。”电话里吴羽策的语气淡淡的读不出情绪。

“没想到郭少也是个八卦分子。”李迅苦笑。

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到去找吴羽策的。

“不要转移话题。”这时的吴羽策几乎让李迅想到两人都还在虚空时的副队长训话,“你知道小盖那孩子一直喜欢你的吧。”

长久的沉默过后,李迅终于开了口,语调中多了几分黯然。

“我知道。”

“他是认真的。”

“我知道。”

“……”吴羽策难得地语塞了一会儿,“你本来可以不用那种方式拒绝他的。”

“不做得狠一点,他还会想着的……我也会。”

然后,没等电话那边的人再发问,李迅便自顾自地陈述了下去。


“阿策你不知道,我很早以前注意到那孩子看我的眼神,就知道这下完了。”

“我当年可是个八卦爱好者啊,对别人的感情发展难道有谁比我更有兴趣的么。”

“我也想过很久要不要真的和小盖在一起。”

“结论是我们不合适。”

“小盖现在是虚空的队长,国家队成员,第一驱魔师,将来也肯定是要进联盟工作的。”

“而我只是一个杂志社的小职员,当职业选手的那阵子也没什么出息。”

“我配不上他,真配不上,还不仅仅是配不上。”

“就我这份工作,要真和小盖有什么的话,被同行扒出来不是分分钟的事?这种事情现在毕竟还是不能接受的人居多,到时候小盖摊上这么大个丑闻,他的前途会怎么样名声会怎么样?“

“我知道之前职业圈里也有摆平过这档子事的人在,那你是以为我有喻文州的手腕,还是有孙哲平的财力?”

“小盖现在如日中天,难道我一个退役了的没有用的什么都不能为他做的老人,去扯他后腿拉他下泥潭?”


“胆小鬼。”片刻之后,吴羽策简短有力地总结道。

李迅长长叹出一口气。

“没错……我就是个胆小鬼啊。”

我有结束的决心,却没有开始的勇气。

抱歉呢小盖。我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前辈,无法替你遮挡风浪,也更没有资格在你的似锦前程上抹上污点。你应与更出色的人携手共度余生,而不是将大好年华于我身上蹉跎荒废。

而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惟愿你获得幸福——

“李迅,你真的是希望小盖过得幸福的么。”吴羽策的声音有点冷。

“当然——”李迅有些意外吴羽策会这么问,但也很快意识到这样的问题绝不是毫无意义,“怎么了?”

“郭少说小盖哭了。”


-FIN-


评论(16)
热度(37)

© 魔法帽洛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