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杰的魔法帽

洛奇/新生代相关/高乔高无差
“我想抵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那里的人流——虽然无法完全抵抗,但是你能理解的吧。这种,不知所谓的心情。”

[全职/刘小别×卢瀚文]刘小别教你如何正确投喂一只卢瀚文

想弄点刘卢刘日常,把梗列出来结果发现全是食物相关……于是干脆当吃货小段子合集放好啦。 

总之是基于这样那样理由造成的未交往同居中(?)设定。 

不带豆汁儿玩( 

也没怎么PK( 

 

#牛奶# 

睡前。 

卢瀚文从饮料架上里翻出一盒牛奶。 

卢瀚文抱着牛奶盒咕咚咕咚喝起来。 

刘小别看到卢瀚文在喝牛奶,想想好像是有助于睡眠,便伸手想给自己也拿一盒。 

手速达人的手被熊孩子半途拦截了下来。 

熊孩子把自己的牛奶放到一旁,在饮料架上随便拿了个别的递给手速达人。 

“刘小别前辈喝这个!” 

“卢瀚文大晚上的你让我喝咖啡什么居心。”刘小别挑眉。 

“……那,换一个。”卢瀚文放下咖啡又呈上果汁。 

“不用了,我喝牛奶就行。” 

手速达人的手再次伸向饮料架。 

手速达人再次被熊孩子成功拦截。 

“卢瀚文你搞什么?!”刘小别忍不住有点动火,一看卢瀚文的脸却被吓了一跳。 

小孩原本亮闪闪的眼睛像是被水汽蒙了一层都看不明晰,音调里也溢出了急切的恳求意味。 

“刘小别前辈不要喝牛奶可不可以……” 

“怎么了?”刘小别的语气都不自觉地放软了几分。 

熊孩子看看刘小别又看看自己脚尖,再绞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指,良久才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刘小别前辈不需要再长高了啦……” 

刘小别抬手就给面前比自己矮25公分的小孩脑门上来了个爆栗。 

“死小鬼还耍滑头,你那个头要超过我还远着呢!” 

——最终还是放弃了牛奶的刘小别前辈咬着王老吉的吸管想,自己凭什么要迁就这熊孩子呢? 

 

#雪碧# 

刘小别给饮料架补充了库存。 

刘小别盯着没见过的新包装陷入了沉思。 

“怎么会拿了蓝色瓶子的雪碧……” 

手速过快也不是件好事情啊刘小别。 

“刘小别前辈我想试试这个!”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卢瀚文的魔爪伸向蓝瓶装的雪碧。 

刘小别没去拦他。 

“薄荷味的雪碧!新口味吗?”卢瀚文兴致勃勃地拧开瓶盖灌了一口,然后小脸在第一时间皱了起来。 

“呜……味道像牙膏一样,好奇怪。”卢瀚文抱怨道。 

“小鬼你吃过牙膏啊?”刘小别又好气又好笑。 

没想到卢瀚文真的抬起头努力回想起来。“嗯……有一次急着吃早餐的时候不小心当成炼乳挤到吐司面包上面过。” 

“笨死了。”刘小别狠狠揉了两把熊孩子毛茸茸的脑袋,任熊孩子抱着头嗷呜嗷呜叫唤。蓝雨的未来还能不能好了?需要去找轮回送批六个核桃来补补智商么? 

不管怎样,刘小别今天心情很好。 

 

#苹果# 

全联盟最快的手给自己切的苹果啊…… 

卢瀚文咬着苹果块有些出神地想。 

上次队里去KTV黄少对队长唱了小苹果来着,那首歌怎么唱的?好像是“你是我的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不知道刘小别前辈的小苹果是谁呢。卢瀚文小朋友的思绪飘到了外太空。 

收拾好水果刀的刘小别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的是坐在沙发上捧着一块苹果发呆的卢瀚文。 

刘小别指着卢瀚文手里的苹果噗哈哈哈地大笑出来。 

“卢瀚文你不吃苹果皮说一声,我给你削好就是了……不用吃成这样吧!” 

卢瀚文一惊,连忙去看自己手里的东西。 

只见一块苹果被自己以吃西瓜的方式啃得只剩下了一层苹果皮。 

卢瀚文连忙三口两口地把一整片苹果皮咬碎吞下肚,然后朝一边笑到快打起滚来的刘小别有点无奈地大喊:“我刚才走神了,刘小别前辈不要笑了啦!” 

卢瀚文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布丁# 

饮料架上的牛奶储备消耗完毕了,今晚的睡前食品是代替用的瓶装乳酪布丁。 

“好,好粗……”卢瀚文一勺勺舀着布丁还不忘发表感想,虽然因为嘴里塞了食物发音都不大标准。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吃布丁,感觉莫名其妙的有点开心。 

当然这种话刘小别肯定不会说出来。 

“弄不出来了……”卢瀚文几乎把整个玻璃瓶都掏空了,正在用勺子努力刮下瓶壁上附着的部分。 

“吃不到算了,还有的……”刘小别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卢瀚文把手指伸进了瓶子,“……卧槽卢瀚文你别吃了!” 

“我洗过手的啊?”卢瀚文舔着自己的手指理直气壮地说,“瓶子里还有不想浪费嘛。” 

刘小别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 

于是捕捉到机会的蓝雨小剑客用沾着奶酪的手指戳上了刘小别的脸。 

“嘿嘿,”偷袭成功的卢瀚文选手张牙舞爪,“小别前辈我们来真人PKPKPK!” 

“小鬼这可是你先提出来的,到时候要哭了别说你爷爷我没让你。”刘小别作势挽起袖子。 

大小熊孩子迅速温馨友好地扭打成一团。 

 

#冰淇淋# 

卢瀚文啃着便利店现做的大号圆筒冰淇淋的蛋筒部分,看起来像是半张脸都埋到了冰淇淋里。 

“小鬼悠着点啊,都蹭鼻子上了。”旁边跟着的刘小别皱眉。 

“小别前辈帮我弄掉?”卢瀚文抬起头来眨巴眨巴眼睛,鼻尖上的一小块奶油怎么看怎么滑稽。 

“好啊,你别动。”脱口而出。 

然后小孩就真的乖乖站住了。 

还闭紧了眼睛……闭上眼睛干嘛啦! 

刘小别想了想,弯曲了食指刮了一下他的鼻头。小家伙的眉头拧紧了一下,再睁开眼时还有几分呆滞。 

“就擦一下,这么紧张啊,又不吃你的。”刘小别调侃起来。 

卢瀚文有点闷闷地低头。 

……还以为会是别的方式的呢。 

再不然真吃一口也好啊。 

“行了小祖宗快点吃,”刘小别瞪他一眼,“不然全化掉了。” 

卢瀚文甩甩头,把冰淇淋举到刘小别面前。 

“我吃不完,小别前辈也一起吃吧!” 

 

#巧克力# 

卢瀚文从自己裤兜里翻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在那里的巧克力。 

毫无疑问地,受到夏日炎热天气的作用,巧克力几乎完全化掉了,连外包装都没了正形。 

“小别前辈……怎么办?”卢瀚文苦逼兮兮地看着刘小别。 

“猴急什么,回去放冰箱里冻一下照样吃。”刘小别不以为然。 

“可是我已经打开了它流出来了……” 

“那就灌你自己嘴里。”刘小别十分淡定地回答道。 

结果没过多久刘小别就收获了一只嘴边沾满甜腻棕褐色物体的卢瀚文。 

刘小别心跳漏了半拍。 

“小别前辈我把巧克力弄得到处都是了……”面前花猫似的小鬼挠挠头,“不过还是很甜!” 

“行行,你这样子可别给粉丝看到。”刘小别叹口气,拿纸巾给熊孩子抹嘴。 

刚才有一瞬间,自己看着糊了满脸巧克力的卢瀚文,想到的却是“好像很好吃”? 

——去去,别细想了,要犯罪的。 

 

下一轮点这里


评论(16)
热度(111)

© 高英杰的魔法帽 | Powered by LOFTER